新加坡有民主?柯P的天真誤解! ─許慶雄 – 台灣憲法學會

新加坡有民主?柯P的天真誤解! ─許慶雄

台北市長柯文哲近日表示,「新加坡有民主卻不自由,不完整」。這段話,相信非常顛覆歐美民主憲政國家,普遍不認同新加坡是民主國家的認知。因為,現代立憲主義(又稱「憲政主義」)之下,絕對不是以形式上的選舉來界定是否為民主國家。

台灣人民的誤解來自於,知道新加坡有選舉,但不知道那是不民主的選舉!

新加坡人只能在芳林公園的「演說角落」內示威。(相片來源:法新社)

李光耀立法禁止街頭集會自由,新加坡人只能在芳林公園的唯一「演說角落(Speakers’ Corner)」內示威。(相片來源:法新社)

姑不論新加坡的選區制度缺失,更重要的是,長期以來,新加坡沒有新聞自由,人民未擁有「知的權利」;學校教育長期遭到國家權力的任意洗腦,人民也未擁有思想自由、表現自由(含言論、出版、音樂、藝術、舞蹈、戲劇等表現於外的自由)。

國民「知的權利」付之闕如,人民無從知道真相,無從進行批判監督的情況之下,無異於閉著眼睛投票,遑論履行國民主權的權利與義務。

在此,謹以現代立憲主義的「法治主義原理」,探討台灣人民誤以為台灣已是民主法治國家的幻想。同時也說明為什麼新加坡並不是民主國家。

首先,必須理解的是,人類自有國家型態以來,所架構的統治方式,主要可分為人治、法制與法治三大類型,茲分述如下;

人治:即獨裁統治,由獨裁者個人或少數統治集團,依其喜好來決定國家政治的運作,因此,政策法令的制定、執行、判斷合而為一,完全憑獨裁者或少數集團的意志,因此,「朝令夕改」、「令出必行」也不足為奇。

理論上,人治之下,運氣好碰到開明專制的領袖主政,人民尚能在感謝德政之餘,過著安定生活。但歷史現實的實務上,權力爭奪的必然發展,專制不仁的獨裁者當道之下,人民只有眼睜睜的看著國家社會,步向悽慘之境,無能為力。

法制:又稱「法律國家」,即由國家(統治階級)制定各種法律,行政機關因為有客觀的法律標準存在,得以依法公平、公正、嚴格的執行。同時,司法機關也完全依照法律獨立審判,不受外力干擾,得以維持判決的公正、公平性。

但是法律國家的主要問題是,其立法機關並非由國民定期選舉產生的代表所組成;或者形式上有選舉,但是,並非依照國民主權原理的民主選舉,而任由統治集團操縱選舉結果,也不受民意的監督與制衡,因此立法內容無法正確反映民意及國民的需要。

這種完全無視民意的立法者,制定的法律內容先天即不妥當,即使公平、公正的執行與審判,在「惡法亦法」的運作之下,國民的權益就完全失去保障。

更甚者,此時法律根本只是統治集團的工具,立法目的只是為了方便專制體制的有效統治,絕非保障全民福祉的社會規範。

法治:又稱「法治主義」或「法治支配原則」。實行法治的國家,基本上必然存在著依照立憲主義原理所制定的憲法,明確宣示國民主權,保障基本人權,規定權力分立制度。

因此,法律的制定,是由定期選舉產生民意代表所組成的立法機關負責,再交由行政機關公平、公正的執行,若有爭議則由獨立的司法機關依法公平、公正的審判。

更重要的是,法治主義之下,立法機關雖然代表民意制定法律,但並非「國會萬能」,同時也並非多數決即可制定任何法律。

因為,立法機關除了接受民意監督,並依國民意願與需要,制定保障國民福祉的法律之外,更受憲法拘束,不得制定侵犯基本人權及違反憲法的法律。

因此,要達到實質的法治主義,首先便必須確立憲法的最高性原則,及對行政、立法、司法三項國家權力的運作,具有拘束的力量。

亦即,除了藉由國民定期改選的機制,監督立法機關之外,立法機關所制定的法律,不論是在立法過程(提案、討論、表決)或是其內容都必須符合正當性原則。

同時一旦有違憲侵害人權的疑慮,也可以由獨立、客觀、公正的司法機關,進行違憲審查,來判定法律是否違憲無效,保障國民的基本人權不致受到侵害。

法治國家的成立,有很多先決條件,其中最主要的因素,卻是主權者——國民的態度。

如果,國民對威權逆來順受,對憲法漠不關心,自願當「順民」,對立法機關所制定的任何法律,視為理所當然,同時也放任違憲審查制度,淪為只會配合統治者進行憲法解釋,則「法治」之建立,將永遠遙遙無期。

反之,如果國民能有所覺醒,積極形成抵抗惡法及威權的決心,不願讓下一代的子孫繼續生活在不公平、不正義的社會中,那麼「法治」國家才可能有實現的一天。

美國第三任總統傑佛遜曾說:「自由民主之政府,不是基於國民之信賴,而是經由國民不斷的猜疑與警戒而建立」。此語道出追求「法治」國家的唯一途徑。

兩百多年以前美國開國元勳的真知灼見,時在今日,依然適用

 

作者:許慶雄(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淡江大學國際學院亞洲研究所日本組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