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憲學會1218座談: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 – 台灣憲法學會

台憲學會1218座談: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


文/許慶雄 (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圖/THK

立法院開會修改法律,中國國民黨的立法委員都會要求正當性、合法性, 一部中華民國憲法沒有正當性、合法性,他們卻毫不在意。

一、沒有正當性、合法性的中華民國憲法

依據憲法學理,中華民國憲法是1946年由包括中國大陸人民與蒙古人民在內的「憲法制定權力」所制定。憲法與人民是不可分割的,這些人民有權制憲,當然有權廢除這部憲法,實際上也早已宣布廢除。

依據聯合國憲章第23條,「中華民國」仍為中國的國號,北京政權在聯合國是代表中華民國出席,目前依憲章及法理,中國就是使用「中華民國」這個國號。

「中華民國」稱號,對北京政權並非禁忌,因為北京政權在聯合國,就是堂堂正正代表中華民國、使用中華民國名稱。

「馬習會」中,習近平向馬英九說,依「台灣現行規定」是一個中國原則。馬英九回應,你說的「台灣現行規定」 就是「中華民國憲法」。

台灣人選出的總統馬英九,在國際上也認定「中華民國憲法」不是憲法,只是台灣現行規定。

台灣如果繼續實施「中華民國憲法」,依據「中華民國憲法」進行修憲或憲改,就是維持一個中國憲法體制,不只是矛盾錯誤捨本逐末,更是容許舊勢力可以假借「中華民國憲法」規定阻礙轉型正義,也使台灣永遠不會成為國家,台灣也永遠不會有自己的憲法。

台灣人民如果強調自己是主權國家,追求獨立自主,必須釐清的是,台灣不能再代表中國,因此不可使用「中華民國」或與中國有關的國名。

當然也不能偽裝繼續施行「中華民國憲法」體制,應該虛化「中華民國憲法」,不必理會其規範。如此,台灣人民才能行使「憲法制定權力」制定新憲法,建立新國家。

由以上論述可知,台灣在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之下,就是讓台灣維持在中國一部份之中的「一個中國」。

一方面反對「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另一方面又主張維持現狀的一個中國體制,這根本是自欺卻欺不了國際社會。

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危害台灣生存

「中華民國憲法」不只是沒有正當性、合法性,「中華民國憲法」也從未在台灣實施,戒嚴時期丟棄不用,民主化之後修改的體無完膚,成為骨架基礎都被廢棄的「中華民國憲法」。

甚至「中華民國憲法」已經危害台灣。對內,中國反動復辟勢力以虛假法統的「中華民國憲法」,號令台灣人守法服從其統治。中國國民黨甚至敢以違憲為由,阻擋人民追討黨產、追求轉型正義、司法改革、年金改革等運動。

國民黨掌權統治時,竊盜公產;強迫人民納稅給婦聯會、救國團;操控司法打壓人民、圖利吾輩時,憲法人權在那裡?

對外,國際社會也因為台灣擁抱「中華民國憲法」,而認定台灣不是國家。最近,當川普總統稱呼蔡英文是「台灣總統」時,那些認為中華民國是國家,遵守中華民國憲法的各界人士,難道要蔡英文自稱是中華民國總統?

事實上,人民行使「憲法制定權力」的制憲行動,並不需要「中華民國」立法院同意或提案,若是如此則非新國家的制憲。台灣人民站起來制憲,才能徹底廢除舊體制,開創改革進步的新局勢。

若陷入「中華民國憲法」的荒謬框架,重蹈覆轍的修憲或憲改,不僅矛盾錯誤、捨本逐末,更是縱容舊勢力得以假借憲法規定,架設重重障礙輕易阻撓憲改。

這將使台灣難以脫離中國魔掌,永遠不會有一部保障自由人權與民主法治的憲法,更無法成為國家。

90年代台灣制憲運動萌芽時期,雖然集結不少力量追求制憲建國目標。結果是以補破網式的修憲,讓中華民國憲法與體制得以正當化,引導下一代認同「中華民國」,誤以為捍衛「中華民國」這個非法體制,等於保衛台灣。

目前台灣若再進行修憲,將重蹈必須遵守「中華民國憲法」框架的覆轍,陷入各種不合法、不正當規則下進行修憲,甚至要依照反對改革勢力所設計的層層障礙、規則。

三、虛化「中華民國憲法」 完成制憲建國

值此國際情勢對台極為有利的時刻,台灣人民必須勇敢站出來,再次主張以「國民主權」完成制憲,拒絕依照反動復辟勢力藉口中華民國憲法的層層障礙、規則,進行所謂的修憲或憲改。

突破現狀才能開創新局,唯有建立新憲法體制,才能維繫台灣的自由民主,否則任何原本追求進步改革的力量,即使選舉勝利掌握政權,或是修改一些制度,都是暫時、虛幻的假象。

結合制憲建國運動的力量,不要再誤認「中華民國」是國家,不要再迷失於「中華民國憲法」體制下,自我拘束的修憲,更不要再把這個重擔與使命丟給下一代。

應該直接向台灣人民宣揚憲法理念,使全民理解「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才能民主化。

圖:THK/國際社會再怎麼支持台灣就是台灣,不是中華台北,也不是中華民國。但可悲的是,台灣政府自稱中華民國、中華台北.........

圖:THK/國際社會再怎麼支持台灣就是台灣,不是中華台北,也不是中華民國。但可悲的是,台灣人民選舉支持的政府,自稱中華民國、中華台北………

虛化「中華民國憲法」,不必理會其規範,甚至要主張反抗這部憲法(這根本不是憲法)並無不當。如此立即可以廢除監察院、考試院、蒙藏委員會,並落實總統制。

此時此刻,反動復辟勢力還企圖假借「中華民國憲法」規定,阻撓台灣的民主改革,更可見這部憲法之惡質性。

台灣虛化「中華民國憲法」,並不會影響台灣現有的人權保障與民主制度。一如「憲法母國」的英國,縱使沒有一部成典憲法,只要落實國民主權,實施權力分立,保障基本人權,就是一個符合立憲主義的民主國家。

最後,建國制憲與制憲建國有何差異?一般國家都是先建國後制憲,原因是建國之初,無法周全規劃憲法架構,所以都經過一段時期以後再制憲。

但是,台灣卻有以制憲形成建國的空間,原因是台灣實際上已經具備立憲主義國家的水準,近年來在人權保障與民主制度方面,都已經形成台灣獨特的「不成文憲法」。

簡言之,當前最重要的,就是將沒有正當性、合法性的中華民國憲法予以虛化,並排除其適用,成為「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實行類似英國的不成文憲法。

90年代以來,台灣民主化所進行的國會全面改選、廢省、總統直選、人權保障與民主制度等各方面,已經形成台灣獨特的不成文憲法。待時機成熟再以制定新憲法宣誓獨立,這就是制憲建國。

1218台灣憲法學會座談會,竭誠歡迎各界蒞臨,共同尋求台灣的生路!

時間:12月18日(週日)下午2:00-4:00

地點:台灣國際會館(北市南京東路2段125號4樓)

來賓:林昶佐(Freddy,時代力量立法委員)

主持:廖宜恩(台灣憲法學會秘書長)

引言:許慶雄(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黃居正(台灣憲法學會副秘書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