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週/平等原則之合理區別 – 台灣憲法學會

第35週/平等原則之合理區別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合理區別是平等原則各種基準的原點,也可以說是對應平等原理的主要「原則」。合理區別的主要概念是基於,若是平等就繼續使其維持平等,若是不平等就應加以區別及設法對應,促使其平等。

前已論及,何謂平等?或是各種事物應如何對應才能平等?隨著請求的主體及要求的內涵不同,達成的條件可能無限的擴張,人類社會有限的資源不可能完全的滿足每一個人,所以絕對的、數字的、機械的平等在理論上是無法達成的目標。

所謂平等若是要求,不論事物或對象如何,都應該一律相等相同,結果反而是造成不平等的現象。如果不去理會每一個人在先天的性質上已存在的差異,把人都視為相同,一律平等的對應之,反而是一種差別。

因此,平等原則必然要面對,如何將對象及事物加以分類(classification)、加以區別(distinction)之後,依狀況及實情分別處理的問題。這就使「區別」在平等原則對應體系中,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及正當性。

一、區別與絕對平等、相對平等的關係

一般很容易把絕對平等與區別,定位為互不相容的對立概念,因而使絕對平等觀不得不再加上「限定的」絕對平等,才能避免誤解。

事實上,追求絕對平等是人類的終極目標,既使是因為種種因素使絕對平等的理想無法實現,也不能否定絕對平等的觀念,或是以為絕對平等是一種落伍的與錯誤的概念。

過去為了強調平等的多元化概念或相對平等觀,常舉例說明絕對平等的不適用狀態,令人誤以為絕對平等是必須完全排除的平等觀。事實上,很多狀態下絕對平等仍然是不可缺的概念,也是必須優先考量的要件。

例如,不同人種在法律與政治上的地位、投票權、參政權等都與絕對平等有關。學理上,絕對平等的概念是指,禁止因特定的事項、因素,而採取特殊的對應或差別。因此,在符合以上「特定」或「特殊」的狀態下,絕對平等也是平等的基準之一。

換言之,平等有時是必須區別才能對應,但是也涵蓋禁止「區分」或「差別」,要求絕對平等的部分,沒有理由就不得差別或差異對應,應保障其絕對平等。

另一方面,相對平等與區別,也不是必然相容的概念。相對平等的理論認為,當不同等及相異的狀態存在時,若一體、一致的平等對應之,反而形成不平等。此時必須區別、分類之,採取相對的手段對應之,才能達到平等的目的。所以「區別」成為相對平等對應過程的前提要件,也被認為區別若能使之平等,必然符合平等理念。

然而,事實上並非完全是如此,典型的例子是美國處理黑白種族問題,所採用的「隔離下的平等」(separate but equal)之模式,經由長期的爭議,終於被認為是違反平等原則。因此,相對平等與區別之間,有時也存在著微妙的對立或矛盾關係。

二、區別與差別

合理區別的相關概念,由於過去日本憲法學界或判例曾使用合理的「差別」來形容,因此很容易造成誤解。實際上,區別與差別之間的關係何在,兩者之間應如何界定其意義,有必要進一步分析釐清。

區別應屬中性語,反之差別則是涵蓋價值判斷的用語。英文distinction一般譯為區別或分別;英文classification一般譯為分類或區分,與合理區別中「區別」的意義應屬類似或同義。

英文discrimination一般雖可譯為辨別、區別,但也同時譯為「差別」,差別一詞在漢字語義涵蓋著不當、不合理的價值判斷在其中。

同樣的,英文的discrimination(差別)也是否定rationality(合理的)區別(分類),英文不可能有rational discrimination(合理的差別)這樣的語句或用法。

因此,「合理的差別」不論由漢文或英文的意義觀之,都屬格格不入的用法,故目前學界多採用「合理區別」(rational distinction, rational classification)一詞。

至於,論及「合理性依據的分類」(rational classification),其意義雖與「合理區別」類似,但是學理上兩者是否有相同的意涵則尚待釐清。

一般而言,事物必須能區別或分類,才會發生差別的狀況,如果屬於同類不能區別,則不會有差別的現象。

因此,不論任何事物如果存在著差別的狀態,必然可以尋找出區別的基準或分類的依據何在。

反之,可以區別或分類,如果與平等無關,或以絕對平等對應之可以達到平等,則未必會形成差別。差別與區別的不同之處是,差別除了有區別的性質之外,尚有其他的特質。

由平等原理觀之,差別是對可以區別的事物,經由「相同對應」或「不同對應」的過程,而成為不平等的結果。

差別由結果來判斷是侵害平等理想、違反平等原則的一種不平等現象。但是差別由對應過程來判斷,到底是因為「相同對應」或是「不同對應」才造成差別的結果,則很難歸納出因果關係。

因為可以區別的事物,若相同對應可能形成差別的結果(兩性工作權不平等),但是若不同對應也可能出現差別現象(兩性參政權不平等)。

反之,可以區別的事物,有時必須不同對應才能達到平等結果(身心障礙者的學習權);有時必須相同對應才能保障平等(身心障礙者的候選權)。

由此可知,差別形成與否的原因在於對應的過程,同時有關採取相同對應或不同對應的方式才會形成差別,也因各種情況而異。

差別形成的因素,一是來自區別的部分;一是來自區別之後對應方式的部分;以下即由這兩部分探討差別的各種類型。

區別而形成之差別類型

人都可依其特徵(人種、性別)、屬性(職業、信仰)等各種層次的基準及變動多元化的方式,分類成各種特定的歸屬集團,使其與集團之外的人可以區別。此種因區別而形成之差別,又可再分為以下類型。

1、敵對情感型

區別結果導致不愉快感或甚至敵對狀態,即屬此型。例如,人種、族群等理應促進融合,嚴格防止因區別而形成差別,造成對立的敵對情感。

此種差別若形成將使社會不斷的摩擦、衝突,個人無法成為個人而存在,必然捲入敵對的集團抗爭漩渦之中。

2、利益獨佔型

區別的結果導致某一集團獨享利益,即屬此型。一般男性在就業市場較有利,就職後在升遷、待遇上亦佔優勢。因此只要區分性別,必然使男性獨享就業的利益,使女性受差別。

3、經費節省型

區別的結果可以在經濟上節省經費,即屬此型。一般公司在聘用員工時,常以學歷、出身學校,作為錄用與否的基準,這是所謂的學歷差別。

其原因主要是企業雇主不願意再花費時間或費用,針對應徵者的工作能力與意願去進一步瞭解,只是依賴其學歷、出身等加以區別,作為判斷雇用與否的基準。

如此所形成的偏見或差別,只是為了節省資訊調查的經費,或是避免增加麻煩的程序。

對應方式而形成之差別類型

人類社會存在的各種區別集團,若因為人為的對應方式不當或效果不良而形成差別,即屬此型。依其性質又可分為以下幾種類型。

1、無關因素型

對於各種不同集團,若採取不同的對應方式,必須有正當性及所代表的意義,如果完全無關,則屬差別。例如,老人年金的支付應以經濟因素為判斷基準,若採用出身地或性別為基準,則屬無關因素而形成的差別類型。

2、不作為型

各種對應方式常因狀態、條件變動而產生變化,此時若消極不作為,則形成差別狀態。例如,選舉區的劃分應符合票票等值原則,若選舉監督機關未定期調整,造成選區之間投票價值不等,則屬不作為而形成的差別類型。

3、比例不當型

對應方式若未能依事情差異的質與量比例調整,所形成的差別即屬此型。所得稅的徵收,應依據收入累進徵收,否則因而形成的差別,則屬比例不當類型。

由以上論述可知,過於強調區別本質而忽略對應方式及過程,很容易形成差別狀態。人類社會長久以來就是在各種區別分類中,逐漸形成差別意識與狀態。

因此,所謂一般的社會觀念、社會上的共通意識或主流的社會觀點,都有或多或少的差別意識存在。

區別雖然是不可避免的現象,卻也是差別形成的要素,如何盡量化解人與人之間的區別,應是防止差別的方法之一。

追求平等的理想,必要時可以採取「合理」區別及不同對應的手段,但是「不合理」的差別則應禁止之,其焦點在「合理」與「不合理」。

因此,判定合理與不合理的基準何在,也就一直成為平等原則的研究重點。除了由法秩序排除實際上不合理的差別現象之外,另一方面,如何使差別的行為者排除偏見,消除不必要的區別,也是解決不平等問題的課題。

考量區別差異,才能對應出合理平等原則

參考資料:許慶雄、201512、『人權之基本原理』、(台北:秀威資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336頁。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合理性的意義

合理區別之後,為追求平等得針對各集團採取不同的對應方式,但是對各集團內部則應採平等對應方式。

平等原理是,對於本質上相異者,不要求假設其相同而採取平等對應;但是對於本質上相同者,則要求必須平等對應。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