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週/權利or原則?平等的法性質 – 台灣憲法學會

第23週/權利or原則?平等的法性質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有關平等應該是一種權利(Right),或者只是保障各種人權的原則(Principle)的爭論,若由法性質來加以分析,首先,主要可以區分為以下的類型:

1、主張平等是用以拘束國家權力作用的原則。

2、主張平等是個人可以對國家要求的權利。

3、主張平等既是一種原則,也是一種權利。

其次,23、兩種主張則又可區分為:

A、平等權是個人感受到被侵犯或未得到平等保障時,即可主張的權利。

B、平等權應該是在某些條件及基準之下,才可主張的權利。

綜合以上各種爭論,首先,主張「平等權說」的依據,主要是認為權利才能具備保障效果,使個人在遭受不平等的侵害時,可以主張平等的保障。

然而,既使是單純主張平等是原則的學說,也未否定其具體保障的法效果。因為人權用語的使用,依情況有時用權利、有時用原則,這些用法對其保障的法效果並未造成影響,也沒有強弱之分。

例如,人身自由保障中,有關法定手續「原則」,就有很強的保障效果。反之,追求幸福「權」或經濟自由「權」雖然是權利,卻受到很多界限,並未具備比較強的保障效果。

因此,權利或原則都是一種概念,與保障效果的強弱,並無必然的關連性,不能因為使用「原則」就認定其保障效果脆弱;使用「權利」就認定其保障效果強化,重要的是,應就「平等」實際對人權保障的效果來觀察。

其次,主張「平等權說」者認為,原則是拘束國家權力作用的概念,權利才是國民可以享有的概念,平等如果只是原則,只能禁止國家不得違反平等的作為,無法顯示國民有主張平等的權利。

然而,任何權利的保障都具有兩面性,一方面拘束國家不得侵害,一方面國民擁有要求國家保障的權利。

所以,不能因為是「權利」,就認定不可拘束國家而只是保障國民,或者因為是「原則」,就認定只是拘束國家而未保障國民,兩者實無區別的必要。

例如,財產權涵蓋國家不得立法侵犯財產的部分,也同時包括國民有要求國家保障個人財產不受侵犯的權利。平等原則既然是人權保障的規定,當然與其他人權一樣,既拘束國家權力,也保障國民權利。

由此可知,使用平等「原則」用語,並不會否定其權利本質,也未削弱其保障效果。

平等的保障在法性質上,可分為「排除差別的客觀法原則」與「要求保障基準待遇的主觀法權利」。

前者使國民在受到差別時,有權利要求排除差別;後者使國民有權利要求保障達到基準的平等待遇。因此,主流學說都主張平等是原則也是權利,具有複合性本質。

最後,主張平等的權利,應該具備條件與基準。平等保障在依客觀法原則排除差別的部分,國家必然在憲法條文、法律規定及各種權力作用中,明確規定不得有信仰、性別、種族、、、等等差別,國民在此範圍內才有權利要求平等。

平等在主觀法權利的部分,因為必須有「基準」,國民才能主張提升到基準的權利。因此,是否有此一基準存在,或基準是否產生變動,都是權利是否可以主張的前提條件。

所以,如果主張個人可以無條件的情況下主張平等的權利,其實也只是一種空虛的權利。因此學說都認為,平等是在一定的基準之下,才能具有權利性。

如前所述可知,無論是由「國家的機能、型態」、抑或從「平等的現代意義」、「平等的法性質」加以分析,平等應該是同時具備權利與原則的概念,使用平等權或平等原則,都有其理論依據或理由。

然而,目前學說都傾向於使用「平等原則」,主要的原因如下。

第一﹑平等由其歷史演變過程觀之,雖然曾經與自由相提並論,被認為是人權發展史上,最初被主張的權利。

但是當時稱為平等權,只是人權相關理論的發展尚未成熟的情況下,所產生的一種誤用或誤解。

事實上當時的平等,被認為只有反射各種權利的效果,並不是可以獨立作用的「權利」,實際上不能與其他的自由權利相提並論。

當時德國的公法學者耶利內克(George Jellinek)就指出,平等不可能成為個人請求權的對象,平等只是一種反射個人權利範圍的效果,與自由權利有不同的本質及構造。

第二﹑各國憲法有關平等的條文,一般都是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平等保障國民的各種權利」、「國家的立法、行政、司法作用不得有差別」等方式來表示,並無「保障平等權」的用法。

雖然憲法條文也未直接提及「平等原則」,但是一般的憲法解釋,顯然是傾向於使用平等原則。

例如,美國就是使用「平等保護原則」(Equal Protection Principle),日本用「平等原則」。

第三﹑平等有其他權利所沒有的「比較性」特質,此一特殊本質唯有使用「平等原則」才能正確的顯示出來。

一般稱呼為「權利」者,只要國家權力客觀的違法侵害,或受到其他社會力侵害,就等於是對個人權利的侵害。然而,有關平等的保障,性質上卻完全不同。

台灣的年金制度就是如此,國家若制定不平等的法律,只是違反平等「原則」,卻不一定侵犯個人的平等「權」。

所謂對平等權的侵犯,一定要有明確的基準,使受到不平等待遇者有主張提升到基準的目標,要求個人權利。

但是違反平等原則的法律,卻使因而受到不平等待遇者,不一定能擁有要求平等的「權」。

因為不平等的法律必然使某些人享有基準之上的優遇權利,或是享有符合基準的一般標準權利,這些人就不可能因為法的不平等,或與在基準之下的人不平等,而主張自己的平等「權」被侵害。

因此,在很多情況下,只能用平等原則,而不適合用平等權。此外,平等的性質也具有依附性,在沒有其他權利做為對象的情況下,根本無法獨立的主張平等權。

例如,探討人權時常提及的參政權平等、工作權平等、學習權平等,都使平等在性質上是一種原則。

第四﹑探討人權體系或人權的分類時,平等一向被認為是屬於總則性(基準性)人權,是與人格尊嚴、幸福追求同樣適用於人權各範疇的一般性原則。

「平等權」用語,在人權分類或探討與其他種類人權的關係時,將會遭遇到困難。特別是涵蓋高度實質平等本質的社會權分類出現以後,平等的權利性本質所應有的部分也較淡化。

這些都是促成平等成為一種總則性原則的原因,如此比較能與人權的分類調和。有關「平等原則」與「平等權」的爭論,目前仍然是學界尚未完全解決的問題。

然而,不論在一般用語、理論說明、法性質探討,使用「平等原則」都是較為普遍且容易被接納的用法。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平等有各種不同的複雜與對立的概念,進一步分析、思考有助於解決爭議性問題,例如:年金制度、性別平等。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