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1/主權已定未定?非關建國要件 – 台灣憲法學會

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1/主權已定未定?非關建國要件

文/許慶雄  圖/THK

過去,台灣獨派理論一直以「台灣法地位未定論」,作為台灣脫離中國獨立的前提要件。

甚至認為,台灣不屬中國,所以才能獨立,反之,好像如果「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就獨立無望。

因此想盡辦法要找出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並未歸還給中國的條約證據,並提出台灣主權屬於「台灣人民」的主張。

但是,這樣的論述在國際法理,以及現實台灣人民的實際行為,對於獨立建國都是沒有意義,且徒增誤導台灣人民對事實真相的了解,阻礙獨立建國。

首先,必須理解的是,條約無法使台灣成為國家。

條約的成立,是建立在兩個或以上國際法主體(國家、國際組織)之間,相互達成合意的基礎上。因此條約的效力,亦僅存在於參與合意的國家之間,才能適用條約主張條約效力。

有關台灣法地位、主權歸屬的條約,無論如何,當時的台灣,並不是國家,台灣也不是參與合意的當事國,因此台灣是無法主張適用或享有相關條約的權利。

以下分別由國際法理論、歷史事實及「台灣人民」的自主決定等角度,分析以下兩個命題;台灣法(主權)地位是否未定?台灣是否為中國的一部分?

1978785_10152630426592946_8268166366643664847_n

台灣主權是否未定?

傳統的台灣獨派理論,以所謂「台灣在戰後歸還中國」是依據開羅宣言,然後論證「開羅宣言」並不是條約,所以不具備法效果。

然後,就據此直接認定,台灣並未歸還中國,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這樣的說法,有意義嗎?

當然,開羅宣言並非條約不具法拘束力,這是國際法上的常識。除了字面意義之外,開羅宣言與波玆坦宣言,從條約的成立要件,就可以確定不具備法效力。

首先,這兩個宣言並不符合條約締結的交涉、簽署、批准與換文程序。單就美國來說,美國國會並未批准過此二宣言。

所以,這兩個宣言不是國際法上有效的條約,只是幾個國家元首所共同發表的「政治性主張」。

就如同每年許多國家元首在高峰會後發表的宣言一樣,是有政治上的影響力,但並不具有國際法上的拘束力。

其次,即使開羅宣言是條約,條約也不能對未參與締約的第三國(也就是當年擁有台灣主權的日本)課予義務。

因此,依據國際法理論也不能拘束與該條約無關的第三國日本,把台灣在戰後歸還中國,所以,台灣不可能是因為開羅宣言的效力而歸還中國。

問題在於,開羅宣言不能證明戰後台灣領域主權,必須由日本轉移至中國,但也不能就此全面排除或否定,依據其他的國際法法理與具體事實,台灣成為中國領土的可能性。

台灣是否為中國的一部分?

中國取得對台灣的主權,最主要就是依據1951年「舊金山和平條約」,日本放棄對台灣的主權,而在日本放棄對台灣的主權之後,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就一直有效統治著台灣,主張擁有台灣主權。

此後,除了中國以外,並沒有其他國家主張擁有台灣,或是認為台灣的歸屬有爭議,所以,台灣歸屬中國依國際法來說,並無爭議。再由後來的歷史事實來說,國際社會也都未否認台灣歸屬中國。

例如,1952年,日本與當時代表中國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簽定「中國日本和約」第3條、第10條,都出現「台灣及澎湖群島」的文字,顯示日本認定「台灣地區」屬中國。

又例如,在東西冷戰時期,美國也曾經與中華民國政府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而此條約適用的範圍就是中國的「台灣地區」。

所以,就國際法而言,美國「現在」承認唯一合法代表中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可以根據這個條約主張︰「過去美國也曾經與代表中國的舊政府,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可見美國也承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當時,只統治台灣,政府設在台灣的「中華民國」,被聯合國及世界上大部分國家承認是代表中國的合法政府,實際有效的統治台灣。中華民國主張擁有台灣主權,各國也都未否認。

當時,中國代表團是從台灣出發,前往聯合國開會。美國、日本及世界主要國家的駐中國大使館,也都設置在「台灣地區」的台北。如此,怎能說台灣歸屬中國還有爭議?或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如果說,當時的台灣不屬於中國、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難道各國的承認,是只有統治金門、馬祖的中華民國政府嗎?

各國的駐中國大使館,都設在中國領土之外的台灣地區,這不是很荒謬嗎?

由此可知,主張日本放棄台灣之後,台灣屬於中國的說法有爭議;或「台灣歸屬未定論」的說法,都不符歷史事實的發展。

「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最殘酷的事實,是來自於台灣內部的自我主張。

首先,台灣內部的中國國民黨政權,或是捍衛中華民國的人,都主張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甚至找來許多證據證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台灣人民選出的馬英九總統,反覆重申,中華民國在1945年恢復對台灣、澎湖主權。中日和約在國際法上最重要的意義,就是確認日本將台灣歸還給中華民國。

其次,中華民國政府的官員或民意代表,主持中華民國的國慶日,高喊中華民國萬歲,制定中華民國的法律時,也都以實際行動,來證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

因為,中華民國就是代表中國的政府,中華民國的政府官員與民意代表,所統治的台灣,當然是中國的一部分。如果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個中國的政府,目前是在管理那一塊土地?

半世紀多以來,台灣人接受代表中國的中華民國政府統治,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默認、容忍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也都是事實。

即使民主化之後,台灣人民及各黨各派,也都自主的決定延續著「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中華民國體制,拿著中國(CHINA)護照,依照中國的舊憲法選出中國舊政府的(中華民國)總統、立法委員。

這些明確無法否定的事實及現狀,都一再的證明「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人仍支持中國舊政府繼續統治台灣,如此怎能說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分。

台灣人自已主張、默認、支持,台灣領域主權屬於中國的這些事實證據,並不能用開羅宣言是一部無效的條約,就可以否認的。

因為台灣人每天繳稅給中華民國政府,維持這個體制,又要選中華民國立法委員、選中華民國總統,每天拿著中華民國的紙幣花用,大家對這些都沒有意見。

台派朋友就算沒有捍衛中華民國,但是至少是默認、容忍中華民國,這個代表中國的政府,統治著台灣。

建國關鍵,認清現狀與意志決心!

只要台灣人民有建國意志,應該認清「台灣不屬於中國」,並不是建國的前提條件或必要條件,甚至與建國條件,完全沒有關係。

相反的,即使證實「台灣不屬於中國」,但是台灣人仍然不敢建國,甚至主張要與中國大陸統一,那也是無法使台灣成為國家。

台灣人民必須面對國際法理論與事實真相,「台灣屬不屬於中國」對台灣建國而言,並不是問題,條約無法使台灣成為國家。

反之,條約也無法阻止台灣成為國家,不要再浪費精神和資源,去爭論這些無謂的問題。

許慶雄簡介:

1948331日生於台灣高雄市,台灣大學法學院政治系畢業,日本近畿大學法學碩士、博士,台灣教授協會法律政治組召集人,淡江大學國際學院日本研究所所長、副教授、教授、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