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應採總統制之5/轉型體制之憲法學理 by許慶雄 – 台灣憲法學會

台灣應採總統制之5/轉型體制之憲法學理 by許慶雄

台灣目前應該以憲法發源的英國為師,將憲法定位為「實質意義之憲法」:有關人權保障及國家基本法秩序、政府組織之全面性、廣泛性核心規範與作用效力都是台灣憲法。

依此定義,有國家就有其憲法存在,即使在國家建立過程中,未制定憲法典之前,仍有各種權力運作的型態或政府組織法產生作用,這就是實質拘束權力運作、實際產生人權保障效力的實質意義之憲法。

眾所周知,英國被各國的憲法學者形容為憲法的母國,立憲主義各國的憲法制度都或多或少模仿英國的憲法體制。然而,英國從來沒有制定過一部白紙寫黑字的憲法典,沒有具體的憲法條文存在。

由此可知,台灣是否有憲法秩序在運作,與有沒有一部憲法典並無必然關連性。憲法典只是憲法秩序的一部分或重要部分並非全部,沒有憲法典,台灣仍然可以依照各種憲法秩序運作,基本上不受影響。

反之,如果擁抱著已喪失其正當性、合法性基礎的所謂「法統憲法」、中華民國憲法,反而是沒有憲法的國家。

6

三十年來台灣人民解除專制戒嚴、國會全面改選、廢省、總統直選,都是不斷的在擺脫不正當、不合法的中華民國憲法陰魂。這種憲法變遷、轉型,就是台灣新憲法體制逐漸形成的事實。

立法院的轉型是過程中必然的一步,不必再自我局限在中華民國憲法陰魂下,繼續權責不分、有權無責的什麼雙首長制,必須轉型為總統制。

以上,雖然分析有關總統制與內閣制的問題,但是仍然要提及國家與憲法是不可分割的一整體。台灣尚未建立國家就沒有制憲權,當然就無法制定代表國家最高法的憲法。

台灣目前不是國家,對外也不敢宣佈是獨立國家,既使修憲也只是一種假象。因為修憲與建國無關,要先建國才有權制憲。身為憲法學者,長期以來卻無法議論、釐清台灣憲法的根本問題,原因是沒有公共媒體保障言論自由的傳播,內心至感遺憾。

父親節!做一位台灣的父親,是不是應該给子女有一個國家、一部憲法、一個保障人權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