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週:平等之觀念定義與範圍界定 – 台灣憲法學會

第19週:平等之觀念定義與範圍界定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美國獨立宣言強調平等,但是建國之後仍然有奴隸制度,目前仍然有各式各樣的不平等制度存在,追求平等為何如此困難?

何謂平等?事實上一直是困擾著人類的一個難解的觀念。古代希臘的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就指出,如果提到「平等」或「不平等」,一定要先弄清楚是指「什麼」的平等,或是指「什麼」的不平等,否則無法進一步探討。

若依此原則,平等只是一個衡量事物的基礎,就像尺是用來量長短,秤是用來計輕重,平等也是用來判斷某種事物的「平等」與「不平等」的基準。

問題是平等所要處理的事物,並非自然科學的數量,可以客觀的計算出長度、重量,而是社會科學的價值理念與是非對錯。這些社會現象,不但無法客觀衡量,反而是主觀的認定。

社會正義的原始精神,在於維持社會資源的公平分配。

但是,應該依每個人努力與貢獻度的不同,而給予不同報酬的「等級分配」才公平?還是應該平均享有社會資源的「平均分配」才公平?

因為有關如何分配,每一個社會國家都有各自不同的主觀認定,所以形成各式各樣的制度。

然而哪一種方式才是平等分配卻很難認定,所謂社會正義,公平又是指什麼,也是爭議不休。台灣目前追求轉型正義,公平,也是如此。

美國獨立宣言就強調平等,但是建國之後仍然有奴隸制度,以現代立憲主義的基準來衡量,實在很難認定美國是平等的社會。

但是,當時沒有奴隸制度的歐洲國家,民眾在政治上受專制體制的壓抑、在經濟上受領主的剝削,更是明顯的處於不平等狀態,因而相對的突顯出美國當時是一個平等的社會。

這又顯示有時候平等只不過是一個相對比較之下的觀念,並沒有客觀的基準。

平等?

探討平等的觀念,各種相異的說法與見解,除非分門別類,且由不同層次來分析,否則很難得到解答。

一、法律地位的平等

平等被界定為追求法律、政治地位的平等觀念。這與民主化的思潮有密切關係,一個社會如果存在著統治與被統治的階級制度,容許特權階級存在,則一般民眾的地位實在如同奴隸。

因此,民主國家在制度上,首先必須保障國民在法律、政治地位上的平等。此時,所謂法律、政治地位的平等只是適用於國民,並未及於外國人。

所以美國早期的奴隸制度,並未被認為是違反平等,因為當時認定這些黑奴並非國民。

這與目前先進各國賦予外國人或外籍勞工不平等的法律、政治地位,在本質上並無不同之處。

二、社會地位的平等

平等被界定為追求社會地位的平等觀念。這與近代人權思潮的發展有關,現代的社會中應保障每一個人的人格平等,不應該存在著人奴役人的差別制度。

因此,各種各樣的私人之間關係,也必須保障平等的地位,追求一個制度上平等的社會。此時,外國人或外籍勞工不平等的待遇,應該有改善。

三、機會的平等

平等被認為是一種人人追求各種發展機會的平等觀念。一個社會如果沒有使人有向上發展的機會,就會被認為是不平等的社會。

一個國家由保守的農業社會,演變為工業化社會的過程,因為出現各種機會使人的社會地位變動發展,於是容易被認為是平等的社會,就是基於這種機會是否平等的觀念來加以判斷。

四、立足點的平等

平等被認為是立足點(出發點)相同的平等觀念。所謂立足點的平等觀念是指,每一個人在開始出發追求各種利益發展之前,應賦予相同的工具與條件,確立公平競爭的原則或基礎。

五、結果相同的平等

平等被認為是結果相同的平等觀念。換言之,平等不再只是虛幻的觀念,而是實質的權利。每一個人都有權利要求享有與其他人一樣的社會基本資源的分配。

以上的五種分類,說明平等觀念的具體現象,至於平等適用的範圍,茲分述如下:

第一類,平等如果只是指法律、政治地位的平等,則國家會架構出參政權平等及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相關制度,確保國民在適用政治制度與法律制度時,能享有平等的地位,並認為這就是平等的範圍與界限,其他部分則與平等無關。

第二類,平等若涵蓋社會地位的平等,則國家權力應排除各種差別制度,或社會上的不公平的差別現象,使每一位國民在社會活動時,能享有平等的地位。

此時,所謂的平等,只是一種消極性的平等,只是消除不應該存在的不平等制度與狀態,並不能進一步確實的保障平等。

第三類,平等若是涵蓋機會平等的觀念,則由消極性進入積極性,國家應創造或規劃各種可以改變社會現狀的機會,提供種種向上發展的空間。

例如,實施耕者有其田、勞工配股、提供創業低利貸款等制度,使國民享有追求與他人平等的機會。

第四類,平等若涵蓋出發點平等觀念,則國家應在國民的教育、生活條件、健康醫療等方面,更積極的保障,使每一個人至少在出發點上有平等的條件。一般所謂福利制度,就是確保國民出發點平等的措施。

第五類,平等若涵蓋實質享有平等的觀念,則平等不再只是一種判斷的原則或基準,而是進一步成為一種實際可以請求的權利。

人權體系中社會基本權的保障,就是賦予國民擁有請求平等享有,最基本生存資源的權利。

當然,若是依照社會主義理論,則包括要求社會資源全民共有、平等分配的絕對性,甚至擴大到「法定代表制」、「人民裁判制」等國家權力的平等掌握,這些都應該屬於享有平等的範疇。

因此,一個國家或社會所界定的平等觀念,其範圍及內涵,達到上述的哪一個層次,都會使平等問題的探討,有不同的內容,這是必須注意的部分。

現代意義的平等及其對應的課題

平等與正義、自由、和諧等觀念一樣,一直是人類共同追求的價值理念,甚至是最終的目標。任何社會的法與道德體系,也都將平等視為最高的基準。

然而,平等的內容、意義為何,要實現平等的制度應如何架構,卻有複雜且多元化的說法,各種學理爭論不休無法確立。

所謂「人生而平等」或「所有人都平等」,應該如何來解釋,至少必須解決以下二個層次的分歧與對立。

第一層次,依據客觀的事實,人先天上在性別、能力、體型都有差異,人後天上在家庭、個性、生活條件方面,也受到不同的影響,所以必然存在著各種不平等的狀態。

因此,憲法提及的平等,必須先界定清楚,到底是屬於消極的期待「人都能平等」,只是一種追求平等的宣示?

抑或是屬於積極介入要求「人人都應該平等」,是一種以國家的強制力來達到平等的規範?

第二層次,如果平等屬於後者,是必須積極要求達到平等的規範,則應必須先界定清楚,平等到底是應該涵蓋法律、政治、身分、地位、經濟條件等各項目,要求全面性的平等?抑或應該有所保留,視條件狀況,要求其中某些部分的平等?

除此之外,到底誰有權主張平等?或者是應該向誰主張平等?誰有義務承擔實現平等的責任?或者,平等可以主張到何種程度?應以何種基準來衡量平等與否?平等的判斷基準,是否容許有所不同?在在都是必須先界定清楚的問題。

最後,界定清楚以上有關平等的定義與內涵之後,如何除去各種不平等狀態,或維護平等狀態使其不受破壞,也必須加以探討。

一般常用的方式,是由代表民意的國會立法,以法律拘束各種權力,來確保平等狀態。但是這種政治力所達成的解決方式,常因多數決原理、政治壓力、妥協性格而無法達到「平等」的要求。

所以違憲審查、司法的介入就更能站在弱勢少數、合法性、合理性的角度,積極的排除差別維護平等。

因此,有關司法介入的界限、違憲審查基準、憲法解釋,都是探討平等問題時不可缺的部分。

另一方面,現代民主法治國家對於參政權的不平等及法律上的差別,都已有效的排除,確保國民在公共領域的平等。

但是私社會中所存在的各種差別與各種不平等狀態,國家權力應否介入,介入的界限何在,如何介入等等,仍然存在著各種問題必須處理。

20世紀人權體系新加入社會基本權保障之後,使傳統的自由與平等,在觀念上以及與國家權力作用的關係上都產生變化,其中所延伸出來的問題,也是值得檢討的部分。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ΔΔ之前人人平等」,為何開始成為各式各樣追求平等的目標?
盧梭的「不平等起源論」主張什麼?

「平等者之間應該平等」、「不平等者之間當然是不平等」,是嗎?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