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週/各種平等概念之關係及意義 – 台灣憲法學會

第24週/各種平等概念之關係及意義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平等有各種複雜與對立的概念,進一步分析、思考,有助於理性解決爭議性問題,例如:年金制度、教育改革、性別平等。

形式平等與實質平等

「形式平等(uniform equality)與實質平等(real equality)」是,平等的典型概念、相對概念及演變過程概念的一個組合,主要有以下三種不同層次的意義。

首先,人類社會在爭取到個人自由以後,同時也強調平等的競爭,因而形成自由放任的體制。

隨後伴同產業革命、生產機械化、資本主義的發展,造成少數人擁有財富、權力、地位,多數人則生活在失業、貧困、病痛的環境。

因此,所謂的平等逐漸成為虛幻的、抽象的人權,故稱之為形式平等。

現代人權認為,為了使平等實質化,一方面必須對傳統自由放任的體制加以制約,不再容許私社會中的契約關係、私有財產擁有絕對自由。

同時針對處於不平等狀態者,應該具體的以生存權、勞工權等加以保障,使平等由抽象轉化為實質,故稱之為實質平等。

由此可知,傳統人權理念主張形式的平等,認為平等是每一個人在出發點上都是一樣的、相等的,處於立足點上的平等。

但是,形式平等在自由競爭的狀態下,實際的結果卻無法達到平等,只是造成一種形式的、抽象的平等。

現代的人權理念認為,自由與平等應該同時考慮,使兩者調和且實質化,平等應該有具體的結果出現,一般稱之為實質平等。

由形式平等演變到實質平等,是平等理念發展的重要轉變。

其次,形式平等也被定義為一種劃一的、一致的概念,也就是事實上相等,則形式上也應該相等的明確概念。

於是提及政治、法律地位平等,或強調權利性的「平等權」時,就傾向稱之為形式平等。

反之,談及平等應該考慮到對於原來處於不平等狀態者的特殊保障時;或是認為平等並非固定的、確定的本質,而是一種因人而異的待遇(To Give a Person His Due),必須隨著狀態而加以調整的「原則」時;就稱之為實質平等(實際的追求平等)。

最後,若限定在探討法律地位平等的範圍內,形式平等是指法的適用平等,執法機關對於法的執行、解釋、運用應該一致、相同,不可任意變動或調整。

另一方面,實質平等是指法的內容平等,立法機關在立法時,其內容應該排除不當差別或調整事實關係,追求實質的正義公平,如此才能達成平等。

由此可知,有關形式平等與實質平等,基本上有各種多元的意義及不同的用法。

現代人權體系是以追求如何使人權更具體化、實質化為目標,因此對於「實質」的平等也應該有以下的認識。

第一﹑國家應廢除各種差別的法律制度,以確保國民實質的平等。

第二﹑國家應以立法、政策、教育等方式,設法排除私人之間及社會上所存在的偏見、歧視現象。

第三﹑過去由於不平等的制度、狀態所形成的落差,在廢除或排除之後,若持續存在,國家應積極的採取逆向調整對策,使其恢復平等常態。

絕對平等與相對平等

絕對平等與相對平等,是平等概念最早出現的爭議。

絕對平等觀認為,同樣都身為「人」,應該一視同仁的使其平等,既使每一個人的屬性或相關的事物有所不同,只憑著都是「人」這一點,就必須絕對平等的對待之。

不管任何理由、不論任何差異,都要絕對的維持平等,亦即只有「絕對無任何差異存在的狀態」才是平等。

早期有關平等的宣言,強調人生而平等,所以人人必須平等而不被差別對待,也就是涵蓋著絕對平等的概念。

然而,這種完全無視於現實上的差異,也不考慮限定範圍、條件的絕對平等觀念,終究是不切實際的。既使在法律或政治層面,不容許任何差異的絕對平等,事實上等於是否定實定法秩序。

例如,刑法若規定,不論男女老少,不管動機原因為何,只要殺人就必須判處死刑以償人命,這樣的絕對平等反而是不平等,違反法的正義本質。

實際上,「限定的」絕對平等說,才有存在的意義。絕對平等所要求的,並非「絕對無差異」,人與人之間的身分、關係,必然存在差異,這是無法否定的。

絕對平等應該是「絕對禁止人為的差別」,並以國家權力經由立法與執行來廢除差別的制度,排除差別的現象。

例如,在法律、政治地位方面,禁止因人種、信仰、性別而有差別規定,在參政權方面,要求每一位國民有平等參與的權利(但是請注意,先進國家並沒有婦女、原住民保障名額,因為這不屬於參政權的絕對平等範疇,相關理論另行探討)。

因此,唯有限定在特定的範圍與條件上,絕對平等才有意義與正當性。

相對平等觀則認為,如果人與人之間的某些屬性相等,則應該平等對待之,使其互相平等。

但是,現實上人與人之間的屬性或相關事物的性質上,都有各種差異存在。此時必須考慮其不相等的特質,設法對應之,促使其平等化。

換言之,相對平等觀認為,採取不同的規範或不同的待遇,若能實現平等,就不是違背平等原則;有時不同的待遇或規範,反而是實現平等的手段。

然而,相對平等所容許的差別對應,不允許恣意的選擇(mere arbitrary selection),否則必然形成更多的不平等狀態。

因此,容許「相對」的差別,其合理性、公平性基準,或所追求的正義何在,就必須提出客觀、正當性的具體論述才符合平等原則。

一般稱之為「合理區別法理」(doctrine of reasonable classification),又稱為「合理性基準」(rationality test),此點在基準的部分將再詳細探討。

機械平等、比例平等、機會平等、結果平等

機械平等是指,自然科學的數學、數量、度量衡的相等,與人的屬性、能力、社會事務的差異完全無關的平等概念。

因為強調均等、相等,所以與前述絕對平等的意義類似,唯有在限定的條件、範圍下,才能處理平等的問題。

比例平等則與機械平等完全相反,認為應依據各人的屬性、能力及各種相關因素,以相對的比例來分配,才符合平等原則。

比例平等雖然類似相對平等,但是並沒有如相對平等般的強調合理性、正義、禁止恣意差別的基準。因此,比例平等可以說是相對平等中的基準之一,並無獨立作用的條件。

機會平等(equality of opportunity)是指,國家應使每一個人在出發點上平等,在追求各種有利的機會時,享有立足點的相等機會。

保障機會平等只是排除差別,使每一個人在出發點上平等擁有參加的機會。必須注意的是,隨之而來的自由競爭狀態,必然造成優勝劣敗、弱肉強食的不平等狀態。

結果平等(equality of results)是指,國民的某一種權利或地位,應得到平等享有的結果。

為了使結果的事實關係能平等,國家應該在過程中積極的介入,使現實社會中的不平等狀態改善,或優先保障長期被差別者及弱勢者,以達到平等的目的與結果。

結果平等可以說是實質平等所追求的目的之一,也是福利國家的核心理念。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自由與平等為何出現矛盾對立的緊張關係?
民主與平等之關係為何,台灣目前只注意到「民主的過程」,卻忽略更重要的「民主理念」,原因何在?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