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系列(一)/法官之獨立行使職權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改革系列(一)/法官之獨立行使職權

文:許慶雄教授/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圖:引用自魚夫漫畫

司法獨立主要涵蓋「司法機關獨立」、「法官獨立行使職權」、「法官身分保障」等三大部份。其中,司法機關獨立與法官身分保障,各界都有卓越見解,在此不再重覆論述。

所謂「法官獨立行使職權」,由司法獨立的角度來分析,最重要核心,就是法官必須主動排除、被動抗拒,來自外部各種國家機關、政黨、政治勢力、社會力、媒體、輿論的干擾。

同時,也要排除來自司法機關內部,亦即上級法官、其他法官、法院首長等,各種指揮、監督、干涉、關說法官審判,使每一位個別法官,都能獨立行使職權,進行審判。

林益世案,民眾普遍如此看待司法,除了痛心疾首,更重要的,是啟動攺革!

林益世案,民眾普遍如此看待司法,除了痛心疾首,更重要的,是啟動攺革!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先進法治國家的法官,為避免受輿論的干擾,甚至在審判期間自我抑制,避免聽聞、閱覽媒體的案情報導。

法官獨立行使職權,同時也要求法官必須超越自我,排除自己的宗教信仰、政治立場、倫理、道德觀念、價值等主觀意識,純粹站在「獨立於自我之外」的客觀立場,依據憲法及法律,針對法庭中認定的事實做判斷。

因此,先進法治國家的法官,在出庭審判之前,會戴上假髮,穿上黑色法袍,站在鏡子前面提醒自己:「走出此門我不再是許某某,而是承擔司法獨立、獨立行使職權的法官」。

自我警惕之後,再出庭審判,這是才能完成司法使命的,法治國家的法官。

更極端的說,簡單說,法官必須排除的「外力」,甚至還包括「排除自我(內心主觀價值)的存在」。

在台灣,我們很常聽到所謂依法行政的「行政中立」,但是,為何不講依法審判的「司法中立」,而必須強調是司法「獨立」?

就法治主義來說,這代表著對法官「獨立」行使職權的憲法要求,有比行政「中立」更為嚴謹的定義與規範。

司法要求的「獨立」,不只是不受外力干擾,獨立行使職權;同時還要求法官必須「超越自我」,純粹站在「獨立於外」的客觀立場,針對法庭提出的事實證據,依法審判。

因此,保障法官獨立行使職權,就必須從制度面,落實保障法官不受外在因素、司法內部的影響獨立審判。

同時,嚴格要求法官,必須獨立超越於「自我」之外,從事審判,若非如此,就不是獨立行使職權。

所謂法官得以「自由心證、自由裁量」等等審判原則,這些幾乎以法官自我為中心的說法,根本違反法官獨立行使職權的原理。

法官獨立行使職權公正審判,絕對不是保障法官自身可以不受拘束進行審判,更核心的意義,是獨立於自我之外進行審判。

否則,法官即使排除內、外部干涉而獨立審判,但還是依照自己主觀心證、自主裁量,無異於過去人治社會的「包公辦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