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系列(序)/核心:司法獨立、違憲審查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改革系列(序)/核心:司法獨立、違憲審查

文:許慶雄教授/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在現代民主法治國家,如何維持及保障「司法獨立」,絕對是最重要的課題。司法機關是國家機關中,較為特殊的部門。

國民總代表的「國會」,是把「國家的意識、目的」予以條文化,即所謂的「立法」機關。

至於各國名稱不同,諸如行政院、內閣、國務院等,則是執行與實現「國家的意識、目的」,即所謂的「行政」機關。

但是,司法機關卻必需是站在國家的意識與統治權力之外,以獨立觀察者的地位,從事客觀審判的機關。

因此,必須保障司法機關獨立於其他國家政府、政治體系之外,才能從外部做客觀、公正的裁判。

1262688

司法獨立:獨立意義、檢驗基準

一般探討「司法獨立」,主要涵蓋三部分:司法機關獨立、法官行使職權獨立、法官身分保障。

目前各界對台灣司法改革的論點,針對這些制度部分,都有正確理論與主張,問題在於制度改革之後,如何期待會突然之間出現有使命感的司法人員,依制度規定去實現、落實?

長期在中國國民黨非法操控下,所任用的司法人員,實在無法想像會在一夕之間洗面革新,轉型為捍衛司法獨立、客觀、公正的司法人員。這是當前台灣社會關注司法改革的重點所在!

本系列後續將特別針對:「法官行使職權獨立」、「依法審判」、「法官維護司法獨立之義務與使命」等部分,探討其真正意義、價值所在,更是司法轉型後,審核檢驗司法人員的最低基準。

違憲審查:沿革、型態、目的

違憲審查是兩百多年前,即美國自1803年由判例所形成的制度,美國完成獨立建國後,於1787年制定的憲法條文中,並無違憲審查之規定。

確立違憲審查制度及違憲審查權屬於司法機關,並非來自憲法條文的規定,而是依據「為了確立權力分立與制衡,以落實國民主權及保障人權」的憲法理論,主要說明如下;

1、國會制定的「法律」,若與「憲法」矛盾對立時,絕對不允許國會的立法,可以改變憲法,必須維護憲法是最高法規範的本質。

2、依據美國憲法規定,司法權屬於聯邦最高法院及各級法院。其中,司法權作用依「法」審判中的「法」,除了法律之外,當然還有憲法。

各級法院有權選擇適用的「法」,若事件與憲法及法律都有關連,且兩者又互相矛盾對立時,則司法必須選擇居上位的「憲法」,探討「法律」違憲的課題。

此外,各級法院除了選擇適用的「法」,還必須說明什麼是「法」,所以,解釋憲法及法律,乃司法機關的權限範圍。

違憲審查,是期待由客觀中立的機關,對憲法條文加以解釋,或再一次判斷法律是否違反憲法規範,以達到以下目的:

保障人權:「附隨(各級法院)審查型」之制度思維

議會雖然聲稱是代表國民意思的機關,但在選舉條件的限制下,實際上所選出的代表,根據歷史經驗,經常屬於既得利益階級的成員。

再加上,議會運作必須以協商、利益交換為手段,更使最後決議經常侵害弱者及少數者的權利。

因此,唯有期待議會之外的司法機關,或中立客觀的機構,能對議會的立法,再一次加以審查,以確保每一個個別存在的人權。

「附隨審查型」,即各級法院都擁有違憲審查權,就是以此目的為出發點,所形成的制度。

維護憲法:「集中(憲法法院)審查型」之制度思維

憲法是國家根本大法,規範國家機關的權力運作,因此,國家機關運作時,檢視是否遵守憲法規定;機關相互之間的作用,發生爭議時,都必須有一個維護憲法秩序,防止憲法被侵害、破壞的制度。

「集中(憲法法院)審查型」,即違憲審查集中交由一個機關,例如法國、德國的「憲法法院」;台灣的「大法官會議」,就是以這個目的為主的制度思維。

權力制衡:民主人權的最後防線

民主政治,由人民選舉代表,組成國會。而由國會表決制定法律的過程,都是採用「多數決」。

因此,國會的立法並非「全體國民」的同意與意思,而反對者、落選者、少數者的意見,經常被忽略。

何況,根據歷史經驗,多數意見並不一定是正確,特別是涉及人權保障,以及各種不同群體權益的部分,更應該有排除「多數決」拘束的空間。

因此,應該賦予議會以外的司法機關,有立足全體國民,再次審查的權力。

由此可知,違憲審查是保障人權、維護民主法治的最後防線,倘若司法無法發揮作用,最後,只能經由人民行使抵抗權對應。

長期以來,每當人民遭受國家暴力侵害時,台灣所謂的大法官會議,經常無法堅守保障人權、維護民主法治的最後防線,甚至反而成為維護非法體制的幫兇。最後,受壓迫的人民只能自己站出來行使抵抗權。

以上,就是台灣當前司法改革,絕對不能忽視違憲審查制度,以及大法官會議必須有所轉型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