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8/必須終結「中華民國憲法」體制 – 台灣憲法學會

台灣如何成為國家之8/必須終結「中華民國憲法」體制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圖/THK

現代立憲主義之下,國家的成立與存在目的,是為了保障國民的基本人權;憲法規範國家權力的組織與運作,必須以國民主權、權力分立為基礎,保障基本人權為目的。

憲法與人民是不可分割的,所謂「憲法制定權力」即屬於組成這個國家的所有人民。擁有這個國家「憲法制定權力」的人民,才具備對這部憲法進行修憲或廢棄的權力。

依據憲法學理,中華民國憲法是1946年由包括中國人民與現今已成為蒙古人民共和國人民在內的「憲法制定權力」所制定。

擁有這部「憲法制定權力」的中國人民與蒙古人民,當然也有權廢除這部憲法,實際上也早已宣布廢除。

因為1949年中國人民建立新政府,並於1954年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之後,依憲法學理,中華民國憲法即自動被廢棄。

雖然國民黨政權勉強解釋為,這是中國人民受北京政權壓制與欺騙,而非法進行的制憲,這是短暫現象,所以用「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凍結憲法,中華民國憲法仍應好好保存,以備將來反攻大陸之後再帶回中國實施。

中國人民60多年來,已一再的行使「憲法制定權力」,制定過4次新憲法(現行憲法也進行過多次修憲),北京政權穩定有效統治中國,並被國際社會普遍承認,成為代表中國的唯一合法政府。

在此清況下,即使台灣再怎麼完整保存中華民國憲法,事實上不可能使這部憲法死而復生,也無法否認其被廢棄的事實。

2015年11月7日在新加坡舉行的「馬習會」,習近平向馬英九指出,依「台灣現行規定」是一個中國原則。馬英九回應,你說的「台灣現行規定」 就是「中華民國憲法」。

總統馬英九在國際場合上,也認定中華民國憲法已不是憲法,只是「台灣現行規定」。

任何一部憲法都必須有生命力,唯有與賦予其生命力的「憲法制定權力(中國人民)」同時並存的憲法,才具實質意義,也才是活著的憲法。

這是一個有生命的意思主體,不斷對憲法加以解釋、形成判例而注入生命力,使憲法有適用與運作的空間,同時有所成長且維持效力,這才能證明憲法的實際存在。

台灣如果繼續實施中華民國憲法,依據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修憲或憲改,就是維持一個中國憲法體制,不只是矛盾錯誤捨本逐末,更是容許舊勢力可以假借中華民國憲法規定阻礙轉型正義,使台灣永遠不會成為國家,台灣也永遠不會有憲法。

無可奈何的是,維持中華民國憲法體制,竟然是二千多萬台灣人自己的選擇,選擇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的現狀,這就是為了選票號召主流多數維持現狀的惡果。

因此,台灣如果再不強調自己是主權國家,追求獨立自主,反而繼續實施中華民國憲法,繼續使用中華民國國名,或是企圖形成中華民國「第二共和」,就無法明確界定主權成為國家。

roc由此可知,台灣要成為國家,最基本的前提要件是,必須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確定主權範圍僅及於台灣,絕對不包括中國與蒙古兩個主權國。

其次,必須釐清台灣不能再代表中國,因此不可再使用中華民國或與中國有關的國號,當然也不能偽裝繼續施行中華民國憲法體制。如此,台灣人民才能以憲法制定權力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

如果,一方面反對「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另一方面又維持現狀的「一個中國」體制,不只是自我矛盾 ,自欺但無法欺國際社會。

同時,自然而然的,台灣民眾、立委民代及政府官員,也將有樣學樣,到中國時不拿「中華民國」外交部所核發的護照,而是拿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所核發的台胞證。

如此,既然連台灣人自己都認為台灣不是國家,那麼台灣就只能淪為「一個中國」之下,叛亂地區的命運了。

因為,不論是從國際法,或者是從歷史上來看,如果一個政權或政府,並不是一個國家的合法政府,那麼它必然是一個地方政府、叛亂團體或者非法政府的地位。

台灣自稱「中華民國」的現狀,在國際社會是被認定為非法、不正當、冒名行騙,所以,必然阻礙台灣成為國家。

預告第7週:民族、族群、人種與國民之區別與意義何在?

Nation、Nationalism的中文與漢字翻譯,如何選擇比較能正確表達其概念?

什麼是「中華民族」、「中國國民」?

請同學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