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法改革系列(二)/法官之依法審判 – 台灣憲法學會

司法改革系列(二)/法官之依法審判

文:許慶雄教授/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前文探討法官獨立行使職權,必須排除「外力」,甚至還包括「排除自我(內心主觀價值)的存在」,獨立進行公平公正的審判。

林益世案,引發網路撻伐,咸認法官無視客觀證據,且未依法律審判。

林益世案的判決,引發網路撻伐,咸認法官無視客觀證據,且未依法律審判。

同時,司法改革也應探討法官審判之依據與拘束何在?

如果,法官即使排除內、外部干涉而獨立審判,若可以依照自己主觀心證、自主裁量,則與過去人治社會的「包公辦案」沒有區別。

「法律」與「道德」不應混為一談,法律以外的道德或倫理判斷,應該被排除在審判依據之外。

如果,法官的個人感受與判斷,可以自由心證,那麼司法由「人」來做裁判將無可避免。後果是司法受外力影響,法官被收買,也將易如反掌、輕而易舉。

現代民主法治國家都嚴格要求法官必須依法審判。正面來說,法官必須依憲法、人權保障原理原則、法律,以及法庭審判過程所顯示的證據,做公平、客觀、獨立的判斷;反面來說,就是必須排除受到其他因素影響。

例如,2007年的「馬英九特別費案」,一審法官蔡守訓捨棄當前相關法律條文,反而引用一千年前,中國專制時代宋朝所謂公使錢制度,合理化首長特別費,變成是首長實質薪資的一部分。

於是,馬英九用於私人用途並不算貪污,宣判馬英九無罪。這種明顯違反「依法審判」的違法判決,竟然至今還無法追究刑責。

法官在法庭上,應該像透明人,不得介入審判中原告、被告的立場,應該成為中立客觀的第三者。

「法官不語」的要求,就是法官在審判過程不,應該質疑任何一造,甚至高調教訓嫌疑犯。

「依法審判」的部分,還應該包括偵查不公開。檢察官與協助辦案的警察,偵查過程,若對外洩密,是犯法行為。

例如:檢察總長黃世銘向總統馬英九報告監聽內容洩密一案,就被判刑有罪定案。

然而,經常在媒體出現檢察官、警察,公然說明正在偵辦案件的對應方針與內容,甚至帶領記者一起偵辦案件,這種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司法人員,司法改革可以繼續縱容下去嗎?

違法不適任的法官、檢察官、警察、調查局人員,如果無法立即撤職查辦,台灣人民要如何信任司法可以轉型與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