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週/人權與國家!從對抗壓迫到權利義務關係 – 台灣憲法學會

第11週/人權與國家!從對抗壓迫到權利義務關係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問題:現代立憲主義之下,總統府設置「人權委員會」推動人權保障的荒謬性何在?

說明:保障基本人權,是現代國家成立與存在的最大意義,憲法規範國家組織體制與權力運作,必須落實國民主權與權力分立與制衡,目的就是為了保障「基本人權」。

兩百多年前,法國大革命後的人權宣言就指出,「一個國家即使有憲法體制,但如果不能實施權力分立,無法確保人權,就是一個沒有憲法的國家」。

如果,台灣的「人權」,必須靠總統府特別成立「人權委員會」來推動保障人權,只有兩個可能,一是台灣並不是憲法國家,二是台灣的政府與人民,不知道現代立憲主義之下,國家的意義、功能與義務。

因為根據現代立憲主義,國家各級政府與所有公務人員、軍警文武百官,每天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保障所有國民的基本人權。國民納稅組成政府,支付公務員薪水,就是要求公務員全力維護我們的人權。

學術界研究憲法,就是研究人權,學術領域並沒有人權學,憲法學就是在探討人權的內容,以及如何保障人權的權力分立體制、政治運作等相關事項。憲法學者就是研究人權的學者,憲法課程就是人權的課程。

人權(human rights)的意義,一般是指「人之所以為人,當然擁有之權利」、「人出生之後,即擁有不可讓予、不受侵犯之權利」。

但是,在各種狀況之下,每個人對人權內容,都會有不同的主張或見解。因此,各種各樣的人會認為,他應享有這些權利及那些權利,這就使「人權」這一名詞的定義,被廣泛的一般化使用。

然而,人權除了是人出生之後必然擁有的權利之外,也必須涵蓋人要維持人性尊嚴,國家政府所應保障的基本權利。

憲法學所提及的人權,是指「基本人權」(fundamental human rights),是憲法、實定法所明文規定,並以國家權力具體保障的人權。

亦即,各種被項目化的人權,都是人類社會在各種不同時期,歷經抗爭而逐步納入憲法保障,例如,「憲法母國」的英國,最早發展確定財產權、言論自由、人身自由等。

簡言之,某些特定的人權,在尚未能納入憲法基本人權體系,成為憲法上的人權之前,儘管仍可以主張或爭取,使其成為基本人權,但在爭取尚未成功之前,「現實上」,就不可能成為國家權力具體保障的對象。

例如,生命權、環境權等,各種被人權組織團體爭取保障的「人權」,在很多國家尚未列入憲法保障之前,就無法成為該國「具體保障」的基本人權。

漢字翻譯是以美國的人權用語,故被直譯為「基本」人權。同樣的人權與憲法用語,在法國是使用「實定的公法上權利」;在英國是使用「市民(公民)的權利」;在德國是使用「實定法上的基本權利」。

如此看來,法國、英國、德國等的用法或翻譯,或許更能表現出,人權是有國家具體保障效果的基本人權。

一般在憲法學研究或使用上,「基本人權」與「人權」,常是相同的意義,除非在特定或必要的情況下,否則一般提到「人權」就是指基本人權,不必刻意加上「基本」一詞。

此外,若論及人權與國家體制有關者,人權的意義,也會涵蓋個人在國家體系中的政治地位與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人權若只由正面宣示其意義,難免會造成其理念的抽象化。因此,以下試由其他幾個不同的角度,來思考人權的本質。

首先,由人權實際發展的歷史來觀察,即可理解人權在本質上,是「人在被壓迫之下,為了追求獲得解放的過程」。

因為人類歷史社會存在著各式各樣的「壓迫狀態」,人權就是為了解決此一實際具體的壓迫現象,被壓迫者起來對抗,要求權利保障而形成。

例如,在過去專制統治的政治壓迫過程中,人即是由「臣民」解放為「自由人」;再經由參政權的取得,而成為「主權者」。

又例如,被壓迫者為了突破宗教的思想壓迫,資本家的經濟壓迫等等,都是一種解放與解脫的抗爭過程。

因此,人權除了是人之所以為人,所不可缺的「權利」之外,更必須理解到,人權是人在受到現實環境的壓迫狀態之下,所逐漸形成的「具體對抗」本質。所以壓迫與對抗,是理解人權的重要觀念。

換言之,人權是因為人類社會在實際上,必然存在壓迫者與被壓迫者的具體狀態,進而更須要加以保障。

倘若,人所生存的社會、國家中,不存在這種壓迫的狀態,「我愛人人、人人愛我」,每一個人都會為他人著想,那麼所謂人權保障,也就沒有發展的空間與存在的必要性。所以說,人權在本質上是來自人性也有醜陋的一面所致。

因此,人權在本質上,絕非只是一種抽象的宣示或理念,而是必須同時包括解決壓迫者與被壓迫者之間,種種實際的問題,進而架構出具備具體保障功能的體系。

這也是在探討人權的概念時,除申論人權的理念之外,更必須同時具體論及人權所要對抗的對象為何?可以主張人權的權利主體何在?以及如何實際保障人權等具體制度與法律。

人權唯有在對抗對象、享有主體、如何由國家權力介入具體保障,並產生實際效果等,都明確界定清楚,進而形成體制運作的情況下,才具有實際意義。

其次,傳統的人權概念,將人權定位在「對抗國家權力」的國民自由權利,或是與國家權力互動之國民權利的層次(參政權)。

不可否認的,近代人權發展初期,對個人權利形成壓迫的,主要都是來自國家權力。國家權力在少數人的把持下,干涉或介入每個人的私生活領域,壓制個人的自由活動。

人權與國家!從對抗壓迫到權利義務關係

人權與國家!從對抗壓迫到權利義務關係

因此,人權發展初期,主要內容都是針對「如何防止國家權力」干涉及介入個人生活的自由權部分,並限制國家權力的濫用。

然而,現代人權體系下,若僅將人權界定在「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未免過於狹窄。因為可能對個人的尊嚴、價值、理想及權益造成侵害的,事實上並不只限定在國家權力,在人與人共同生活的社會中,亦存在著各種支配、壓迫他人的「社會力」。

特別是資本主義出現後,人類社會更形成各種足以與國家權力匹敵的龐大社會組織,而使個人的人權飽受威脅。

以致人權的「侵害現象」,可能存在於社會巨大的組織體(公司、民間組織)對其構成員或一般民眾之間;也可能存在於人與人之間;甚至存在於家庭、父母與子女之間。

亦即,現代人權的另一個特質是,必須認識到對人的尊嚴及相關權益,會造成壓迫的,不只是國家權力,還包括社會力(特別是經濟層面的權力、社會上強者等各種勢力),都應該是人權所要對抗的對象,因此,人權應該介入處理國家、社會中的各種壓迫關係。

由此可知,人權因對抗的權力產生多元化發展之下,進而使人權的項目與內容,也必須有相對應的調整與擴充。

基於人權具有對抗壓迫狀態的本質,人權可以定義如下:「現階段,人為了對抗來自國家及社會的各種壓迫,且為維護人性尊嚴與人格獨立存在,而應擁有的、並要求國家政府必須全力保障的基本權利」。

此外,有關人權的分類,有以下幾點值得進一步思考:

首先,人權原來就具有複合性的本質,因而各種的分類,都難以完整且清楚顯示個別人權所涵蓋的內容。

例如,由「表現自由」所引申出來的「知的權利」,在本質上就涵蓋著自由自在、不受干擾接收資訊情報的「消極權利」本質(要求國家對此必須消極的權利,禁止國家不當介入干涉的作為)。

但是,在國家的資訊情報統制龐大化之後,必然也要涵蓋國民擁有要求國家公開資訊情報的「積極權利」本質(要求國家必須積極作為的權利,禁止國家對此消極不作為)。

同時基於國民在行使參政權時,必須具備提供正確判斷的資訊與能力,因此「知的權利」亦可歸類於「確保權利之人權」這一部分。

此外,在體認到現代社會傳播媒體逐漸巨大化,隨之而來,對個人「知的來源」造成壟斷之下,致使「知的權利」也應具有要求媒體公共化、接近(access)媒體權等「請求權」的本質。

由此可知,絕不可因人權分類,而落入狹義理解人權的陷阱,進而侷限人權的範疇,以致忽略人權自始具有多元化的保障內涵。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為何必須界限公務員與企業法人的人權,才能確保行政中立、媒體自由,並杜絕政商勾結?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