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5/維持現狀自陷「中國的一部份」 – 台灣憲法學會

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5/維持現狀自陷「中國的一部份」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自從「維持現狀」成為選舉口號之後,好像已經變成台灣各界認同的主流。但是,事實上不可能維持現狀

當年,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美、法、日本等主要國家都在台灣設大使館,目前的現狀又如何?

由此可知,所謂維持現狀根本不可能,中國的追殺、封鎖持續強化,繼續維持現狀將使台灣陷入香港化。

現狀的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台灣是否已成為獨立國家等問題,都必須明確地依國際法理論自我反思。更重要的是,一個國家對自己的國家地位、主權本質必須「一貫持續不斷的堅持」。

否則,偶然提一下兩國論、一邊一國,立刻又自認為是經貿體而非國家,面對中國恐嚇,又立刻說不會宣布獨立,如此,則永遠無法以國家身分加入國際組織。

為什麼台灣目前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就不是一個國家?為什麼台灣堅決反對「一個中國」「九二共識」,自己卻又以維持現狀支持「一個中國」?

以下由歷史證據與事實分析,維持現狀就是維持「一個中國」:

1912年的中華民國,與1949中華人民共和國,都自我主張是新政府,並非新國家

中華民國!中國歷史改朝換代的「國號」之一

首先是「建立新政府」與「建立新國家」之間的關係為何?這可從歷史證據與經驗來分析。

中國,是幾千年前即存在於人類社會的古老國家,我們所受的教育也已充分說明。因此1912年發生在中國的,是推翻腐敗滿清政府,建立民主的、國民的、共和體制的中華民國政府。

這只是中國這一個國家的改朝換代,中國這個國家並未被消滅,當然也不是誕生一個新國家叫作中華民國。

法理論上,1912年中華民國的建立,是打倒了中國舊滿清政府的一個新政府,而不是脫離中國獨立,更不是消滅大清皇朝所代表的中國,建立一個名為中華民國的新國家。

事實上、法理上,也不可能建立新國家,因為中華民國從來沒有主張分離獨立,留下任何一塊土地讓大清皇朝的中國,得以繼續進行統治而存在。

國際法上,如果是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原本的國家必然是繼續存在。在歷史上從來就不曾出現一個國家被消滅後,於該國的土地上,以其原有的人民再建立一個新國家的例子,國際法上也沒有這種建立新國家的理論。

中華民國推翻滿清的型態,並不是建立新國家,而是改朝換代,是政權的變動、是新舊政府的更換。

1416309505145

自從中華民國名稱出現以來,目的一直是要成立中國的「新政府」,繼承腐敗的滿清政府,而非從中國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

換言之,原來即有國家存在的中國地域及人民,並不是建國、也沒有必要建國,只是推翻原有的舊政府,建立新政府,中華民國即是屬於此種型態所建立的中國歷代的一個政府。

最近在東吳大學講課的馬英九說:「毛澤東在1949101日於北京天安門宣佈改國號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後很後悔」。

馬英九認為,人與國家都會在改姓改名之後,成為不同的人與國家。因此,改國號使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為新國家,造成了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個國家隔海分治的局面。

這根本是違反常識的無稽之談。

因為大清帝國、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在法理上,都是中國這一個國家,在不同時期的政府名號,1949年不會因為改了國號,就變成不同的新國家。

一般論及中華民國是一個國家,實際上都是在說明中國是一個國家,所謂中華民國在美國有大使館,有一百多個國家承認,中華民國在聯合國是安理會常任理事國。

沒有錯,這些都曾經由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但是,絕不能以此誤以為中華民國「政府」就是國家。

中國是國家,而某一時期是由中華民國「政府」代表,故兩者重疊,但並不因此就使中華民國成為新國家。「中華民國」只是中國歷史上,不同時期的「國號」、政權、政府。

雖然,中華民國政府自1949年起敗退到台灣,但其在聯合國的席次,卻是代表當時「全中國」78億人民,代表在「全中國」這塊土地上的政府。

中華民國政權敗退到台灣後,世界各國只是繼續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這個國家,承認它是代表中國這塊土地及中國人民的一個政府;絕非承認中華民國是代表「台灣地區」這塊土地或台灣人民的國家。

所以,中華民國政權敗退到台灣,並不是成為與中國分裂的一個國家,它只是一個敗逃的「政府」。

根據國際法,一個舊政府遭受到新政權的革命或叛亂時,若是舊政府尚未被完全消滅,處在還據有一部分領土及人民的過渡時期,尤其是像東西冷戰的國際情勢下,美、日等世界各國為了該國的政治利益,知道於理不合,硬要心虛地支持敗退到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承認它是中國的合法政府並無不當。

明知北京已經成立新政府,且有效統治著中國大部分的土地與人民,卻硬要和中華民國政府的國民黨政權,同聲地指其為叛亂體制、匪偽政權,認定北京新政府不能代表中國,根據國際法亦屬可行。

在東西冷戰的時期,各國很勉強地繼續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又適逢中國發生文化大革命,北京新政府未能在國際社會上廣泛的被承認,所以西方國家才勉強承認一個幾乎要被消滅的、敗退到台灣,繼續與北京對抗的中華民國政府可以代表中國。

當時的國際社會,就是基於這樣的原因,而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但是,並不能以此認定中華民國政府敗退到台灣後,就自然的成為一個與中國無關的國家。

台灣總統是代表全中國的國家元首?!

目前中華民國在世界上的22個邦交國,他們對於中華民國的「承認」,也是承認中華民國是合法代表中國的政府(包括中國大陸及10多億人民),而非承認中華民國是與中國無關,是在台灣的另一個國家。

換言之,陳水扁、馬英九政府與目前的蔡英文政府,在邦交國眼中仍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陳、馬、蔡都是中國及中國廣大土地、人民的國家元首;所以北京才要抗議,也有權抗議;這些邦交國才會要求金援,否則要轉為承認北京才是中國合法政府。

所以,兩岸的外交戰,仍然是停留在中國這一國家內部,「合法、非法」政府之爭的「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模式」。

另一方面,中華人民共和國也從未主張,要從中華民國政府統治下的中國分離出去獨立建國。就國共內戰的歷史來看,共產黨執政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並非主張分離獨立,所以中國並未分裂。

如果,中華民國政權不能夠反攻大陸,不能取代北京政府掌握中國大陸的統治權,中華民國體制就變成一個中國的叛亂體制。

台灣人接受中華民國體制的統治,就代表台灣人自願繼續在台灣叛亂,暫時不接受合法的北京政府統治,偏安台灣等待不得已時只好投降。

台灣只要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現狀,台灣就不可能是國家。此外,中國共產黨從一開始就是要成立一個新政府,從來就沒有主張要從中國分離獨立,也從來不是要建立一個新國家。

每年10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明白指出是慶祝「建政(建立新政府)紀念日」,並非「建國紀念日」。

兩岸雙方至今仍然繼續主張是政府,所以中國從來沒有分裂,一直是一個中國。只是國家內部有一部份被「非法政府」統治。

所以,合法政府(中華人民共和國)才要壓迫中華民國這個非合法政府快投降,這就是所謂的兩岸問題、台灣問題、一個中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