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週:破除人為不平等與保障機會平等 – 台灣憲法學會

第18週:破除人為不平等與保障機會平等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平等並不是「相等」或是「一樣」,人與人或社會與社會之間不可能相等,一定有各種不相等的部分。那麼平等權在保障什麼?

婦女保障名額,為何造成國民投票效果上的不平等?

1776年美國獨立宣言中指出,「所有的人都經由平等的創造(all men are created equal)」,這是不可磨滅的真理。

1789年法國人權宣言第一條指出,「人生而自由、權利平等,且應該如此的生存下去,除非基於公共利益,否則不允許社會上的差別」。該宣言第6條明確保障法律與政治地位的平等。

這是近代人權思想及人類文明發展史上,有關平等思想極為重要的兩項宣言,影響所及各國憲法也都明文保障「平等」。

至此,追求平等成為人類社會一股巨大的潮流,希望能將被奴役的人,從封建體制下的不平等狀態中解放出來。

然而,「平等」這一名詞表面上雖然容易理解,實際上若進一步思考平等到底是什麼,卻會產生各種疑問。

此外,各種平等相關的憲法條文或人權宣言,隨著背後社會、經濟、政治因素的差異,也有完全不同的意涵。

平等並不是「相等」,哪些範圍、對象,是可以要求平等?哪些是不可能要求平等就必須區分?哪些情況下或哪一種基準下,可以容許不相等?但是哪些又不容許任何差別或不相等?在在都必須界定清楚。

例如,選舉投票的政治參與平等,「一人一票」屬絕對不可變動的相等,要做到是可能的,但「票票等值」則屬必然有參差的部分,不可能做到絕對相等。

由此可知,平等的意涵充滿複雜性與多元性,並非簡單的定義可以說明清楚,必須由哲學、政治學、法學等各種不同角度加以分析研究。

形成不平等的三階段

人類開始共同生活的社會體之後,不平等狀態的形成,主要可以區分為以下三階段。

第一﹑先天的不平等:人與人之間的身材、體格,有強者與弱者的形態上區別,這是無法避免的體型上的差異,也是最初階段所形成自然的、先天性的不平等狀態。

第二﹑制度的不平等:這種強弱不平等的狀態,再介入權力支配因素之後,就形成支配者與被支配者的主從關係。

支配者為了強化及維護自己的支配地位,必然更進一步的規定各種不平等的制度,使被支配者無法改變其不平等的地位,這是第二階段所形成的制度性不平等。

第三﹑封建世襲的不平等:擁有絕對權力的支配者,為了使支配地位能由自己子孫繼承,更進一步規定禁止身份地位的變動,形成王位世襲制度及貴族、士、農、工商、奴隸等各種不平等的階級制度。

如此,不平等的狀態必然固定化,人非但生而不平等,而且及於子子孫孫,這是第三階段所形成的身分固定化不平等。

因此,自然的因素使人出生就有體格上的差別,男女之分、高壯弱小、智慧愚昧等的不同,這些先天性的不平等,事實上可以因為後天的各種因素加以改變、調整。

但是,後天性的人為因素所規定的差別制度,卻使人的努力無法改變其不平等的地位。不但終其一生受盡差別與壓迫,甚至影響及於其家族與子孫,使他們必須永久的承受不平等的地位。

人類追求平等的源起

人類對平等的要求,就是在這種人為的差別制度與壓迫狀態之下,逐漸的發展形成,其主要的起源來自以下三方面。

第一﹑基督教教義強調人在神之前是平等的,使各種不同階級的人在宗教的領域內,能夠處於不受差別的平等狀態。

第二﹑1718世紀的自然法理論認為,人應該平等才符合自然狀態,自然應該是使人平等的狀態,人也必須在平等狀態之下才能自然的相處。

第三﹑民主思想興起,提出人應該平等的理念,作為推翻世襲封建體制及反對被支配的理論基礎。美國獨立及法國大革命都將平等與自由相提並論,作為追求民主的正當性基礎。

排除人為不平等、保障機會平等

現代平等思想所要追求的目標,及其所要對抗的種種體制,若由前述歷史演變觀之,與不平等狀態及差別的形成過程,有密切的互動關係。

首先,平等必須打破差別及身分的固定化。人的出生雖然是分別在不同的身分環境中,但是不應該是固定化及不可改變的階級狀態。

平等思想初期所提出的「人生而平等」口號,並不是指人出生在平等(相等)的環境條件,這是不可能實現的。

「人生而平等」是指,人在出生以後有權利可以自行改善環境、對抗既存體制、追求平等的身分地位。

因此,平等思想的第一步就是要打破差別的固定化,及廢除形成差別的階級制度。

人生而獨立自由不受拘束、人有追求幸福理想生活的自由、人不因出生環境而受差別等理念,都是平等思想第一階段所追求的內容,有自由才能平等,因此自由是平等的前提要件。

其次,平等必須打破封建體制下,上位者支配的正當性,強調人與人之間沒有天生的支配者與天生的被支配者。

平等必須追求政治地位的平等,打破政治體系中人支配人的體制,才能保障平等追求各式各樣幸福的權利。

因此,民主與平等延伸出密切的關係,唯有打破天生的支配者,建立民主制度,平等才能實現。

最後,追求平等所遭遇到最終的問題,事實上也是不平等形成最初的根源,包括自然狀態下,人本身所無法改變的,肉體上的強、弱;腦力上的智、庸,以及進而形成的經濟、社會狀態下的不平等,這些必然存在的不平等,本質上無法完全排除。

目前雖然以社會基本權及社會安全保障制度來對應,但是仍然無法克服這種不平等的持續存在。

由此可知,化解不平等、追求平等,如果是屬於人為的不平等狀態,可以用人為的方式解決;但是,屬於自然的不平等狀態,以人為的方式仍有其無法解決的範疇。

因為這一部份不是用「排除」的方式,所可以化解不平等狀態,而是屬於用人力無法對抗的未知狀態。

因此,只能設法調整,使其盡量接近平等,並不能完全的保障平等的享有及權利。

國家權力與平等的互動關係

19世紀末人類社會為徹底的追求平等,亦曾出現社會主義國家,由國家掌控所有社會資源,再強制公平分配予國民,使人人享有完全的平等,故又被稱為平等國家。

這是國家權力與平等最密切的結合關係。社會主義國家的理想崇高,因此廣受一般大眾支持,當時形成一股無法阻擋的潮流。

然而,人類社會的資源有限,各種生產的質與量,都無法滿足每一個人的慾望。在此情況下,國家權力要從事公平分配,使人人覺得平等享有,事實上不可能實現,結果終於崩潰瓦解。

現代民主法治國家出現之後,同樣的也是期待以國家權力來保障平等。一般的平等觀念很容易認為,既然是民主國家就必須保障人人平等,他人擁有的權利、地位、生存條件,國家也應該同樣的保障我能享有,這樣才是平等的保障。

然而,事實上國家權力所能保障的,只是平等的出發點或立足點,不可能保障相等(平等)的結果。

換言之,國家權力必須排除各種壓制、差別,使人人享有平等出發(競爭)的權利;國家的權力並不能使每一個人都能達到(享有)質量與數量上的平等。

例如,過去婦女及黑奴不能擁有財產,因此國家權力可以保障任何人都能平等的享有財產權,使婦女及黑人亦可成為財產所有權者。

但是國家權力並不能保障婦女及黑人可以平等的與男性、白人一樣獲得相同的財產。

如果婦女或黑人自己不努力去勞動,形成自己的財產,雖然已經保障平等的享有財產權,實際上卻無法享有擁有財產的結果。

國家保障國民「法地位的平等」,是賦予每一位國民法人格的平等,行使法能力的地位平等,不因為是有色人種、婦女、貧弱者,而處於較低的法地位,或限制其行使法的能力,無法平等的提起訴訟,獲得公平的審判。

除此之外,實際上司法審判過程仍有很多無法達到平等的部分,例如因為每一個人經濟能力上的差異,使訴訟雙方所聘請辯護律師的質與量就無法平等,這是國家權力無法介入使其平等的部分。

又如,參選權利的平等只能保障國民平等享有參選的權利,但是實際上候選人因為經濟能力、可用資源、政黨支持與否,都會有不平等的競選狀況出現。

當然,當選與否部分更不可能保障平等。國家權力若介入當選部分的平等,規定男女當選人名額相等(所謂婦女保障名額),反而是侵害包括婦女投票者的平等,造成國民投票效果上的不平等。

要提升婦女的政治影響力,應該以其他方法處理,民主國家都未採用婦女保障名額制度。

至於「經濟、社會地位平等」,國家權力所能保障的部分,只是國民取得經濟、社會地位,所必須具備的教養、技術、能力等教育機會的平等。

如果進一步探討,所謂「教育地位的平等」也不是保障國民能平等的接受教育。國家只能保障教育設施機能平等的提供國民接受教育,國民所能享有的只是接受教育「機會」的平等。

因為國家只能在基礎公共教育階段,保障國民都能平等享有各種教育資源。但是在高等教育階段,有限的教育設施及資源,實在無法平等分配,國家只能實施公平的入學考選制度,保障國民平等的學習機會。

何況,一個社會的教育資源,必須培養農、工、商等各種人才,才能適應社會多元化的需要,如果只求平等的滿足學習者的要求,跟著流行培養出過剩的理工或商業人才,反而使教育的結果與現實社會的需求產生互相矛盾的狀態。

由此可知,國家權力在「經濟、社會地位平等」的範疇,不但介入的空間有限,更必須非常的謹慎,避免因而對自然狀態下的社會發展造成各種困擾。

由以上分析可以發現,國家權力完全的介入保障平等,是社會主義國家的主要理念,同時也是其無法突破的矛盾。

現代民主法治國家,如何處理平等與國家權力作用,其範圍、基準、界限為何,也就是平等所要探討的主要部分。

國家權力不應自劃界限,完全縱容社會自由競爭、弱肉強食,必須發揮作用保障國民的平等地位及狀態。

然而,國家權力保障國民的平等地位,也有必然存在的界限,否則反而會造成社會上出現各種矛盾及不平等的反效果。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美國獨立宣言強調平等,但是建國之後仍然有奴隸制度,目前仍然有各式各樣的不平等制度存在,追求平等為何如此困難?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