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週/先天性人權之平等原則適用:社會身分 – 台灣憲法學會

第29週/先天性人權之平等原則適用:社會身分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社會身分(social status)是指,一個人在社會中所顯現出來的關係、象徵、所屬的位置。

每一個人在出生時就已經決定了他一生的某些身分是什麼,並非自己所能決定或可以選擇,而且終其一生無法改變。例如,父子、母女關係,移民、犯罪者、勞工之子,某一地域出生等。

但是廣義的社會身分(一般又稱之為社會地位),則包括人在社會中所佔有的地位或所得到的評價。

這一部份雖然與先天性的出生因素有關,多少會受到影響,但是一方面也受到後天性因素的影響,是屬於可以改變或選擇的本質。

因此,完全把社會身分定位為先天性因素影響並非妥當。例如,勞資地位、師生地位、中產、資產階級等,都是可以變動的身分。

過去在傳統的封建體制下,人一出生就將其身分固定化,出身貴族家庭則成為貴族,出身農奴家庭則終其一生要在農場勞動,賤民之子則永遠生活在社會底層不能翻身,這也是平等理念一開始所要對抗的狀態。

現代社會中,雖然傳統封建體制下所形成的身分階級制已被廢除,但是私社會人與人相互之間,是否仍然受到傳統的影響而有差別因素存在,則是論及保障平等時應慎重處理的部份。

另一方面,現代社會中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身分地位,人權保障如何處理與社會身分有關的問題,平等原則應適用在哪些範圍、對象,哪些狀態又是不適於引用平等原則,也是經常遭遇困擾的部份。經常被探討的代表性問題,主要包括如下:

一、對於重要身分與地位者,採取與一般人不同的方式,特別加以保障,是否違反平等原則的問題。

一般最常出現的狀況是,對國家元首、政府高官所規定的特殊保護。例如,不尊敬國家元首要加以處罰,對元首或政府要員的侵權行為或人身侵害,特別加重處分等。

這些都是由傳統君臣百姓階級關係所遺留下來的價值觀,與現代人權平等原則的理念不符,先進各國都已廢除類似的特殊保護體制。

原則上,對政府要員有各種免責或豁免等制度保障,這是基於職權行使上的保障。然而,涉及個人與個人之間的相互利害關係時,應以平等原則排除基於社會身分、地位的任何不平等待遇與差別。

二、尊親屬身分,是否應特殊處理,也是與平等原則有關的爭議性問題。

因血緣出生所形成的直系血親關係,是否基於先天性形成的尊卑親屬身分,而不適用或應該選擇性適用平等原則,一直有不同的主張存在。

尊親屬身分關係所涉及的問題可以區分如下:

1、有關尊親屬的扶養、不孝順等,是否應特別規範。

2、對尊親屬的告訴是否應限制。涉及對尊親屬的犯罪行為,是否應加重處分。

3、尊親屬對卑親屬的侵權、侵害行為,是否得減輕處分。

保障尊親屬身分問題的爭議,贊成一方的主要立論集中在,家族制度人倫的維護、道德、倫理上的人性等。

反之,另一方則反論,則基於封建的主從關係不應持續存在、個人人格獨立且平等的存在等人權觀點。

現代人權理念與平等原則,是普遍適用於各國及人類社會的理論,然而涉及尊親屬此一東方社會特有的價值理念,顯然遭遇很大的困擾。

亞洲人權保障先進國的日本,也曾面臨有關尊親屬刑法加重處罰是否合理的問題,歷經長期的爭議仍無定論,顯示有關此一問題東西方社會仍有相當的差異。

以下試由平等原則理論分析,主要如下:

第一﹑有關尊親屬的照顧、扶養,是否應特別規範,或對尊親屬的告訴,是否應限定其範疇等問題。

如果由現代人權是具體實質保障的權利,人權保障的法規範是最低的道德基準觀之,對尊親屬的扶養特別規範,妥當與否值得檢討。

基於親情、人倫等自然狀態,孝順或扶養尊親屬應該是高於法規範的層次,不應該以最低的基準加以規範。若以法規範之,反而使原來處於高位階的倫理、道德要求,降至最低的法保障基準。

同時,現代國家以社會權保障任何人的基本生存條件,國民健康、保險、退休金、年金、老人福利等制度,已同時涵蓋尊親屬的最低生活保障,家族親情應該是這些基準以上的部份。

第二﹑親屬之間的關係若涉及犯罪等異常狀態,是否適合納入道德、倫理、親情等這些正常狀態才存在的要素互相比較。

例如,同樣是殺人犯,殺害一般人與殺害尊親屬之間,是否可以認為前者比較有道德、倫理、親情,後者比較沒有道德、倫理、親情,故應加重後者的刑罰。

此種屬於犯罪的異常狀態,在性質上若不屬於可以比較的狀態,則引用平等原則或引用「合理區別基準」加重對殺害尊親屬者的刑罰,是否得當實有檢討的必要。

第三﹑尊親屬身分如果應特別保障,則相對的尊親屬傷害子女的情況發生,是否可以因而減輕刑責。

傳統的家族觀視子女為附屬物或從屬關係,因此對子女所造成的權利侵害,多能免責或減輕處分。現代的法秩序,已排除這種狀況。

但是,如果前述尊親屬基於身分而形成的特殊保障理論成立,則也應適用於此種狀況。如此是否與每一個人的人格獨立存在,此一人權基本理念互相矛盾。

三、社會身分所形成的差別狀態,主要仍然是存在於私人之關係。私社會的婚姻、工作等日常生活關係中,常因為社會身分因素而受到不平等待遇。

目前在國家制度與公權力所及範圍,已大部分排除或禁止因社會身分而來的差別狀態及不平等待遇。

但是仍有一部份,仍然成為身分差別的原因。例如,戶籍資料所詳細記錄的出身背景、身分,或政府機關保有的受刑人資料及其他影響身分、地位的資料,常成為婚姻、聘雇時的判斷因素,造成對個人權益的侵害。

國家如何在資訊公開的過程,防止其成為助長身分差別的原因,也是目前保障社會身分平等的重要課題。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後天性人權與平等原則之適用

思想、信仰、表現自由與平等原則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