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週/平等原則之基準 – 台灣憲法學會

第34週/平等原則之基準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平等是一種比較的概念,依據什麼來比較就必須有一個比較衡量的基準,這就是有關平等原則基準最直接、單純的解釋。

原始的平等觀最常被引用的基本理念是,「相等、相同的就應該平等對應之」、「差異、不同的就應分別對應使之平等」。於是一般就認為平等依此原理對應即可,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然而,所謂相同、一樣是如何判定,人類社會有很多事物看起來相同,但是進一步分析就出現差異。同時,每一個人觀點不同,對相同與否的認定也不一樣,所以應該由誰或依據什麼來判斷是否相同,是一個複雜的問題。

何況,若屬差異應如何對應使之平等,對應的手段、方式是什麼,也是不易處理的問題。以上這些都會歸結出,平等原則的處理必須有「基準」才可行。

另一方面,基準的必要性也可以由相反的角度來思考,也就是平等是否可以不必有「基準」。

資源分配不平等,是當前造成貧富懸殊的最重要因素。

第一﹑如果人類全體都具備「站在對方的立場為對方著想」的本性,則平等的狀態自然形成,「基準」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但是除了在宗教、道德的環境下,多少使一部份人為他人著想能發揮效果之外,現實的社會中是不可能存在這種理想的情況。

第二﹑如果社會組織、政治體系能形成客觀的、全體接納的平等觀,可以明確判定平等是什麼、如何才能平等,則「基準」也就沒有存在的必要性。

過去社會主義國家就是以「黨是大公無私」或「人民的力量」為後盾,從事公平分配社會資源,追求平等社會的理想。

然而,事實上最後所依賴的仍然是,以專制獨裁的體制決定何謂「平等」分配。因此,在民主制度下的多元化社會,對於何謂「平等」是不可能形成全體一致接受的內涵。

第三﹑人權體系中的思想自由,性質上屬不受任何差別必須絕對平等的保障,故沒有所謂「基準」的存在必要。但是其他的人權,或多或少都涉及必須對保障對象或事項,採取相對平等的對應,此時「基準」就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由以上論述可知,平等原則作用時,不論是針對「相等的必須平等對應之」或「相異的必須區別對應使之平等」,都涉及其「基準」何在的根本問題,故基準實有其存在的必要性。

同時,因為平等原則適用的範圍與對象極為廣泛,基準不論由其內涵或功能觀之,都顯示出其複雜的多元性質,要充分說明基準的意義與性質也不容易。以下試由幾個部分區分基準的類型,並進一步說明基準存在的必要性。

由平等理論觀之

相等的就必須使其一律平等,一般又稱之為「絕對平等」,所謂絕對平等、一律平等,因為都一視同仁,所以並無例外或裁量的空間,也就是不需要基準。

但是,平等原則適用的範圍與對象中,並非「全部」都屬絕對平等,哪些是屬於絕對平等的,應以絕對平等對應之;哪些是屬於不相等的,不可以適用絕對平等方式,仍必須有「基準」來判斷與區分。這就是適用於區分事、物相等與否的「基準」類型。

區分出本質上相等的與本質上相異的事、物之後,依平等理論,對於本質上相異的事、物,應合理的區別並採不同的方式對應之,以追求平等。一般又稱合理性區別的「相對平等」。

此類型的「基準」則成為判斷「合理」與否,或「相對」的程度如何的「基準」,以避免區別對應之後形成不合理的「差別」,違反平等原理。

由平等效能觀之

平等原則的適用,若面臨應採用何種方式調整使之平等時,也會產生種種手段上的爭議。

例如,應採「機會平等」方式,確保相異事、物在立足點(出發點)的平等;或採「結果平等」方式,確保事、物在結果達到平等,此時即面臨必須依「基準」來判斷的問題。

另一方面,為了發揮平等的功能,在屬於應「絕對平等」保障的範疇,也有手段選擇上應予考量的「基準」。

例如,對於超速等輕微交通違規的處分,一般都採罰金刑(財產刑),一律繳交同樣的罰金看似平等,但是對於貧困者可能是苛酷的負擔,相對於富裕階層卻完全體會不到被處罰的感受。

因此對違規者需要再配合講習、駕照扣點等處分方式,才符合平等原則。此時就面臨應依據哪些「基準」對應,才能使平等發揮其效能的問題,這也是「基準」的類型之一。

由國家權力作用觀之

國家權力機關在立法、政策執行、司法判斷等作用過程,都廣泛的涉及平等原則的適用。此時,平等原則是否有允許其裁量的空間,立法、行政、司法機關所擁有的判斷範圍何在,都關係到「基準」的問題。

如果涉及個別的權力機關,對應平等原則時所必須釐清的界限,其基準就更為複雜。當然,其中司法機關的憲法審判作用,有關平等原則的審查基準,更是各種相關基準中的「核心基準」,影響所及不只限定在司法作用,更擴及國家權力作用、私社會及憲法體系全體的價值。

因此,司法機關涉及權力分立及一般審判作用時,所依據的是憲法規範下,所賦予的一般性裁量範圍的基準。至於司法機關違憲審查時的「基準」,則必須考量憲法及人權保障體系整體的價值理念,尋求和諧調整以符合平等原理的基準,這兩種類型又是屬於不同層次的基準。

由以上的分析可知,要正確掌握平等原則「基準」的概念並不容易。何況,平等的意義與本質,又經常隨著時代環境的變化而不斷的變動,所以使得平等「基準」的確立更加困難。

另一方面,平等原則廣泛的適用於各種不同的事、物及各種類的人權,基準的類型也就更加複雜,內容也無法明確化,經常因「個案」而變動。

換言之,既使歸納出任何平等原則的基準,實際作用時仍須再進一步的依據個別的條件、狀況,來界定更詳細的基準。這是學界在探討平等原則基準或違憲審查基準時,必須面臨的跳戰和現實。

然而,並不能因為基準的確立有以上的界限,而否定其必要性。如果沒有各層次的「基準」存在,所謂「平等」將成為恣意的、武斷的(arbitrary, willkurlich)定義對象,任由各種判斷、概念橫行。

因此,在可能的狀況下,不斷的尋求客觀判斷的基準,仍然是理論研究上必須努力的目標。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合理區別原則之探討

合理區別是平等原則各種基準的原點,也可以說是對應平等原理的主要「原則」。合理區別的主要概念是基於,若是平等就繼續使其維持平等,若是不平等就應加以區別及設法對應,促使其平等。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