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樣的高中生,不一樣的獨立思考指數 – 台灣憲法學會

一樣的高中生,不一樣的獨立思考指數

「反黑箱課綱」是一場台灣高中生為捍衛「國民學習權(right)」,勇敢向「國家教育統制權(power)」宣戰的神聖抵抗運動,更是啟發台灣人民重新檢討教育本質與國民學習權理念的歷史性契機。

187

台灣七十年來,在所謂「國民義務教育」的憲法規定之下,施行教育統制,否定學校、教師與家長的教育自由或自主空間,學生被灌輸必須服從威權,以及無條件效忠「等於國家」的獨裁者,進而滋生以順民為榮的愚民思維。

在教育統制之下,學生通常難以學習自我成長與追求夢想的能力,也無從理解工作的意義與對社會的責任,更無法理解民主法治、基本人權、公平正義,以及身為「國家主權者」,在政治上應該具有的獨立思考與自主判斷能力。

即使這十多年來,台灣在民主化的過程中,數度修改「國民教育法」及其「施行細則」,但是,教育部一直掌控教育方針與內容(教科書之課程綱要、編輯、審定)的絕對權力,以致社會人文學科始終充斥大中國沙文主義與服從威權的順民思維。

人之所以為人,是因為具有可經由學習而成長發育的特質,因此,「學習」是不可剝奪與侵犯的基本人權,而非「應盡的國民義務」;國家、家長、學校、教師等參與在內的「教育」,應該提供學齡國民的「學習」能夠更有效與理想的方式,本質是輔助而非主導。

既然是「國民學習權(利)」,在「自由權性質」,必然禁止國家掌握絕對的「教育權(力)」;在「社會權性質」,更課以國家必須整備教育體制,提供相關教育設施的「教育義務」。這是國家應盡的憲法義務,絕不能任由國家藉口變成「教育權(力)」。

同理,為了排除政治力、社會力不當介入教育,或為了學習客觀事實真理、尊重老師教學專業等,而必須維護教育中立,保障(家長、學校與教師的)教育自由與自主,也都必須是基於落實「國民學習權」的核心目的之下,才具備合理性與正當性。

這次「反黑箱課綱」運動中,幾起備受關注的教官、校長言論,更加突顯台灣當前的教育問題,絕非僅止於「課綱」的決策過程「黑箱」,更在於「教育統制」本質的結構與體制之下,教育機關、教育工作者與教科書內容,其實不乏經不起檢驗的「黑心」成份。

這是2015年的台灣高中生,佩服、致敬、支持、感謝!

這群勇敢拒絕矇蔽與洗腦的高中生,讓人看到台灣追求誠實,探尋真理的希望,台灣憲法學會基於學術專業與良知,更要跟這群勇敢的高中生站在一起,提出以下五點訴求:

  • 要求教育部立即撤回黑箱課綱,拒絕「三聚氰氨」摻入教科書!
  • 呼籲各界檢驗課綱委員的專業何在,拒絕北京統戰工作滲入教育!
  • 呼籲全國家長支持學生捍衛「自已大腦自已救」的正當性與必要性!
  • 呼籲教師體認選擇教科書的教育自由,需以學習客觀事實與增進知識為前提!
  • 呼籲全面檢討與廢除教育統制,保障國民學習權,維護教育中立與教育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