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結語/建國必備!智慧、勇氣、團結 – 台灣憲法學會

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結語/建國必備!智慧、勇氣、團結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台灣要成為國家,台灣人民建立國家的意志是核心中的核心。例如「台獨只能做不能說」,如果是指獨立建國的準備過程應多做少說,以免橫生枝節增加困擾,待時機成熟一舉宣布獨立,仍可理解。

如果認為獨立建國可以在國際社會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偷偷獨立,那就違背國際法法理與常識。國家不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完成獨立建國,如果台灣已經成為獨立國家,但全世界都不知道,只有台灣人民自己知道,可能嗎?

國家必須具備領域、人民、政府等要素,相反地像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樣具備支配某些地域、人民,且有政府的組織型態,自行選舉總統,卻不一定是國家。

因為即使具備這些成為國家的要素,如果沒有「意志」建國,積極主動持續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表明建國的決心,就不可能成為國家。

美國與國際社會即使要承認台灣是國家,實際上不可能也做不到。因為台灣自己從未主動宣佈獨立或積極主張是國家,所以美國及世界各國依國際法法理,不能主動、積極的承認台灣是國家(這與中國的反對無必然關係)。

更嚴重的是,台灣地區至今仍然維持「一個中國」,在外交上以「中華民國政府」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爭中國合法政府代表權。

台灣的外交部,至今仍要求世界各國與邦交國,做代表「一個中國」合法政府的外交上之「政府承認」,而非做台灣是國家的「國家承認」。

想想看,台灣內部維持中華民國政府體制的「一個中國架構」,又在外交上要求代表全中國,美國可能用承認台灣是國家的方式,介入中國內政嗎?同理,世界各國也同樣不可能,主動、積極的承認台灣是國家。

英國劍橋大學國際法學者詹姆士克洛福〈James Crawford〉教授在其論文中指出:「雖然台灣事實上已滿足除了『國家承認』以外的其他一切國家成立要件,但因為台灣政府從來沒有對外明確表示『台灣是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宣布獨立),造成世界各國也普遍不能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所以台灣並不是一個國家。」

目前台灣對「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經是獨立國家」的堅持,不但不能提出法理依據,說服各國支持與承認台灣獨立,對外也不能言行一致,使主張與實際做為相符。

另一方面,台北、北京兩岸政府的外交政策,都維持「一個中國」原則,互爭合法政府代表權,國際社會沒有積極主動對台灣做「國家承認」的權利,也沒有積極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權利。

可見,台灣不能獨立建國,主要並非中國打壓,也不是國際社會不支持、不承認,反而是因為台灣人繼續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自以為「中華民國是國家」或「台灣早就獨立」等等自以為是的主張,所造成的後果。

台灣最嚴重的是,至今還存在著中華民國是國家的錯誤觀念,以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邊一國。甚至認為北京畏懼中華民國的存在,要北京正視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存在。

事實上,中華民國名號對北京政權並非禁忌,依據聯合國憲章第23條,中華民國仍為中國的國號,北京政權在聯合國就是堂堂正正代表中華民國出席。

2016年10月10日蔡英文向中國喊話,呼籲北京政府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習近平可以回答:「我們北京政府非常重視中華民國,目前就是代表中華民國的資格出席聯合國」。

北京政權甚至很歡迎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只要是中華民國的一切,北京政權就有權利繼承。因此在台灣內部捍衛中華民國,就是幫北京政權看守台灣,北京政權求之不得。

另一方面,中華民國體制也可以阻擋台灣成為國家,只要台灣使用中華民國,北京政權就有權阻止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也可以要求視同港澳一樣,認定是中國台灣、中華台北。

因此,如果台灣不再思考以堅定意志宣布獨立,讓各國的支持有所依據,當然台灣也就不能成為國家。

台灣人團體去各國宣達,要求各國支持台灣加入聯合國或國際組織,有何意義?只是浪費資源不是嗎?(彭明敏,2016-09-29自由時報自由廣場:「入聯」的迷惘)

所以,台灣要成為國家,主要問題在台灣的內部、台灣人民的意志,其次才是國際社會的支持。

如果比較「巴勒斯坦」與「台灣」,更能瞭解其中的差異與問題所在。

巴勒斯坦不具備成為國家的要素,但卻是一再宣布獨立建國,並且要求世界各國給予「國家承認」。

以色列戰車在巴勒斯坦的土地上威嚇,但巴勒斯坦人仍不畏懼的高喊獨立建國,青少年甚至以石頭攻擊戰車以顯示建國意志。

反之,台灣有自主的國防,人民解放軍也不像香港一樣在街道巡邏威嚇,但是台灣政府與人民卻畏首畏尾,不敢堂堂公開的宣布「獨立」。

因此,台灣要成為國家,目前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應詳細的理解,中華民國體制危害台灣的理論,獨立成為國家的種種理論與必要性。

如何傳播這些理論,使軍人、警察、各級公教入員、各行各業人士理解,主張廢棄中華民國,不是討厭或是情感上不喜愛中華民國,而是中華民國已經危害到台灣的生存,威脅到下一代的前途與希望。

必須讓台灣人了解,維持現狀就是讓中國有合法性、正當性來併吞台灣,如此,台灣人的建國意志自然就會展現出來。解決這些台灣內部的問題之後,才能詳細的規劃,如何爭取國際社會支持,步步向獨立成為國家的目標前進。

thk-taaze_01

鄭重推薦THK「建國路上」!台灣全民必讀,適合中老年人排毒,更有助年輕人長智慧

以下提出幾項台灣如何成為國家柔性可行之策略:

1、策略上如何制憲建國或是建國制憲

論述中華民國憲法沒有正當性、合法性、中華民國憲法從未在台灣具體實施、甚至中華民國憲法已經危害台灣,長久以來中國統治者以虛假法統的中華民國憲法,號令台灣人守法服從其統治,只會假借憲法條文打壓人民公投、抵抗權、制憲建國、國民主權等等運動。

事實上,制憲不需要中華民國立法院同意或提案,若是如此則非新國家的制憲。台灣人民站起來制憲,才能徹底廢除舊體制,開創改革進步新局勢。

若陷入中華民國憲法的荒謬框架,重蹈覆轍的修憲或憲改,不僅矛盾錯誤、捨本逐末,更是縱容舊勢力得以假借憲法規定,架設重重障礙輕易阻撓制憲,將使台灣難以脫離中國魔掌成為國家,永遠不會有一部保障自由人權與民主法治的憲法。

90年代台灣制憲運動萌芽時期,雖然集結不少力量追求制憲建國目標,卻過分依賴民進黨的所謂「制憲國大」。

結果這些國大代表進入體制後,有些擁抱現實積極參與體制內,補破網式的修憲,有些基於政治利益企圖促成中華民國「第二共和憲法」,幾乎完全放棄繼續宣揚制憲理念、追求制憲的目標。

其惡果是正當化中華民國憲法與體制,引導下一代認同中華民國,誤以為捍衛中華民國非法體制等於保護台灣。

目前台灣進行憲改或修憲,都主張必須遵守中華民國體制,在各種不合法、不正當規則下進行改革,要依照反對改革勢力所設計的層層障礙、規則修憲,難道還要繼續錯亂下去嗎?

這些遭到政治短視者封殺的制定憲法主張,已經被時間證明是真正且唯一的解決台灣問題之道,為何不能再次以人民抵抗權、制憲權制憲,反而要依照反對改革勢力所設計的層層障礙、規則修憲?

突破現狀才能開創新局,唯有建立新憲法體制,才能維繫台灣的自由民主,否則任何原本追求進步改革的力量,即使選舉勝利掌握政權,都是暫時、虛幻的假象。

結合制憲建國運動的力量,不要再誤認中華民國是國家,迷失在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下自我拘束的去修憲,更不能把此重擔丟給下一代。

因此,如何直接向台灣人民宣揚憲法理念,使全民廣泛參與制憲運動,才是當前建立憲法新秩序的重大課題。

沒有中華民國憲法,台灣才能民主化,根本不必理會早就被虛化的中華民國憲法,甚至要主張違反這部憲法(這什麼憲法?)也無不當。

如此,立即可廢監察院、考試院、蒙藏委員會,並落實總統制。此時此刻舊勢力還假借中華民國憲法規定,企圖阻撓台灣民主化,可見這部憲法之惡質性。

其次,建國制憲與制憲建國有何差異。一般國家都是先建國後制憲,原因是建國之初無法周全規劃憲法架構,所以都經過一段時期以後再制憲。

反之,台灣卻有以制憲形成建國的空間,原因是台灣實際上已經有符合民主國家的條件,領土、人民、有效統治的的政府。

若是將沒有正當性、合法性的中華民國憲法,虛化並排除其適用,成為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實行類似英國的不文憲法,時機成熟即以制憲宣誓獨立建國。

2、廢棄「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

目前外交政策仍然是以維持「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為最高指導原則,每年外交部的龐大預算,仍繼續的用在,要求各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代表中國合法政府的「政府承認」。

實際上就是要求邦交國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府是代表全中國的合法政府」、「台灣總統是十幾億中國人的國家元首」等矛盾的外交政策。

同時,也完全不存在任何可能形成台灣成為獨立國家,甚至主張中華民國是不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等的外交行動。

這種維持二十幾國邦交國的「政府承認」,推動以觀察員加入國際組織,支持民間參與NGO,推展國民對外活動等外交部的例行工作,完全無助於確立國家地位或突破外交困境。

由此可知,政府及各政黨對內一再向人民宣稱自己是國家,中華民國或台灣是主權國家,但是外交預算卻用來維持漢賊不兩立的「一個中國」政策,基本上是相互矛盾浪費人民納稅錢的外交政策,當然應予廢棄。

外交部必須明確的要求各國,特別是針對二十幾個邦交國,要求承認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或中國)是不同國家,要求對台灣作國際法上的「國家承認」。

3、確立台灣申請加入聯合國是參與國際組織的核心策略

中國可以向國際社會主張台灣是中國的叛亂一省,要求各國不可以介入中國內政,封鎖台灣以國家身分加入國際組織等,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前提下,讓北京得以依據國際法法理,進行合法主張,絕非世界各國「畏懼」中國或者因為中國是強國等原因。

所以,如果台灣主張是獨立國家,要求加入國際組織的立場堅定、論理正確,則中國的阻擾將事倍功半,若再配合中國本身的矛盾及內部動亂,則中國的阻擾或引發兩岸衝突的可能性將大為降低。

過去在70年代文化大革命時期、89年天安門事件時期、97香港回歸前後時期、2008年北京奧運時期,都是有利於台灣的時機,但是台灣都未曾事先把握採取行動。

未來中國也可能發生諸如經濟發展上的困境、內部民主化運動、奪權鬥爭政局動亂等各種問題,這些時期都是台灣可以採取行動的機會。

台灣如果要成為國家,取得各國承認,以新國家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是最柔性可行之策略。

例如,過去歐洲有三個小國家,分別是列支登斯敦(Liechtenstein)人口約3萬人,聖馬利諾(San Marino)人口約2萬5千人,摩納哥(Monaco)人口約3萬人。

她們在歐洲各國籌組歐盟過程時,不被當作國家看待,無法參與歐盟的運作,於是體認到只有參與國際組織,才能維護國家利益並發揮影響力之後,分別於1990年、1992年與1993年申請加入聯合國,之後包括歐盟與其它歐陸國家就不能再認為他們不是國家。

1999年南太平洋的小國,人口只有1萬多人的諾魯,以及人口只有8萬人的吉里巴斯,也申請加入聯合國,並於同年9月正式成為聯合國的會員國。

由此可知,加入聯合國是一個新國家取得各國承認最有效、最直接的方式。甚至在表明加入聯合國的時刻,一般而言各國就會以國家地位與之往來。

所以一個國家要獲得國際社會的承認,最好的方法就是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要成為國家的第一個階段,就是要明確地宣布從中國分離獨立。

第二個階段,就是以國家的身分,向聯合國提出加入聯合國申請書,入會案能不能通過是另一回事,單是向聯合國提出新國家加入的申請,就足以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國家了。

過去台灣要加入聯合國,已推動數十年,外交部所採用的手段及目的都是錯誤的,不但於事無補,反而對台灣的國際地位造成困擾。

例如,要求邦交國在總務會提案,與過去爭論代表權類似,要求成為觀察員,等於自行否認國家身分。

事實上,依聯合國憲章規定,新國家要加入聯合國必須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加入的「申請書」,經由安理會審查通過之後,交由大會表決通過。

所以,當台灣外交部以新國家身分,向聯合國秘書長提出「申請加入」的時點,就是台灣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的一種有效方式。

即使中國在安理會審查階段否決,只要台灣繼續堅持是獨立國家,外交部繼續表明將再度「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意志,台灣就「已經」是一個宣布獨立的國家。

當然,台灣對外也應向友好國家及邦交國,提出給予「國家承認」的要求,放棄要求「承認是代表中國合法政府」的政府承認,如此才能符合台灣是獨立國家的要件。

4、爭取各國及國際社會支持之策略

中國常以「干涉內政」的理由,警告國際社會不能支持台灣獨立運動。但是一個國家的行為,是否涉及干涉他國的內政,首先要看追求獨立是否屬當地人民主動的行為,如果是就不構成干涉內政。

例如,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獨立運動,假設法國與加拿大之間的關係不睦,假設魁北克省的人一向樂意作為加拿大聯邦的一省,而法國政府為了要使加拿大政府無法順利統治國家內部,故意運用某些資源,主動煽動魁北克人獨立,並提供金錢、武器等各方面的援助,使魁北克人從事分離獨立運動,在這樣的狀況下,加拿大及其他國家就可以指責法國干涉加拿大的內政。

但是今天的事實是,居住在加拿大的法裔魁北克人,本身的意願就是要從加拿大分離獨立,自己主動自主地推動獨立運動,進行自決投票。

如果法國表示聲援魁北克獨立運動,主張應該尊重魁北克人的意願,那麼加拿大也不能指責法國干涉內政,因為魁北克獨立運動是魁北克人所自動自發進行的,並非受到法國的煽動,法國只是表明應該尊重魁北克人的意願,所以這不是干涉內政。

所有人民都有自決的權利,這在「聯合國憲章」、「賦予殖民地及人民獨立宣言」、「友好關係原則宣言」中均清楚揭示此一「人民自決原則」。

所以,是否構成干涉他國內政的關鍵,在於該地區人民的意志。例如過去香港並沒有從中國分離獨立的意願,如果英、美等國主動提供各項支援煽動香港獨立,才有可能構成干涉他國內政的狀況。

因此,要認定一國支持獨立運動的行為,是否干涉他國的內政,首先要看該行為是否是當地人民主動的行為,如果是就不構成干涉內政。其次就是要看該行為是否涉及人民自決,如果是就不構成干涉內政。

當然,還有其他並不構成干涉內政的行為,譬如某國違反國際法上所禁止的集團虐殺、人權侵害等強行法規,此時世界各國所作出的制裁,便不構成干涉內政,北約空襲南斯拉夫,各國出兵科威特均屬此例。

所以,若台灣人自己沒有主動展現要從中國分離獨立的建國意志,那麼各國支持台灣獨立,就會涉及干涉中國內政。

如果台灣人民站起來,主動、積極的從事獨立建國運動,則世界各國的支持就不是干涉中國內政。

台灣只要一貫堅持宣布是獨立國家,事實上要取得國際社會支持並不困難,各種策略方法都會有事半功倍之效果。試想,目前甚至野生動物、森林環境都予以保護重視的國際社會,怎麼可能縱容中國武力犯台,任意殘殺台灣人民。

結語

由以上論述可知,台灣要成為國家、要推動建國運動,最重要的,是讓人民了解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體制,維持現狀就是讓中國有正當性來併吞台灣,台灣人的建國意志自然就會展現出來。

何況台灣地區並沒有人民解放軍,台灣人要表達建國意志很簡單,只要勇敢地對國際社會說出來就可以。

建國有愈多人支持當然愈有力量,事實上台灣沒有人不願意建國,國民黨、親民黨、民進黨都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家,台灣已經是獨立國家,可見台灣人要有一個國家的意願是佔極大多數,只是沒有認清楚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體制的事實而已。

由此可知,我們建國理念的宣揚做得還不夠,這才是重點。一般而言,台灣人只要有堅定的建國意志,建國就可以成功。

因為台灣早已擁有土地、人民、政府、軍隊,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最強的獨立運動。

當年印尼只憑幾百支步槍就脫離荷蘭獨立建國,如果像今天台灣這樣的條件都無法建國,那麼過去與現在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建國運動根本不可能成功。

台灣要加入聯合國自己也應該先有詳細的準備與規劃,才能步步向目標前進。只要台灣準備好了,事實上也是隨時有機可趁的。

例如,2011年9月巴勒斯坦申請加入聯合國爭議時,美國及以支持色列的勢力,為了平衡中國批判美國企圖使用否決權的聲音,就拿台灣加入聯合國對比。

他們認為台灣有自己的領土、繁榮的經濟,而且是個充滿活力的民主社會,比起巴勒斯坦更有資格加入聯合國。

此時台灣若是準備好了,就能夠發揮影響力爭取國際支持,凸顯出中國使用否決權阻止台灣加入的矛盾,這就是台灣加入聯合國的機會。

如何運用更多的人力與資源來說明、分析台灣目前的困境及危機,促使台灣人民思考台灣及子孫未來前途,共同形成堅決的建國意志,做出宣布獨立、建國的明確決定,是有志於建國之士必須承擔的責任與使命。

預告第7週:民族、族群、人種與國民之區別與意義何在?

Nation、Nationalism的中文與漢字翻譯,如何選擇比較能正確表達其概念?

什麼是「中華民族」、「中國國民」?

請同學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