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聯合國系列之3/如何給台灣子孫一個國家 – 台灣憲法學會

加入聯合國系列之3/如何給台灣子孫一個國家

(編按:本文經許慶雄教授同意,節錄整理自舊作「台灣成為國家的核心問題策略」)

加入聯合國,必須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各種有關成為國家的條件,必須都要完備,更重要的是,要成為一個國家,絕不可中途停頓或否認自己的身份是國家。

李登輝或陳水扁雖然提出過兩國論、一邊一國論,引起國際注意到台灣是否要獨立,但是轉眼之間,又繼續中華民國體制,又說獨立與否應由台灣人民決定。

相較於巴勒斯坦,雖不具備國家獨立的條件,卻一再堅持自己是國家,沒有一分一秒間斷過,恰好呈現出強烈的對比。

事實上,台灣具備所有成為國家的條件,有時也自我主張是國家,但是大部分時刻,卻是一再作出否定自己是國家的動作與言論。這是台灣要加入國際組織的最大矛盾與障礙。

如果,台灣真的有決心要展開加入聯合國的行動,最重要的核心問題與策略,茲分述如下:

z9961cct4yprss5mawuqk8illufrzz

一、有效克服中國因素

為什麼中國可以向國際社會主張,台灣是中國的叛亂一省,要求各國不可以介入中國內政,封鎖台灣以國家身分加入國際組織?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灣自已選擇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讓北京得以依據國際法理,合法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並不是世界各國「怕」中國,或者因為中國是強國等原因。

所以,只要台灣主張是獨立國家,要求加入國際組織的立場堅定、論理正確,則中國的阻擾將事倍功半。

若再配合中國本身的矛盾及內部動亂,則中國的阻擾或引發兩岸衝突的可能性,都會大為降低。

過去在70年代文化大革命時期、天安門事件時期、97香港回歸前後時期、2008年北京奧運時期,都是有利於台灣的時機,但是台灣都未曾把握。

未來中國仍然還是會有諸如經濟發展上的困境、內部民主化運動等各種問題發生,這些時候,只要台灣隨時準備好,都是台灣可以採取行動的機會。

二、廢棄「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

目前,台灣的外交政策,仍然維持「一個中國」為最高指導原則,每年外交部的龐大預算仍繼續的用在,要求各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中國合法政府的政府承認上。

相反的,任何可能形成台灣成為獨立國家,或是至少主張中華民國是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的外交行動完全不存在。

這種維持二十幾個「政府承認」的邦交國,推動以觀察員加入國際組織,支持民間參與NGO,推展國民對外活動等外交部的例行工作,完全無助於確立國家地位或突破外交困境。

由此可知,政府及各政黨對內一再向人民宣稱自己是國家,中華民國或台灣是主權國家,但是外交預算卻用來維持漢賊不兩立的一個中國政策,基本上是相互矛盾浪費人民納稅錢的外交政策,應予廢棄。

外交部必須明確的要求各國,特別是要求二十幾個邦交國,承認台灣是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國家,要求對台灣作國際法上的「國家承認」。

三、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加入聯合國申請書

台灣如果要證明自己是國家,那麼就應該申請加入聯合國。例如,過去歐洲有3個小國家,分別是列支登斯敦(Liechtenstein)人口約3萬人;聖馬利諾(San Marino)人口約25千人,摩納哥(Monaco)人口約3萬人,在歐洲各國籌組歐盟過程時,不被當作國家看待,無法參與歐盟的運作。

這些小國在體認到,只有參與國際組織才能維護國家利益,並發揮影響力之後,分別於1990年、1992年與1993年申請加入聯合國,之後包括歐盟與其它歐陸國家就不能再認為他們不是國家。

1999年南太平洋的小國,人口只有1萬多人的諾魯,以及人口只有8萬人的吉里巴斯,也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於同年9月正式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

由此可知,加入聯合國是一個新國家,取得各國承認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甚至在表明加入聯合國的時刻,各國一般而言,就會以國家地位與之往來。

所以,一個國家要獲得國際社會的承認,最好的方法就是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要成為國家的第一個階段,就是要明確地宣布從中國分離獨立。

第二個階段,就是以國家的身分,向聯合國提出加入聯合國申請書,入會案能不能通過是另一回事,單是向聯合國提出新國家加入的申請,就足以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了。

四、有效爭取各國支持的策略

國際社會如果支持台灣的獨立運動,常被中國指為干涉內政。但是一個國家的行為是否涉及干涉他國的內政,主要看該行為是否是主動的。

例如,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獨立運動,假設法國與加拿大之間的關係不睦,假設魁北克省的人一向樂意作為加拿大聯邦的一省,而法國政府為了要使加拿大政府無法順利統治國家內部,故意運用某些資源,主動煽動魁北克人獨立,並提供金錢、武器等各方面的援助,使魁北克人從事分離獨立運動,在這樣的狀況下,加拿大及其他國家就可以指責法國干涉加拿大的內政。

但是今天的事實是,居住在加拿大的法裔魁北克人,其本身的意願就是要從加拿大分離獨立,自己主動自主地推動獨立運動,進行自決投票。

如果法國表示支持魁北克獨立運動,主張應該尊重魁北克人的意願,那麼加拿大也不能指責法國干涉內政,因為魁北克獨立運動是魁北克人所自動自發進行的,並非受到法國的煽動,法國只是表明應該尊重魁北克人的意願,所以這不是干涉內政。

因為人民的自決權利,這在「聯合國憲章」、「賦予殖民地及人民獨立宣言」、「友好關係原則宣言」中,均清楚揭示此一「人民自決原則」。

所以,是否構成干涉他國內政的關鍵,在於該地區人民的意志。例如,假設香港並沒有從中國分離獨立的意願,英、美等國主動提供各項支援煽動香港獨立,才有可能構成干涉他國內政的狀況。

因此,要認定一國支持獨立運動的行為是否干涉他國的內政,首先要看該行為是否是當地人民主動的行為,如果是就不構成干涉內政。

其次就是要看該行為是否涉及人民自決,如果是屬於人民自決的權利,就不構成干涉內政。

當然,還有其他並不構成干涉內政的行為,例如違反國際法上所禁止的集團虐殺、人權侵害等強行法規,此時世界各國所作出的制裁,便不構成干涉內政,北約空襲南斯拉夫,各國出兵科威特均屬此例。

所以,台灣人自己若沒有主動展現要從中國分離獨立的建國意志,這樣的狀況下,則各國支持台灣獨立,會因此而背上干涉中國內政的罪名。

但是,如果台灣人民站起來,主動、積極的從事獨立建國運動,則世界各國的支持就不是干涉中國內政。

台灣只要一貫堅持是獨立國家,事實上要取得國際社會支持並不困難,各種策略方法都會有事半功倍之效果。

中國與台灣內部親中勢力,慣常以中國武力犯台做為恐嚇威脅,但是,當前的國際社會,甚至野生動物、森林環境都積極保護,怎麼可能縱容中國武力犯台,任意殘殺台灣人民?

五、讓人民了解真相,展現意志,悉心規劃推進

台灣要加入聯合國,自己也應該先有詳細的準備與規劃,才能步步向目標前進。只要台灣準備好了,事實上也是隨時都是機會。

例如,20119月巴勒斯坦申請加入聯合國爭議時,美國及以色列支持勢力,為了平衡中國批判美國企圖使用否決權的聲音,就拿台灣加入聯合國對比。

他們認為台灣有自己的領土、繁榮的經濟,而且是個充滿活力的民主社會,比起巴勒斯坦更有資格加入聯合國。

此時台灣若是準備好了,就能夠發揮影響力爭取國際支持,凸顯出中國使用否決權阻止台灣加入的矛盾,這就是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機會。

台灣要推動獨立建國運動,當前最重要,就是要讓人民了解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其實是叛亂體制的事實,只要讓台灣人了解,維持現狀就是讓中國有正當性來併吞台灣,台灣人的建國意志自然就會展現出來。

何況,台灣地區並沒有人民解放軍,台灣人要表達建國意志很簡單,只要勇敢地對國際社會說出來就可以。

建國有愈多人支持當然愈有力量,事實上台灣沒有人不願意建國,國民黨、親民黨、民進黨都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經是國家。

可見台灣人想要有一個國家的意願是極大多數,只是沒有認清楚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體制的事實而已。

由此可知,我們獨立建國理念的宣揚做得還不夠,這才是重點。一般而言,台灣人只要有堅定的建國意志,建國就可以成功。

因為台灣早已擁有土地、人民、政府、軍隊,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最強的獨立團體。當年印尼只憑幾百支步槍就脫離荷蘭獨立建國,台灣的建國條件好上千百倍之下,問題只剩台灣人是否理解自已的處境,以及有無決心與勇氣而已。

許慶雄簡介:

1948331日生於台灣高雄市,台灣大學法學院政治系畢業,日本近畿大學法學碩士、博士,台灣教授協會法律政治組召集人,淡江大學國際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副教授、教授、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