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腦教育!威權幽靈倖存在21世紀台灣 – 台灣憲法學會

洗腦教育!威權幽靈倖存在21世紀台灣

近日,關於「國父」遺像的議題,始自高雄中學通過「始業式與休業式廢止向國父遺像敬禮」。這在年輕人居多的網路世界,瞬間引爆叫好聲浪,並且吸引諸多媒體報導。

但是,同樣的議題,在立法院由民進黨立委提出,卻立即變成名嘴口中「無端生事」的政黨惡鬥?相信,這看在曾經留學外國,專研基本人權,特別是研攻思想自由的憲法學者,必然感慨萬千吧。

20160202_0846_6a6ff0bf-967b-45ce-80ae-59e20697813a_80319

由於半世紀的洗腦教育,台灣人,特別是中壯齡者,不乏根深蒂固且從未疑惑的認定,中國的革命者孫文為「國父」。反而是有思辨能力的年輕一輩,開始思索這個深具封建遺毒,更且侵犯人民思想自由的違憲現象。

姑不論已有歷史學者,如李筱峰教授提出諸多歷史事實與根據,證明被神格化的「國父」,只是為了服務國民黨思想統制教育的政治目的而形成。

一個在中國從未有「國父」之稱,只被淡淡尊稱一句「革命先行者」的孫文,卻在台灣成了神聖不可侵犯,且被「假中國人政權」,要求台灣人民必須尊為「國父」,這是何其荒謬的事?

人類歷史在立憲主義以前,無論東西世界,幾乎所有的統治者,慣常假「神子」之名,進行統治權的正當化。

美國獨立革命成功,是世界第一個標舉「國家的成立與存在目的,是為了保障基本人權」;而政府組織與運作,也是為了具體保障基本人權,必須落實國民主權(民主選舉)、權力分立與制衡原理。

國民主權原理之下,掌握國家行政權的最高首長,必須基於民意的支持,無論是直接民選的總統制,抑或基於國會多數的內閣總理。

人類歷史上第一個人民選舉產生的國家元首,是美國總統「華盛頓」,當選時,法國大革命尚未爆發,中國是清朝乾隆,封建專制政權的最高峰。

由於人類思想的普遍落伍與不適應,美國總統的另稱,有兩個值得討論,一是在歐洲所稱的「民選皇帝」;二是亞洲的革命成功政權,眷念封建專制但又不敢稱帝,而偽稱美國也有國父華盛頓之稱的「國父」。

事實上,在美國,並沒有「國父」,而是「國父們」,美國歷史課本,尊稱當年展開脫離英國殖民統治,並完成獨立建國、起草美國憲法的「一群人」為「國父們(Founding Fathers)」,華頓盛是「國父們」的其中之一,而非唯一。

關於以法律規定強制向國父遺像敬禮的爭議,在民主憲政的討論上,首先就是法律違反憲法,「侵犯人民思想自由」的層次。

任何個人或政黨,執意要尊稱孫文為國父,並不是問題,但是,任何個人或個別政黨的信仰,執意以政治的力量,將其變成法律,就變成憲法探討的違憲無效的問題。

640_d2860471103f08dd6ae9bc361509d665

保障基本人權的民主憲政國家,絕對禁止國家強制要求國民必須具有何種思想,也禁止強制要求不可以有何種思想。更遑論以有形的國父遺像,強制人民必須尊崇的儀式。

早期歐美國家探討思想自由,大多起因於宗教信仰自由的問題,例如,所謂「國教」的儀式。近代則是發生在學齡國民於受教育過程中,被強制學習某特定意識型態的思想問題。

兩百多年來,美國總統選舉結束後,總統當選人就職時,都會有手按聖經的宣誓儀式,但這只能是慣例,不能成為法律。因為美國不能排除或許有一天,美國總統的當選人,也可能是伊斯蘭教、佛教或無神論者。

同理,退一萬步說,縱使台灣人就是要用遺像的形式尊敬孫文,頂多也只能是慣例,不應也不能是法律。更不能是因為民意調查多數民意支持,就可以侵害任何個人的思想自由。

在台灣,還有不少人誤解,民主政治就是基於多數決的政治運作,因此,多數人支持的思想,當然應該被尊重,少數異端思想必然受到壓抑。

以下謹以引述憲法學者許慶雄教授的著作「憲法概論」提出說明,許慶雄教授指出,事實上,民主主義的前提,剛好與此相反,理由主要如下:

一、民主主義原本就是基於無法確知絕對真理何在,因而不得不採取「相對主義的」一種型態。「相對主義」就是任何人的思想、意見,都必須受到對等的尊重,並且得以透過正當合法的手段訴諸社會,爭取多數的支持,這才是民主主義的本質。

反之,如果任由一時「多數」的思想、主張,認定其永遠是絕對正確,並可藉多數壓抑其他不同或相反的「少數」思想、主張,那麼這就是絕對主義的型態,根本違反民主主義的本質。

二、人類社會沒有永遠且絕對不變的真理。根據人類的歷史經驗顯示,經常有許多在某一時代或某一地區,被普遍認定是絕對真理的事項,移轉到另一時代或另一地區,卻被認為或證明是錯誤的。事實上,人類歷史就是一再發生新舊思想交替的進化過程。

因此,民主主義社會不應該設定任何思想禁忌,反而應該允許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思考有關社會的任何問題,並且不斷檢討當前的社會秩序與現況。唯有讓思想盡情自由發揮,才能創造更進步與開放的人類社會。

三、思想自由是確保人性尊嚴的最核心人權。根據個人尊嚴主義理論,尊重任何個人的內心世界,本來就是確保人性尊嚴上,絕對不可或缺的要件。因此,思想自由是一個縱使多數決也不能予以否定的權利。

甚至可以說,保障任何時代的少數非主流思想、主張與見解,可以接受世人檢驗與傳播,並且有機會成為多數,正是保障思想自由的最大意義。

四、思想自由不容許任何理由加以制約。因為思想自由存在於個人的內在,不可能跟其他任何人權產生衝突,這也是思想自由跟表現於外的各種自由(例如,言論、出版、集會、結社),在性質上最大的差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