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採總統制之2/為何不宜議會內閣制 by許慶雄 – 台灣憲法學會

台灣應採總統制之2/為何不宜議會內閣制 by許慶雄

首先,議會內閣制之下,總統必然成為虛位元首,除非台灣廢除全民選總統,否則實難以形成「虛位」,排除民選總統介入政治運作的可能性。

ma

 

反之,即便以非直選方式,設置一位總統,對其職權也必須以憲法嚴格限制,以防止其介入實際政治的權力運作。防止虛位元首影響內閣制的運作,是內閣制的必備條件。

台灣要實施內閣制,虛位元首能否落實此內閣制的條件?實令人質疑。

何況,台灣人民歷經十年抗爭所確立的總統直選,二十年來多次選舉總統,期待新總統推動民主改革,結果只是選出一位無權的虛位總統,更加不可行。

其次,議會內閣制,行政院長(閣揆)與部會首長(閣員)應由國會議員產生。因此,國會議員的經歷、能力、素質、操守,都必須在選舉過程中一步步的形成。

長期以來,台灣的國會議員是否能具備勝任政務官職務的專業能力,令人質疑。當前,台灣的選舉過程能否排除買票、派系、地方利益等因素,選出未來有能力入閣擔任各部會首長的國會議員,也令人質疑。

選民在選舉過程,是否理解各政黨黨首是未來的行政首長,必須將其列為投票給選區候選人的考量因素,或是還以所謂替選民關說服務為考量重點投票,在在更是令人質疑。

國會議員是否在當選之後,依循: (1)國家利益、(2)制衡內閣、(3)最後才是黨派、選區利益的絕對優先順序,行使國會議員職權,制衡佔國會多數的同黨執政內閣,也是內閣制成敗的重要因素。

台灣現階段是否有具備以上所列條件的國會及國會議員?何況,台灣的國會議員又有服務選區選民與財團利益關說的傳統惡習,如何在身兼國會議員,又入閣掌控行政權決定政策時,只為全體國民與整體國家利益著眼?

第三,議會內閣制是建立在國民、國會、內閣的金字塔型民主體制上,國會的多數黨即可組成內閣掌握行政權。因此,多數黨內部若有政爭或派系對抗,即可能撤換首相重組內閣,此時民意及國民主權將被排除在外。

因此,政黨內部及其黨格是否足以避免反民主之鬥爭,承擔對國民負責的使命,也是必要條件之一。

另一方面,政黨政治及國會議員與所屬政黨的關係若不健全,在國會席次伯仲之情況下,幾個議員之倒戈即可能使執政黨一夕之間變少數,反而形成由利益結合或分享權力的雜牌多數組閣,使國民在不知不覺中,面臨表面上雖然有政權交替,實際上卻是爭權奪利政變的結果。

台灣的立委基於私利更換政黨是家常便飯,成立新政黨或政黨分合也是常態。如此,在利益上交換或少數國會議員黨籍變動之下,即可轉移政權的狀況也是議會內閣制實施後,台灣必然會出現的反民主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