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週/人權效力適用於私人間之理論與基準 – 台灣憲法學會

第17週/人權效力適用於私人間之理論與基準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第三者效力論,主要是探討什麼情況及條件下,人權效力必須在私人間產生作用,以維護 人權的存在價值。

台灣未來制訂憲法時,這些也必然成為人權條款的重要課題。哪些種類的人權應及於私人間?哪些私法上法律關係與人權有關?人權介入私人間應達到何種程度?其界限又如何?在在都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第三者效力」 明確之人權類型

先,依據人權的性質,可判明其適用不適用於私人間;或是否具備第三者效力?這兩種類人權分述如下。

、憲法條文規定明確

憲法已明文規定該人權條款適用於私人間,或性質上可適用於私人間,則該人權具備第三者效力。

例如,憲法有關公民投票行為不負任何公、「私」責任,明文保障投票自由的條文,其效力必然及於私人間,以防止任何人以任何理由妨礙他人投票,或事後追究他人投票行為的相關責任。

憲法保障「家庭」內個人尊嚴及性別平等的條文,本質上也與國家權力無關,其效力只有在及於家庭中的夫妻子女等私人間關係,才有實質意義。

勞工基本權與工作權,性質上必然及於私法人,因為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體制下,私企業必然存在,勞雇關係的保障,不可避免的必然及於私人間。

勞雇契約雖屬私人契約關係,但也是適用憲法「第三者效力」最多的領域。

以上所述都屬此類型人權,其效力及於私人間,以防止任何人違反憲法人權保障,侵害他人人權。

、憲法條文解釋明確

人權在解釋上、機能上不能適用於私人間,則不具備第三者效力。不少人權是以國家權力作用為前提而存在,則其第三者效力根本無存在條件。

例如,裁判請求權、國家賠償請求權、學習權等人權,本質上都是以國家機關為前提才能運作,或是具備請求權本質,因此在私人間根本無法適用,此類型人權當然不具第三者效力。

以上提及的兩類型,都屬憲法有明文規定其效力是否及於私人間,故處理上一般較無爭議。

「第三者效力」有待判定之人權類型

若憲法人權條文無法判定該人權是否適用於私人間,則處理上就較為複雜。此一部分亦可區分為以下兩類型。

、已制定相關法律

該人權已制定與其相關之法律,則其效力可間接由此一私法規範,及於私人間。例如,信仰自由原則上保障個人與宗教團體,不受國家權力的介入干涉,對私人間侵害信仰自由的行為,憲法條文並無明文規定可以適用。

但是,當某一信徒因為改變宗教信仰,而被教團迫害必須遷出教團內祖先墳墓時,因為已制定有「墓地管理法」,則可依此法「間接」使人權效力及於私人間,保障該教徒不因信仰而受迫害的權利。

又如,「性別工作待遇平等法」若存在,對性別平等及工作權保障等憲法人權規範效力及於私人間,在實際運作就毫無阻礙。

、有待憲法解釋或判例

憲法未明文規定,亦無相關法令條文可以間接適用於私法領域時,人權保障效力是否及於私人間,如何產生效力,則必須個別的由憲法解釋、憲法裁判來判定。

此一部份的理論也是憲法學界長久以來不斷在探討,企圖尋求解決方法的範疇。目前探討人權是否適用於私人間,最具代表性的判斷原則,主要有「視同國家原則」與「比較衡量原則」兩項,茲分述如下;

1視同國家原則state identification theory

「視同國家原則」的判斷原則主要包括,1 私的行為若明確判斷與國家財務援助、各種監督、規制有密切關連性;2、私的行為若擁有行使準國家權力般的高度公共性、排他性的機能,則視同國家權力,適用憲法人權保障效力。

前述判斷原則,具體而言的定義基準,主要包括「國有財產理論」「國家援助理論」及「賦予特權理論」等:茲分述如下;

國有財產理論:國公營性質明確者

a 國家有投資參與經營,

b 該設施國家實質上掌握經營權。

c 國家參與時已認識到侵害人權之可能(例如,排除女性的男性專用球場)。

d 設施屬於應對所有民眾開放使用之性質(例如,游泳池、停車場)。例如,租用州政府建築物內的飲食業經營者,拒絕黑人用餐之行為,是違反憲法人權保障平等原則,政府必須加以處理。

國家援助理論:私的團體若接受國家財政援助,或各種稅制優待之援助,則其行為視同國家行為,適用人權保障規範。其成立要件是:

a、國家從事特別援助。

b、國家有掌握主導之地位。

c、公共本質極為明確。

換言之,必須由援助、主導、公共性等三個角度全面評估後,認定該私人團體與國家之間有重大關連性,則人權效力可及於該團體與私人間關係。

例如,雖屬私人所擁有之美術館,但其預算支出部分有國家補助,亦受各種稅制優待,則其侵害人權行為,應適用憲法保障排除之。

又如,建設公司在政府協助下,取得土地建公寓,政府亦在公共設施、稅金等方面配合協助,則該公司出售時,對顧客的人種差別行為,即為違反憲法人權保障。

賦予特權理論:私企業接受國家特別許可,才得以從事營業或活動,則應認為與國家權力有密切關連的特定團體,國家在賦予特許的情況下,亦有義務確保其行為不得侵害人權。

特許事業一般是指國家特別許可的獨佔、高度公共性企業,例如,鐵、公路運輸、通訊、水、電、瓦斯、傳播媒體等。

私的團體若擁有行使準國家權力般的機能,則依視同國家原則,適用憲法人權保障效力。企業經營者、管理者具「統治機能」,故不得對其成員有侵害人權之違憲行為。

例如,鴻海等大型企業之員工宿舍或日常工作區內,對表現自由之限制;大型購物中心內對顧客之差別行為;工廠內對員工思想之限制等,都可適用統治機能理論,以人權保障的效力排除之。

2比較衡量原則

比較衡量原則是判斷人權效力是否及於私人間的另一項理論。當私人間因行使人權而互相對抗時,應依比較衡量原則來進行判斷,若國家權力介入調整,能使人權保障的價值理念落實,則人權效力應該及於私人間。

此一理論有以下兩種類型。首先,若屬於不同種類人權間的情況,依人權保障之優先序列及價值,可明顯判定優越地位,則應使人權保障效力及於私人問。

例如,內部精神自由是人權的核心部分,非但國家權力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之,屬絕對的保障,私人間亦應如此對應。

再例如,私立大學自治是學問自由的制度保障,雖可對抗國家權力及各種社會力之介入。但是當學生的思想自由受到校方侵害時,則國家權力應介入排除之,使學生的人權受保障。

然而,當同樣的私立大學自治,面臨政黨勢力企圖介入校園時,大學自治應優越於政黨的政治自由,國家權力應協助私立大學排除政黨在校內從事政治組織活動。

其次,若屬於同種類人權間的情況,則以當事者雙方在社會、經濟上的對等與否之地位,作為比較衡量之基準。一般而言,私人間地位可區分為「對等的相互關係」與「強弱之不平衡關係」。

所謂「強弱之不平衡關係」的代表性類別,主要有企業與勞工(法人對個人)、工會與會員(團體對個人)、教師與學生(地位關係)、家長與子女(家族關係)等。倘若雙方地位有明顯差距,則人權效力應及於私人間。

例如,同樣屬言論自由,若是傳播媒體對抗個人,則其效力及於私人間,應保障個人對傳插媒體的反論權、接近權。

又如,同屬營業自由,但在大型百貨店對抗小商店的情況下,國家權力應保障小商店能有存活的基礎。

私人間或私社會中人權的侵害,實際上是目前最為嚴重的社會問題,而人權效力及於私人間,自然成為解決此一社會問題的最佳選擇。

同時,期待由傳統的社會自律或私的自冶方式,來處埋及解決私人間人權問題,也屬不切時際的想法。因此,由國家權力出來解決,己成為順理成章的共識。

更確切的說,並非完全委由國家權力裁量,而是國家權力應依照憲法所規定的原則,處理私人間人權侵害的問題。這也就是以人權調整的方式,來處理私人間關係。

有關私人間的人權侵害,應以第三者效力論,使人權效力及於私人間,防止人權侵害現象發生。同時,更重要的是,當侵害已經具體發生之後,應如何救濟的問題。

第三者效力論確定後,固然可以用訴訟方式達到具體法效果,但是訴訟曠日費時且負擔沈重,實非一般人可輕易採行。

因此,在各地區廣設人權保護諮詢機構,使一般國民平常即有申訴管道,能迅速解消人權侵害現象,應是保障人權的另一種方式。事實上,先進各國也都已經建立此一保障人權的體制。

最後,21世紀新的人權陸續形成,例如,人格權、隱私權、自我資訊管理權等,這些人權主要並非針對國家權力,反而是用來對抗巨大的社會力。

因此,未來有關人權保障效力的探討,也將繼續以私人間關係為重點,這是必然的趨勢。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你相信「人生而平等」嗎?
平等權在保障什麼?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