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週/國民國家與國家認同 – 台灣憲法學會

第8週/國民國家與國家認同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國民國家(nation state),是現代人類社會中,最重要的構成單位。所謂國際關係,主要即此一基本單位的相互作用關係。

90年代以來,台灣自由化、民主化的進展,以及中國打壓與併吞野心之下,台灣意識逐年增高,但是由於所謂「中華民族」概念的錯誤認知,導致對族群、民族、國族、國民等的概念,極其混亂。

「國民國家」的意義與形成型態

國民國家,是由「國民」與「國家」這兩個個別的概念,加上「主權」的因素結合而成。現代國際社會的主要特質,就是「國民主權國家」並立而相互競爭的狀態。

當前國際社會雖有歐盟的統合趨勢,但世界各地亦持續有不同之分離獨立運動在進行,這樣的態勢更顯現出,國際關係中的主體,目前仍是主權國家。

國家主權如果未能確立,不但無法在國際社會中,與其他國家競爭,甚至連自身生存亦無法維持。換言之,國民國家是各種國家的組織型態中,最能維持主權獨立的型態。

更重要的是,唯有國家內部的國民統合為一體,形成強而有力的國民命運共同體,才足以對抗任何外來勢力。

現今,任何地域若未能確立國家主權,必然受到其他主權國家介入,而成為從屬、依賴的地位。

同時,目前的人類社會,仍然無法架構出比國民國家,更能維持主權獨立的政治組織。因此,只要是國家,無不努力在其領域內形成國民的命運共同體。

過去一些經由殖民地運動,而獲獨立的新興國家,即付出多重心血代價,努力要在自己的支配領域內,創造出國民共同體。

現代國家若無法在其領域內,形成國民命運共同體,那麼不僅對外無法獨立自主,內部也可能因分離獨立運動而分裂瓦解。

國民的形成因素,有感情、意識、意志等主觀因素;也有語言、文化、居住地域、經濟、歷史經驗等客觀因素。一旦這些主客觀因素成熟,且表現出同一的國民意願時,「國民國家」即自然形成。

國民國家的形成,可說是因為同一生活圈、文化圈、溝通圈下的人民,表現出接受特定集團(國家)之特有規範與統制的決意,且對此一集團,存有歸屬感及忠誠心,使得內部能逐漸統合為同一集團。

如此經由長時期孕育,而形成的國民國家,一般稱之為「由下而上,自然形成的國民國家」。

此一型態的國民國家,因國民已先於國家形成或同時形成,相較之下,其內部的統合與民主化,必然穩定發展。以英、法、德、西班牙、葡萄牙、奧地利、義大利等西歐為主的近代「國民國家」,即屬此一型態。

二次大戰後,自殖民統治體制獨立的新興國家,通常其領域內部的各種住民集團或族群,未能在國家形成前,凝聚其感情、意識、意志等主觀因素,亦未能在語言、文化、經濟等客觀因素上相融合。

如此獨立的新興國家,與上述「nation→state」不同,而是屬於獨立建國之後,再進而創造出國民的「state→nation」。此一型態國家,為維護其主權的獨立及內部的統合,必然致力於國民的創設(nation-building)。

此新興獨立的國家領導及核心階層,必然設法使國民在文化、語言、生活等,各方面都有一體感,以強化國民對國家的情感與忠誠心,進一步形成命運共同體的國民(nation),共同維護國家權力的統一性與正當性,因而一般稱之為「由上而下努力形成的國民國家」。

「國民國家」與中國

自稱是大國、強國的中國,與「國民國家」的關連性如何?如果,由歷代王朝觀之,中國統治者都是以「族群」為中心,所形成的統治集團。

元、明、清,即分別由蒙古族群、漢族族群與滿清族群所統治,形成異族群所建立的帝國,完全沒有建設形成現代國民的空間或意圖。

孫文發動革命推翻大清帝國之後,成立共和體制的同時,也提出五大族群形成國民(五族共和)的主張,致力於建設現代「國民國家」。

然而,因為名稱上誤用「中華民族」,使民族與現代國民的概念脫節,導致「族群」、「民族」、「國族」、「國民」等的中文概念,至今未能釐清。

中華民國憲法第五條規定,中華民國境內各民族一律平等。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也明訂,中國境內有56個民族。所以,依據中國憲法條文中的「民族」二字意義,應與族群同義。

但是,所謂中華民族的「民族」,卻應是指中國「國民」。中文若要使用中國「民族主義」,就是指結合中國所有民族而成的「國民(或國族)的民族主義」。否則,就無法解釋國家內部的民族主義,與國家內部各民族之間持續存在的矛盾、抗爭。

同遭中國迫害而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的熱比婭(左)與圖博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右)。

圖說:同遭中國迫害而流亡海外的維吾爾族的熱比婭(左)與圖博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右)。

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成立之後,強調以社會主義對抗帝國主義、資本主義,並以成立少數族群自治區方式,強調賦予各族群自治、自主,以化解中國內部族群矛盾。

然而,經過60多年的發展,中國內部族群仍然無法形成國民,國民的創設與形成,仍在摸索之中。例如,東土耳其(新疆)維吾爾族、圖博(西藏)藏族、各地區的回族、壯族,仍經常發生對抗漢族的衝突。

因此,目前在中國,國民的創設與形成,一直存在著尚待解決的棘手問題。中國內部族群矛盾與國民創設的障礙,主要來自以下因素。

1、地理上因素:漢族以外的少數族群,都分佈於不同地域及邊垂地帶,北京政府雖然有計畫的移住漢族,然而,自治區內的少數族群,至今仍在當地佔有相當比例。

2、政治、經濟分配不公平因素:人口佔94的漢族群,幾乎掌握中國的政經優勢地位,形成對少數族群的強勢壓迫。

3、語言、宗教、文化差異的因素:北京政權企圖融和族群,形成命運共同體的國民意識,過去曾以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等全國性運動,暫時得以化解各族群的對立,但是卻無法形成強而有力的國民命運共同體。

尤其是改革開放之後,因為開發、經濟資源分配不均,所造成的貧富差距、矛盾,甚至擴大到族群以外的一般民眾之中,形成嚴重的社會階級對立,阻礙「國民命運共同體」的形成。

由上可知,雖然中國對外企圖建立強國姿態,但是內部的國民命運共同體卻極為脆弱,族群、階級仍然在矛盾對抗中,並未完成國民建設。

特別是「主權歸屬國民」、「人權保障」等部分的進展緩慢,使中國成為現代國民國家的目標,仍然遙不可及。因此中國屬於發展中、尚未成熟的「國民國家」型態。

「國民國家」與台灣

台灣與「國民國家」的關連性如何?台灣如何形成命運共同體的國民國家?主要分析如下:

多年來,國民黨政權統治下的台灣,若能致力於內部「國民」的創設,毫無疑問的,今日台灣的國家地位,將更明確且穩固。

然而,國民黨政權卻反其道而行,不僅不在內部「由上而下」推動各族群、階級命運共同體國民的形成,反而強制推動形成「中華民族」(等於是中國國民)意識型態,使得台灣人在國家認同上極為混亂。

現代中國與多數20世紀新興國家一樣,都是先有國家之後,再面臨國民創設的問題。所以,提出「中華民族」的概念,其實就是「中國國民」的概念。

因此,自中華民國政府成立,乃至取而代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發展到現在,中國的「國民創設」仍持續努力進行中。

目前,國際社會早已普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中國「唯一合法」政府。在此情況下,中華民族的定義,等同於「中國國民」,中華民族的構成員,就是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此一國民國家統治的「國民」。

長久以來,國民黨政權不停灌輸台灣人「中華民族意識」,毫無疑問地,就是否定以台灣自身為主體,獨立自主成為「國民國家」;更甚者,根本就是協助中華人民共和國,促進形成忠誠於中國的「國民統合」。

再者,「中華民族」一詞的概念,若是超越「國民」,而且是與國家、主權無關的「民族主義」(nationalism),那麼國民黨政權推動認同中華民族的作法,與推動落伍的血緣、祖先、人種認同的血統主義並無二致,也無助於台灣「國民國家」的創設。

更何況,事實上,台灣內部有許多不同的人種(特別是原住民)存在。換言之,國民黨政權不但無視早已喪失代表「中國」合法政府的事實,仍堅持以「中國」自居,甚至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唱和,繼續推動「中華民族」與中國的「國民統合」。

如此一來,當然造成台灣人對國家認同的危機,完全迷失忠誠心歸屬的對象何在。更嚴重的是,國民黨政權對於台灣內部,由下而上形成「台灣國民」的努力,反而濫用公權力進行打壓及分化。在此情況下,當然難以形成台灣追求主權獨立的「國民國家」。

600_106

當前,面對國際地位孤立的窘境,以及中華人民共國併吞台灣的壓力,台灣應以創設「國民國家」為前提,統合閩、客、原住民、「外省」等族群,建立能與中華民族(中國國民)區別、不受迷惑的「台灣國民」。

唯有如此,才能孕育並確保台灣人建立忠誠心的效果,以及命運共同體的情感聯繫,使「台灣國民」之上,無法存在其他任何企圖統合的群體集團(所謂中華民族、中國國民)。

綜合以上,就台灣、中國,目前所面臨的主權、國家認同、國民(nation)等概念及其相互關係,加以分析的結果,可明確指出,台灣應該建立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然而,長久以來由於國民黨政權誤導的中華民族、一個中國,使得我們居住的台灣,不斷被國際社會懷疑、誤解,甚至不支持台灣成為國家。

如此一來,使得台灣人民無時無刻要生活在恐懼與不安之中,對前途完全失去信心,對下一代的未來希望也無法承擔責任。

近來,國民黨政權變本加厲,甚至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隔海交流唱和,提出「一個中國」的主張,鼓舞其併吞台灣的企圖心,造成過去台灣僅處於被國際社會孤立的情況,更進一步發展成面臨生存危機的被併吞險境。

因此,特於此就公法學理及現代國民國家理念,提出有關台灣前途之基本思考方向,希望能喚醒台灣人民對自己國家認同之決心,並努力維護台灣的生存。

90年代以前,台灣在國家定位與建立國家方面,是國民黨政權實施戒嚴體制,號稱「法統」政府對抗「匪偽」政權,當然排除台灣脫離中國,建立國家的可能性。

90年代以後,國民黨的「第一位台灣人總統」,繼續維持中華民國的「舊中國」政府體制,忽然對內自稱中華民國在台灣已經成為獨立國家。但是,對外仍然不敢主張與中國是不同國家,從來未宣布獨立,也未要求國際法上國家承認。

90年代的國民黨政權,揚棄蔣經國的「三不政策」,開始啟動兩岸的接觸與交流,台灣人去中國自願成為中國國民,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申請中國台灣地區同胞證(台胞證事實上就是中國國民身分證),進一步融入中國國民體系,當然更進一步阻礙台灣國民形成的空間。

目前的民進黨政權,如果再繼續維持中華民國的中國舊政府、舊憲法體制,毫無意願建立新國家,繼續的「維持現狀」,必然導致台灣「國民」或「國家」的創設與形成,雙雙陷於困境。

預告第9週:國民主權的正確意義

現代民主國家,可以區分統治者與被統治者嗎?親民黨是不是以統治者自居來親近人民?

為何媒體必須成為國民的公共財,才是國民主權國家?

請同學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

想跟本文作者互動嗎?歡迎點擊按讚台灣憲法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