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週/平等與自由、民主的關係 – 台灣憲法學會

第25週/平等與自由、民主的關係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自由與平等為何出現矛盾對立的緊張關係?民主與平等之關係為何?

台灣為何只注意到「民主的過程」,卻忽略更重要的「民主理念」?

自由與平等關係,茲分析如下:

自由與平等雖然是現代人權發展過程中,最主要的兩個概念,但是兩者之間到底是一種互相調和的關係,或是處於對立矛盾的關係,一直存在著各種不同的見解。

傳統的見解比較傾向於兩者是密切結合的關係,認為平等原理在自由體系內是不可或缺的;自由原理也必然融入平等體系中。所以才會提出人生而自由、平等的主張。

但是,現代的國家社會中,兩者卻常處於緊張的關係,愈自由則造成愈不平等,反之,愈追求平等則愈不自由,要維持平等狀態就必須限制自由,要任其自由競爭必然會造成不平等的結果。因此,自由與平等的關係並非穩定或一成不變,必須進一步探討。

自由與平等的和諧關係

如果單純從自由與平等的起源及發展過程觀之,兩者一直是同源同根,處於和諧互動的關係,其目的就是在追求人性尊嚴及人格完整。

人類在追求自由解放的歷史過程中,首先就必須打破奴隸制度、身分階級制度等各種不平等的狀態,所以是先有平等才能獲得自由。

反之,人類在追求平等的過程中,也必須先解放自己,以自由人的身分起來對抗壓迫者,如此才能進一步要求平等的地位。

現代的社會要求性別平等,也是一個各式各樣性別要求自由解放的過程,沒有自由、自主獨立的性別,就不可能達到性別平等。由此可知,自由與平等之間存在著互補和諧的關係。

電影《逐夢大道》(Selma)劇照,以馬丁路德金恩博士爭取黑人投票權,最重要的「薩爾瑪遊行」(Selma to Montgomery March)

自由與平等的對立關係

原來處於和諧狀態的自由與平等,在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體制形成以後,逐漸出現矛盾對立的緊張關係。

經濟上自由競爭的私社會中,每一個人會因為是否擁有資本型財產而有極大的差別,兩者之間的不平等會因而逐漸擴大。

因此,現代國家為了化解此一現象,一方面提出以追求平等為目的的社會權保障,另一方面則對經濟上強者的財產自由、經營自由、契約自由等加以制約。結果,自由與平等必然出現相互對立的關係。

以自由為中心論平等

第一﹑所謂自由就是一種沒有從屬、支配的關係。每一個人之所以有自由,一定是生活在沒有差別、沒有階級的社會。所以否定不平等狀態是自由的前提要件。

第二﹑自由應保障一個自由競爭發展的機會或狀態,必須制訂公平競爭的規則與方式。所以,自由應該是保障每一個人有平等參加競賽的自由。

第三﹑自由應該使每一個人可以依其資質、能力自由的發揮。所以必須保障平等的機會,因為在任何獨佔的狀態下,就不可能有自由存在。

以平等為中心論自由

平等,如果只是限定在制度上、政治上排除不平等,使每一個人自由解放,

處於與他人平等的地位,則當每一個人可以自由發展其能力、發揮其影響力之後,在自由競爭的法則之下,社會上新的強者與特權階級必然形成。

結果,經濟社會上的不平等仍然存在,好不容易打破不平等狀態,使人人獲得自由,結果卻又形成不平等。

因此,一方面自由是排除不平等之後的結果,另一方面自由也是再一次形成不平等的原因。自由是否有助於平等的達成,結論是未必如此。

由以上論述可知,自由與平等的關係,必須依客觀的政治、社會、經濟背景或條件來思考。

第一﹑自由與平等若由打破不平等的狀態、體制,使人得到自由解放的角度觀之,兩者是處於相輔相成的關係。所以傳統的自由思想、平等思想,都是以打破差別體制、解放個人自由為共同的訴求。

然而,若以現代的角度觀之,排除「不平等」與「平等」並非同義語,排除「不平等」未必能保障「平等」。排除不平等的差別體制只能達到形式平等,卻不能保障實質平等。

因此,如果說「打破不平等(追求形式平等)」與「自由」是相輔相成的和諧關係,應該比較能符合實際的狀況。

第二﹑自由與平等若限定在政治上或自由權的範疇,互相之間也存在著密切的互動關係。

國民要追求政治上的自由,必須保障參政權平等及法律地位平等,國民的思想自由、表現自由等權利保障,也應享有平等的權利。因此,自由與平等在此範圍內並無對立或任何矛盾的關係。

第三﹑自由與平等若涉及經濟上、社會上個人的地位與權利,則必須處理貧富、勞資等矛盾衝突,兩者之間亦陷入緊張的對立關係。

資本主義自由國家完全站在自由的立場,對抗平等的要求,社會主義平等國家則站在平等的立場,企圖否定經濟自由。

然而,福利國家面對這些矛盾衝突的狀況,則同時兼顧自由與平等。一方面以妥協、調和的方式追求實質平等,一方面繼續保障經濟自由得以運作。

由此可知,現代福利國家必須化解自由與平等的對立關係,促使兩者成為互相調和的關係,才能達成目標。

民主與平等之關係

有關民主與平等的關係,可以由民主的兩種不同的本質來探討。

民主的第一個本質是一種「方式」,這就是一般所謂的,民主是一種由全體國民共同決定的過程與制度。因此,有關選舉、投票、表決等民主制度的運作,都要求形式平等。

參政權要求「一人一票、票票等值」,就是強調每一個人都應該在參與政治運作的過程中,享有絕對平等。

然而,民主如果只是在形式上要求平等,強調在決定的過程中尊重多數的支配,結果可能使少數成為犧牲者,使弱者被淘汰,成為一種抽象、變型的民主。

所以,民主同時應具備第二個本質,民主是一種「理念」,民主是以維護每一個人的人性尊嚴、保障個人人格完整為目的體系。

民主的理念必須同時保障社會上每一個人能平等的享有社會資源,過著有尊嚴、像一個人的生活。現代的民主必須同時兼顧「民主的過程」與「民主的理念」。

因此,民主與平等的關係中,必然包括「形式平等」與「實質平等」的雙重概念。

一般發展中的國家,只注重民主的形式上過程,強調國民參與政治時的形式平等權利,卻完全忽略追求民主實質的理念,如此必然使少數者、弱者在多數決的民主運作下成為犧牲者。

現代福利國家除了重視民主的過程之外,也更應該重視追求民主的理念,確保弱者、少數者的基本權利。

所以台灣只是發展中的民主社會,因為經常只注意到「民主的過程」,卻忽略更重要的「民主理念」。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平等原則是否能完全適用於處理所有人權的問題?

適用時應有哪些條件與對象?平等的效力是否毫無界限?

下週開始將陸續探討:平等原則適用之範圍與對象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