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週/權利or原則?平等的現代意義! – 台灣憲法學會

第22週/權利or原則?平等的現代意義!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平等應該是一種權利(Right)?或者,只是保障各種人權的原則(Principle)?這些問題一直都是探討平等理論過程中,首先遭遇到的爭論。

主張平等是一種原則的學說認為,平等應該是對應各種人權時的基準,也是客觀處理各種與人權相關問題時的原則,如此平等才能廣泛適用於各層面,成為一種崇高的價值理念。

此說認為,平等如果只是一種權利,則會被侷限於法律、政治、性別等條文明示的範圍,只能要求這些相關事項的平等權利,反而削弱平等在整體人權保障體系的重要法效果。

反之,主張平等是權利的學說認為,平等應該與其他人權一樣,具有獨自的權利本質,是可以主觀認定的權利。

如果只是一種原則,就無法主張實體的權利保障,削弱平等保障的效果。同時,平等作為一種權利,同樣也可以廣泛的成為各種人權要求平等的基準,不會因此而受到影響。

事實上,早期的學說在提及平等一詞時,並沒有刻意區別「權利」或「原則」,甚至很少使用「平等權」或「平等原則」的表達方式,當時並未意識到兩者在意義上或法規範力方面有所不同。

之後,開始出現有關平等是一種原則,或是一種權利的爭論。其中一派認為,平等是原則也是權利,使用平等權或平等原則,都不至於影響到平等的意義或規範效果。

另一派則認為,雖然平等也涵蓋權利本質,但是性質上並不同於一般權利,因此使用平等原則較能把握其本質。

還有一派則認為,使用平等權才能顯示人權保障效果。此派依其強弱又區分為:

1、強調平等權才能具備司法救濟效果,平等若只是原則,將有疑問。

2、認為平等權有其列舉範圍,在此範圍內有司法救濟的明確效果。

3、主張使用平等權才能強調權利保障效果。

以上不同的學說主張,對平等會產生何種效應?如何進一步了解權利與原則的性質及意義?茲試由以下幾個不同角度分析;

由國家機能、型態觀之

近代國家出現以後,平等一直被定位為「以國家權力廢除各種差別的過程」。但是,人在獲得解放成為自由人之後,認為個人的幸福或生活方式,只有由個人自己自由的選擇來決定才是最妥當。

因此,國家的功能被定位為消極性質(被動),認為國家應該避免干涉國民的私生活領域,要求國家權力若非必要不應介入私社會,平時應該對私社會採取自由放任姿態,此一型態被稱為自由國家。

此時的平等,被認為只是一種消極的原則,只要國家權力排除差別就是平等,國民並沒有要求平等的權利。

平等在自由國家中,被界定為一種排除差別的原則,國民所能得到的,只是在政治、法律地位的形式平等,在私社會中只有「放任的平等」。

一方面,社會主義國家為了根本解決自由國家在自由放任之下,所造成的弱肉強食現象,認為國家權力應該強制的介入政治、社會、經濟等各層面,追求所謂的「絕對平等」。

因此,國家的機能被定位為積極性質(主動),必須平等的分配資源,追求「資源的平等」,故稱之為平等國家。此一型態的國家中,平等必然成為權利,而且是不可否定的絕對權利。

另一方面,福利國家雖然繼續維持經濟自由競爭體系,但也體認到國家權力應適度介入社會經濟體系中,才能保障弱者的實質平等。

因此,提出「社會基本權」以確保國民的基本生活條件,追求「福利的平等」。此一福利國家型態中,平等是一種應該具體落實的原則,同時提出新的人權〜「社會權」,使國民在這一範疇也能擁有追求實質平等的權利。

由以上分析可知,國家因其成立目的、型態之差異,對於平等應該是原則或權利,也會產生截然不同的立場。

首先,自由國家認為,自由、平等等人權保障,源自一種自然狀態,國家權力基本上不應介入。若有必要介入,也只限定在差別制度應予廢除、政治參與平等、法適用平等這三方面。

因此,平等只是一種形式、狀態,是國家權力作用時的原則,並未認為是屬於國民的權利。

其次,社會主義國家的出現,則是為了使平等不僅適用於政治、法律,也應該適用於經濟、社會等人民日常生活的各層面。

因此,平等被定位為每一個人都能普遍享有的權利,形成社會資源共有、共享,甚至主權也應由人民平等享有,徹底的追求絕對平等。

最後,現代福利國家則認為,平等應在與自由互相調和的狀態下,實質的予以保障,屬於「權利」的部分應轉化為社會權,才能具體有效的保障,屬於「原則」的部分仍然在國家的各種權力作用過程中,發揮平等的效果。

由平等的現代意義觀之

平等是權利或是原則,如果由平等的現代意義來分析,是否能進一步釐清,是一個值得思考的方向。

現代意義的平等與傳統意義的平等,最主要的不同之處是,傳統的平等著重在排除差別,目的在使人人享有立足點的平等;現代的平等則強調具體的保障,目的在使人人實質的享有平等。

國家在過去只是排除各種差別體制,把人從被壓抑的狀態中解放出來,之後卻任由其自由競爭、自求多福,結果只是使人得到形式上的平等,實際的社會發展卻出現更多的貧弱者,所謂的平等只是成為假象,沒有實質的保障效果。

因此,為了確保實質的平等,20世紀的現代國家除了排除政治、法律上的差別之外,更有義務積極的介入社會、經濟層面,設法使國民在實際的生活條件得到平等的保障。

自由資本主義造成貧富懸殊之下,再多的自由,對社會底層的弱勢者而言,已毫無意義。

例如,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英國於1946年制訂國民保險法(National Insurance Act)、國民健康保護法(National Health Service Act),1948年制訂國家援助法(National Assistance Act)。

美國則是早在1930年代相繼通過「緊急救濟法」、「勞動關係法」、「社會保障法」等福利法案。

這些都是現代國家逐漸介入國民的經濟、社會生活領域,以立法來促使國民之間的生活條件能較為接近平等狀態。

由此可知,現代國家為了保障國民能享有實質的平等,傳統上只限定在保障國民參政權平等、法律地位平等的平等權,也必須擴大其範圍,成為適用於國民私社會及經濟生活各層面的平等原則。

換言之,為了配合從傳統平等意義,到現代平等意義的轉變,傳統的平等權也被轉化為現代的平等原則,如此才足以區隔兩者之間的本質。

一方面,在追求實質平等的現代意義要求之下,平等必然要成為一項衡量基準的原則,平等、基準、原則三者在概念上必須合一,才能展現出實質平等的意義。

實質的平等,是要確保尚未達到平等者,能獲得平等的實質結果。此時,必須有一個要達到的平等「基準」存在,此一基準一定在最大與最小,最高與最低之間。

實質平等就是要使在基準之「下」者能提升,使其達到基準的一個原則。

現代平等並未追求絕對平等,所以並不會要求平等基準之「上」者,要下降到基準線的強制規定,也沒有保障基準之「下」者,得以要求超越基準與基準之上者平等的權利。

由此可知,要使平等具體實質化,必須使平等逐漸成為探討基準何在的原則,不可以成為只是要求與特定人平等的權利,或是要求特定人與一般人平等的權利。

換言之,平等要實質化,就必須針對全體所產生的一種一般性基準,來形成有效作用的原則,而不只是成為個人可以要求與他人完全相同的平等權利。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平等權與平等原則的爭論,目前主流學說都傾向於使用「平等原則」,其主要的原因何在?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