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花專題之5/歷史性審判!許慶雄籲喚醒人民 – 台灣憲法學會

太陽花專題之5/歷史性審判!許慶雄籲喚醒人民

(說明:太陽花專題系列,整理自3月21日淡江大學教授許慶雄在台灣憲法學會、台灣教授協會聯合舉辦「從抵抗權與憲法保障論太陽花學運」演講會內容)

面對追殺!求饒or堅持?

針對太陽花學運被起訴,有兩條路選擇。第一條路,站在體制內,承認中華民國現有憲法體制內的所有法律秩序,讓律師想辦法減輕刑責,最好是易科罰金回家睡覺,辯稱是為公益站起來,哀求統治者原諒。

不知道119位被起訴者是否會接受此種的立場,承認自己錯了抗議過分,也許國民黨就會釋放。但是,這種選擇,對自己的價值理念,能否交代?

第二條路,是上法庭成為媒體注目的焦點,站出來大聲說是抵抗惡法,台灣社會因為不正當與不合法的憲法,以及憲法的不正當運作下,出現這種通過服貿協議的不正當、不合法,所以大家站出來抵抗。

Taiwan China Protest行使抵抗權!為了下一代不必再上街頭

在法庭申論抵抗的動機與目的,因為整個國家的社會體制不具備正當性與合法性。這是最崇高、最基本的抵抗權運動,喚醒全民覺醒與支持。

如果今天所有國民仍然躲在後面,不站出來做後盾,那麼台灣人民的抵抗運動又中斷,如同回到80年代重新再來。

台灣的下一代子女,仍是要站起來抵抗,如同香港人民一般,以前在70、80年代曾經有過非常好的環境,不出來抵抗,到今日(佔中行動、雨傘革命)才抵抗,實在是悲慘。

行使抵抗權是超越實定法的,不具正當性與合法性的法律,為何需要守法?中華民國立法院根本不是國會,國會在南京,哪裡是佔領國會?

若能如此,國民會開始思考,影響更多的人民、喚醒人民抵抗的意志。台灣人民更應該站出來成為太陽花學運的後盾。

全民支持!台灣不要悲劇英雄

抵抗運動如同金字塔,即使大多數國民消極抵抗,但總有些強烈正義感的國民,進行防衛性、積極性的抵抗,甚至是攻擊性抵抗,站在最頂端抵抗不義體制,承擔法律責任。

但是,如果金字塔下面的大多數國民,能夠支持最頂端的抵抗運動時,站在最頂端者的抵抗者,就無需承擔太大的壓力。更重要的是,整個社會可以迅速地完成改革建立新體制,不致浪費更多的社會成本犧牲破壞。

太陽花學運!台灣再次歷史契機

因此,抵抗權理論就是告訴所有的人民,台灣有如此好的知識與各種資訊流通的環境,若理論講得通站得住腳,就不怕被汙衊。

如果承認違法或哀求原諒、判緩刑,造成原本具有正當性、使命感、目標崇高的太陽花學運,可以再度喚醒台灣人民覺醒,卻因為自己無法說明,不懂抵抗權理論,而站錯邊選錯角度,求取諒解。若不幸真是如此,令人遺憾。

統治集團起訴太陽花學運,是否具有合法性、正當性,端視被起訴者如何選擇?如果是站在人類社會文明的核心價值進行抵抗,那麼太陽花學運的佔領行動,就具正當性與合法性。

檢察官起訴,或法官判決具有正當性與合法性的太陽花學運,無論從立憲主義,還是從歷史正義來看,當然都是不對。

要反問檢察官、法官,你們都是念法律的,服貿在立法院的程序,根本不合法,國家的主人起來抵抗有什麼不對?你為何起訴我?,

更要問法官、檢察官,「你們不知道嗎?中華民國憲法不正當,服貿協議不正當,怎麼可以做不正當憲法與不正當協議的打手,而來起訴太陽花學運?還要判刑?對得起所讀的法律正義嗎?什麼法律正義,公平保障人權;什麼民主法治,都是欺騙!

法界人士考試考得很好,但太陽花學運所主張的,都是基本常識,竟然都不懂?

若能如此辯護,檢察官、法官仍硬要起訴、硬要判刑,那麼歷史會非常清楚誰對誰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