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週/平等原則適用之判斷與比較性基準 – 台灣憲法學會

第26週/平等原則適用之判斷與比較性基準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一般提及平等,立刻會與「人生而平等」、「所有的人一律平等」等人權發展史上的口號連結起來。

但是平等與其他基本人權一樣,就是因為人生而不平等、所有的人都經常不平等,因此才必須用憲法、國家權力加以保障與規範。

如果每一個人已經在事實上享有自由、平等,則人權就不必提出來探討,也不必課以國家權力必須予以保障的義務。

所以,為何主張平等,就是因為我們認為應該平等,但是客觀的事實並非如此。應該如何來對應、處理,使之平等,便成為論議平等時必須重視的問題。

平等在現代基本人權的體系中,與一般人權同樣是「憲法保障的權利」,同時也是這些憲法上權利「普遍適用的原則」。

平等與正義、公平、幸福一樣,是人類社會長期所追求的價值理念與目標。但是其意義與性質卻同樣是抽象的、多元的、變動的,實在不容易掌握。

所以平等原則是否能完全適用於所有人權問題的處理?或是適用時應有哪些條件與對象?平等的效力是否毫無界限?或是其效力應有所保留?

以上有關平等適用範圍與對象何在?以及平等的效力與功能如何?所涉及的層面,事實上也非常複雜。

在此,謹先由平等適用範圍與對象著手,至於平等的效力與功能,則由「基準」、「判例」的探討再進一步釐清。

首先,平等應該有其適用的範圍與對象。平等如果毫無界限,則任何人都可以在各層面要求與他人平等,他人有的我也應該同樣擁有。

如此,不但會造成國家法秩序、社會制度的混亂,實際上人類社會也不可能提供這種完全平等的條件與狀態。

因此,權利關係只有在適合「比較」的狀態時,才能形成「比較性權利」(comparative right),此時才能進一步探討如何平等保障的問題。

權利關係在不適於比較的狀態下,就是一種「非比較性權利」(non-comparative right),此時雖然還是權利,卻無法引用平等原則來主張權利保障的問題。

例如,兒童都有進入學校學習的權利,若黑人兒童因為黑人區的學校設備較差,與白人兒童「比較」的結果,發現對黑人兒童的學習權保障違反「平等原則」,此時的學習權就是屬於可以比較的狀態,也是一種適用平等原則的「比較性權利」。

反之,被判徒刑的受刑人在監獄中的學習權,多少會受到限制,與一般人的學習權之間,屬於不可進入比較的狀態,此時的學習權屬於「非比較性權利」,無法引用平等原則主張其權利保障受侵害。

由此可知,引用平等原則主張權利時,必須先判斷是否屬於適合進入比較狀態的權利關係,如果本質上並不適合進行比較,應以其他方式探討。

否則,各種任意引用平等原則的主張紛紛出現,不但會造成概念上的混淆,也會對平等原則的實際效能產生疑問。

其次,哪些屬於可以比較的狀態?哪些是判別適合比較的基準?比較的狀態應具備哪些條件?事實上,很多權利關係是可以比較的,但是並非可以比較的權利關係,就可以主張平等原則。

例如,暫不論侵害自由權的問題,台灣過去高中男學生被強制理光頭,與高中女學生比較起來好像不平等。此時,是否適合引用平等原則,要求女學生也應理光頭?

事實上,有關平等原則的比較狀態,應該是比較之後出現一方是「得」與另一方是「失」、一方是「有」與另一方是「無」之狀態,此時才有必要設法使其「平等」。

上述的男生理光頭,女生並未「得」到好處,女生如果也理光頭,男生被強制「失」去頭髮還是一個沒有解決的問題。此時引用平等原則來處理顯然並非妥當。

因為主張平等的一方雖然「失」,但是拿來作為比較的的一方並非「得」,比較的雙方並非處於「得」與「失」互動的狀態。如此要求平等的結果,反而形成雙方皆「失」去平等。

由此可知,基本上應該是面對著固定的資源、數量、價值,如何在「得」與「失」之間做比較與調整,才能使人權的保障更接近理想的狀態,此時才適合引用平等原則。

例如,涉及選區劃分不當,造成參政權不平等的狀態,就是屬於適合引用平等原則的狀態。

以現行台灣的立委選舉來說,同樣是國民代表的國會議員,馬祖選區的選舉人數,近十年來因小三通,從7千激增到9千人,加上投票率因素,幾屆以來,都是2千多票,就可以當選一位立委。

同樣的狀況,還有金門、澎湖、原住民代表。而台灣本島一般選區也有程度不一的不平等,以最嚴重的宜蘭為例,選舉人數近40萬人才當選一個立委,明顯嚴重「票票不等值」。

最後,既使是比較性權利、具備比較狀態等要件,引用平等原則來對應這些權利保障的爭議,是否就一定可以達到解決問題的效果,仍然是一個未知數。

前述平等概念中已提及,平等隨著各種狀況、作用事項的本質、保障的目的等複雜因素,而有不同的意義,其概念有時是互相對立的。

因此,如何實際達到保障人權的實質效果,最後仍然要經由各種學理、判例,所發展形成的「基準」來解決。

可見平等原則適用的範圍與對象,也是處於變動不確定的狀態,很難歸納出,哪些權利、對象、制度是適用於平等原則,哪些又不適用。

因此,在接下來幾週,將由「人權」、「國家權力作用與制度」、「私社會關係」等三大類別,進一步具體探討平等原則適用的範圍。

必須強調的是,在此並不是認定平等原則,僅適用於這些部分,而是基於平等原則,經常適用於這些範圍,或是這些對象,經常會涉及平等原則適用與否的問題,或是平等原則適用在這些範圍,比較可以發揮人權保障的效果,故特別提出來探討。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人種與平等原則的適用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