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週/憲法與私人間之人權侵害 – 台灣憲法學會

第16週/憲法與私人間之人權侵害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人權之效力,是指人權行使時之相互對象及其適用效果。過去的理論認為,憲法所保障的人權只適用在國民與國家之間的關係,即相互對象必須是個人對國家,並不能適用在個人與個人或個人在社會日常生活所產生的各種關係。

換言之,上班時間公司對言論自由的限制,或對女性的差別待遇,是以個人與公司為相互對象,只受工作契約之約束,並不能適用憲法上的人權保障。

又如,計程車司機基於政治主張或黨派不同而拒載乘客時,亦無法引用人權保障條款的侵害思想自由,做為權利保障之依據。

如此,則人權保障之效力僅適用在個人對國家之間的相互關係上(學理上稱為「一般效力」),對於私人之間或私人對法人之間並無效力(學理上稱為「第三者效力」)。

然而,人與人之間的社會關係中,侵害人權的現象日益嚴重。因此,有關人權保障應擴及私人之間的效力必須處理。

現代公法理,無論在學說或判例,都對私人之間的人權效力及其適用有所修正、強化,故目前以「第三者效力論」取代傳統的「人權不及於私人關係論」。

第三者效力:人權於私人關係之法效力

傳統的公法理論認為,憲法是從國家權力運作的過程中,來保障國民的人權不受國家權力之侵害,所以憲法應該是一種針對國家權力加以規範的法。

因此,憲法中所列舉的人權條款,其效力也應該是限定於針對國家權力,並不適用於私人關係之間。私人之間的種種關係,應該由各種私法來處理(例如民法、商法),憲法不應介入,以免侵害到「私」社會的自治原則。

然而,隨著社會的不斷演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因為地位的不同而產生對立(例如雇主與勞工),再加上企業、工會、政黨、傳播媒體等各種具備著強制力的法人團體出現,造成私社會的相互作用中,侵害人權的現象日益嚴重,實在不能再忽視。

例如,個人依自身意願受雇於某銀行,可能因契約的單身條款,而侵害當事人結婚、生育等基本人權。又如,個人也可能在無意願的情況下,被傳播媒體侵害其個人的隱私。

因此,有關人權保障的效力,是否應擴及私人之間,自然地成為必須詳加探討的問題。

第三者效力」一般也稱之為人權的「私人間效力」。這個有關憲法人權保障的重要觀念,主要是戰後才逐漸成為議論的焦點。

國家是為保障人權而存在!人民有權力制定新憲法,要求一個落實自由民主人權的政府

第三者效力:源自社會發展之現實需要

其形成之主要原因,並非基於學理上的探究,而是源自於現實社會上的人權侵害現象日益嚴重。

依據先進民主國家統計,一般私人或法人侵害人權的現象,較之國家權力或公務員在質與量上都更為嚴重。

這樣的社會發展,使人權保障如果仍限定在防範國家權力侵害,似乎與現實脫節。因此有關第三者效力的理論、適用方式、判斷基準等問題,50年代以後,遂成為憲法學界不得不加以研究的範疇。

同時,所謂生存權、環境權、學習權、工作權、勞工基本權等社會基本權的形成,要有效獲得保障,除了必須國家權力積極運作之外,更必須介入私人間關係。

由此可知,新人權之形成與人權效力擴及私人間,有著密不可分的互動關係。除了社會權之外,目前發展中的隱私權、人格權、自我資訊管理權等,都與處理私人間的人權侵害有直接關連。

第三者效力:歐美憲政發展沿革

如果由人權發展的歷史觀之,第三者效力並非突然出現取而代之,反而是有其持續發展而來的一貫性。

1789年法國人權宣言第4條即規定「自由是以不損害他人為前提,得以做任何事項之權利。同時個人自然權之行使,除為確保社會其他構成成員享有同樣權利外,不得界限之。此一界限必須以法律規定之」。

這項條文的主旨就是,人權亦必須有效的適用於各社會構成員相互之間,規範私人間關係。只是在當時僅顯示出一種宣示效果,與防禦國家權力相較之下,並未被廣泛重視。

早期美國各州的人權宣言中,有關宗教信仰的權利,也特別指出,任何人必須尊重他人的信仰自由,不可侵害他人此一權利。

1865年美國憲法修正第13條第1項規定「美國境內或所管轄區域內,不准有奴隸制度或強制勞役之存在」。

當時,奴隸制度並無公權力參與的情況下,此一條文明顯的就是針對農場主人與農奴的私人間關係。

尤其,繼工業革命瓦解封建社會,產業革命再對社會產生變革,以致人類歷史再進入20世紀之後,社會權概念陸續出現,人權效力及於私人間的發展已無法迴避。

各國憲法條文出現,「任何人」不得妨礙基本人權,或不得因行使基本人權而使他人受不利益之對待等,都顯示人權保障效力及於私人間的現象已極為普遍。

由此可知,第三者效力在人權發展過程中,有其一貫的脈絡可尋,並非突然冒出,其效力的存在一直未被否定或排斥,只是過去被忽略罷了。

國家之憲法義務:實質保障人權為核心原則

有關國家權力是否得以介入私人間法關係領域,應該由不同角度來釐清。原則上,私人間關係應依「私地自治」原則,由個人自由意志來決定。

然而,如果就此認為私人間自治就是等同於自由放任弱肉強食,可以完全排除國家權力作用,或不須要國家權力介入,實際上亦不可能如此。

例如,個人遺囑、買賣契約、私有財產處分等,國家權力不可介入屬於自由意願之部份,否則個人自由權利將無法保障。

但是,即使如上述屬高度個人自由意志得決定事項,若無國家權力的保護及制定基本規則來對應,單靠私人間關係亦無法妥當處理。

因此,私自治領域仍然必須基於「人的尊嚴」、「個人尊重」、「幸福追求」、「平等保障」等人權理念為基礎,由國家權力適度的參與,才能真正有效的處理私人間關係。

「第三者效力論」主要的部分應是探討,什麼情況及條件之下,人權效力必須在私人間產生作用,以維護人權的存在價值。

此外,「第三者效力論」並非只是防止人權侵害現象,當實際侵害發生後,如何救齊與補償更是重點。

這一方面實際上都必須有相關私法規範配合,才能有效對應。因此,唯有在公、私法體系相互配合之下,第三者效力才有實質效果。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台灣未來制訂憲法時,必須處理那些種類的人權應及於私人間,那些私法上法律關係應該與人權有關,人權介入私人間應達到何種程度,其界限又如何等,這些都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