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聯合國系列之2/請停止自我否定的國際參與 – 台灣憲法學會

加入聯合國系列之2/請停止自我否定的國際參與

(編按:本文經許慶雄教授同意,節錄整理自舊作「台灣成為國家的核心問題與策略」。漫畫感謝 taco lin)

目前台灣所參加的國際組織,主要以「世界貿易組織」(WTO)與「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以下簡稱APEC)最為重要。

然而,世界各國加入國際組織的主要目的及國際組織的功能中,最重要的是「集體安全保障」。台灣面對中國武力威脅,國際組織的集體安全保障效果更形重要。

聯合國經由長期的努力,已逐漸架構出集體安全保障的功能,任何會員國受到非法的侵犯與威脅,都是對聯合國的挑戰,全體會員國絕不會坐視不理。

長期以來,台灣的安全完全依賴台灣人民服兵役及負擔沉重軍事經費來維持,但是,未來的國際社會已不是憑藉一國之國防便足以維護國家安全。

因此,加入聯合國之後,不但可使台灣成為國際安全保障體系之一環,減輕人民軍事費用之負擔,更進而可以使台灣的地位安定,有助於各國對台灣的投資及台灣人民對未來經濟發展的信心,可獲得一舉數得之效果。

但是,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最嚴重問題,在於自己主動以「非主權國」性質的經貿體身分申請加入。因此,自然不能與其他會員國相提並論,涉及國家主權問題必然受到歧視打壓。

2

香港在加入WTO之時,是以英國的一個經濟體的身分申請加入,現在則是以中國經濟體的地位繼續成為會員。

再看看台灣的情況,政府說為了我們的經濟,為了我們的貿易,不能不加入WTO;但是,難道為了加入WTO就可以否認自己是一個國家?對世界各國說我們不是一個國家?

如果我們的政府,只敢對內說自己是一個國家,卻對國際社會宣稱自己不是國家,這樣有資格成為一個國家嗎?世界上,有哪一個國家,為了加入一個國際組織而宣稱自己不是國家?

但是,就是台灣自己,在申請的時候,宣稱自己不是國家,要求國際組織讓我們與香港一樣,以經濟體的身分加入。

更嚴重的是,甚至被認為是中國的經濟體之一,也不敢出聲否認。

每年APEC高峰會,陳水扁、馬英九為什麼不能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出席?這不是因為中國的打壓,也不是因為APEC的會員欺負我們,而是因為我們當初就不是以國家的身分申請加入APEC

既然不是以國家身分加入,既然只是一個經濟體,怎麼可能會有國家元首?馬英九、陳水扁、李登輝又怎麼能夠以國家元首的身分出席呢?

所以,其他會員由元首代表國家參與的高峰會議,只是經濟體的我們,因為不能有元首,所以只能由民間經貿界人士參與了。

既然不是國家,當然我們的外交部長也不能參加APEC外交部長級會議,因為我們只是一個經濟體,不是國家,怎麼可能會有外交部長?

追求觀察員身分的負面效果

另一方面,以「觀察員身分」參與國際組織的主張或策略,也必須慎重。所謂觀察員(observer)主要是針對非國家的政治經濟體,或者國際民間團體參與國際組織時,列席提供建議的制度。

目前聯合國的觀察員中,只有梵諦岡教皇國是國家,其他都是非國家的各種團體,例如,紅十字會、加勒比海共同體、歐洲聯盟、非洲統一機構、回教國家組織、阿拉伯聯盟、大英國協事務局、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等。

巴勒斯坦在1988年宣布獨立以後,也曾申請加入聯合國,但是因為領土還被以色列佔領未能確定,所以被聯合國拒絕,只能成為觀察員。

台灣追求成為觀察員與申請加入聯合國,困難度是一樣,但是,成為會員國就等於得到國際社會承認是一個主權國家,而成為觀察員卻仍然妾身不明,甚至會被認為與巴勒斯坦解放組織一樣,是一個沒有資格成為國家的地區。

因此,台灣若不申請成為會員國,只申請成為觀察員,等於是自我否定是國家,犧牲爭取使台灣擁有國家地位的機會。

由此可知,台灣若經常以非國家的「經貿體」、「衛生體」等參與國際組織,且選擇非會員國的觀察員方式,一旦成為國際常例,則台灣未來必然被定位為第二個香港。

許慶雄簡介:

1948331日生於台灣高雄市,台灣大學法學院政治系畢業,日本近畿大學法學碩士、博士,台灣教授協會法律政治組召集人,淡江大學國際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副教授、教授、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