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週:美國的平等概念與判例 – 台灣憲法學會

第44週:美國的平等概念與判例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有關平等原則的判例,因在立憲主義的各國之中都有相當的質與量,所以在探討那些判例、採用何種分析比較的方法及探討所欲呈現的目的等,都有選擇上的困難之處。

故以下原則上依各國判例及學理上的特質,分別呈現出有關平等理念發展史、司法審查基準、合理區別原理等理論,在實際判例上的作用,據以探究憲法理論與實務的互動關係。

例如,美國是以追求自由保障為目標而建立的國家,因此美國獨立戰爭亦被稱之為自由革命,然而美國的自由社會卻依舊潛伏著各種不平等的差別待遇,一直到1960年代才由違憲判決而引發了平等革命,欲探其原因、背景及理念,下面乃選擇選舉權與人種隔離這兩種互有關連的判例做為探討之重點。

美國的平等保護原則之形成與發展

美國獨立宣言雖然強調人生而平等,但是當時所謂的平等只是當作自由的形容詞,並非政府有責任維護的法秩序。黑奴不但在法律上不具任何地位、人格,甚至與牛馬等動物一樣,被視為所有者的動產。

南北戰爭結束之後,雖然在1865年通過憲法第13條廢除奴隸制度,但是黑奴的權利及法地位仍然處於不確定的狀態。因此,1866年又通過修正第14條,一般稱此為平等保護原則,明文保障所有公民的法地位平等。1870年又通過修正第15條「選舉權平等」,合稱「南北戰爭修正條款」(the Civil War Amendments)。

為了解放黑奴的美國南北戰爭

理論上憲法條文應具備實施效力(self-executing),不論國會是否有通過相關的法律配合實施,都有要求履行的效果。

然而,這三項修正條文的最後一款,都附加「國會有制定適當法律以實施本條款之權限」(Congress shall have power to enforce this article by appropriate legislation)。因此,當時又認為若國會尚未制定相關的施行條文(enforcement clauses),則無法具體落實。

平等保護原則主要包括兩項內容,一是州政府應使每一位公民受到平等保護,一是所有的人在法律之前平等。這在當時引起相當的爭議,前者是有關憲法保留給各州的權限是否被聯邦議會所剝奪,後者則爭論平等保護是否適用於所有的權利。

必須一提的是,「所有人」應包括黑人之外的少數受差別的人種,但是當時或往後的平等保護運動,都是以黑人為主體在論議,故以下若提及「黑人」在理論上應解釋為黑人及其他少數人種。

然而,雖然這在當時被認為是積極的廢除人種差別,但是實際上以現代的標準來衡量,黑人的法地位及權利在實際上並未獲得「完整的」保障,主要的原因在於以下幾點。

第一﹑修正第15條通過以後的約百年期間,國會只在1875年通過的民權法案與平等保護有關。同時國會立法權的自我抑制也是主要原因。雖然憲法條文明確要求平等保護,然而相關的程序、內涵,都必須有法律上的依據才能落實。

當時國會基於若由南方各州所反映出來的實際狀況判斷,認為有必要慎重立法,因此對於黑人及少數族群平等保護的立法進度,都未符合實際上的需要。

第二﹑各州行政權的抵制。美國聯邦體制下,各州擁有相當大的自主權限,在自治權、執行權的抵制之下,平等保護效果很難實際達成。

第三﹑19世紀初,美國司法制度雖然已確立違憲審查權,但是司法機關審查的水準、能力都未成熟,特別是有關平等保護的審查要件更是欠缺。

因此,平等保護的判例或審查效果幾乎不存在,少數涉及平等保護的審查,最高法院也採取適用範圍極為狹小的限定解釋,使平等保護幾乎與正義、公平一樣,只是當做審判過程的一般概念來運用,完全喪失當初制定憲法修正條款的基本精神。

由此可知,平等保護在成為憲法條文的初期階段,只具備宣示性效果,促使美國社會開始接納這樣的理念,與實際具體產生有效的保障效果,尚有一段距離。

平等革命時期

美國在獨立建國過程中,一直以自由為所有理念的核心,所以1776年開始的革命也可以稱之為自由革命。但是當時也有不少學者專家警告,自由的社會中潛伏著巨大的平等問題,有一天必然使美國面臨另一種革命。

但是平等問題卻沒有被重視,一直到1954年有關人種隔離違憲判例形成之後,才爆發了所謂「平等革命」(Equalitarian Revolution)。此一平等革命形成「平等主義」(Equalitarianism),並使美國邁向平等的社會,革命是由以下的一連串互動因素所形成。

平等革命的起源首先來自「社會運動」與「司法審查」的互動所產生的巨大力量。美國社會在1950年代為了打破人種差別狀態,形成了各種民權運動組織。

這些組織除了運用當時逐漸發達的傳播媒體,提出廢除人種差別、要求平等保護的訴求,獲得內、外輿論的支持之外,更全力以司法訴訟的方式,要求司法制度的保障。

因此,各種違反平等保護原則的憲法訴訟,在這些組織經由訴訟費用、律師團辯護、法理論等各方面的支援之下,積極且持續的展開。

結果終於引起最高法院對平等保護問題的重視,形成各種型態的判例,不但實質產生司法上的救濟效果,也對與平等原則相關的國會立法形成巨大的影響,一般稱此為「積極的司法作用」。

同時這些判決具體且實際的產生平等保護的效果,故學理上又稱之為「實際具體的平等保護理論」。主要判例及其影響可分為三部分:

1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 (I), 347 U.S. 483(1954);(II), 349 U.S. 294(1955),判定「種族隔離制度」違反平等保護原則。

2Baker V. Carr, 369 U.S. 186(1969),判定國會議席「定額分配不均」違反平等保護原則。

3Edwards V. California, 314 U.S. 160(1941),則是積極面對經濟上有關平等保護的判例。前二個代表性判例,又被稱為「平等革命」的兩大判決,以下將再詳論之。

其次,在社會民權運動與司法審查作用雙管齊下的壓力之下,國會在60年代積極制定實現平等保護的法律。主要的民權法案內容涵蓋國民日常生活的各種層面,包括設置人權委員會、嚴禁在公共設施、學校、公務員任用、投票權、社會福利事項的差別待遇。但是,當時這些法律對於私社會不具實際法效力,只能勉強做到政府在公共領域的平等保護。

最後,為了更有效落實平等保護原則,行政機關開始在執行財政輔助、公共工程招標、許可執照等業務時,亦同時注意是否關係到人種差別、不平等待遇的問題,私營企業或民間團體若違反平等保護原則,行政機關應排除其參與資格或取消補助,如此對私社會亦產生相當的效果。

美國社會自60年代展開的平等革命,目前已有具體的效果。雖然在私社會領域仍有不平等現象存在,這是同時維持自由國家體制無法避免的現實狀況。這一部份要解決除了法規範之外,還必須從教育、信仰等人性改革面著手,才有實現平等社會的可能。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美國有關選舉的平等保護:

美國的獨立戰爭主要是在英國殖民時代,沒有平等、公正的代表而引發,所以平等的選舉及選出公正的代表,一直是美國建國以來不斷堅持的理想。

因此有關選舉的平等,美國一直非常重視,與他國比較也領先一步。雖然如此,卻仍然有定額分配不均與投票權的人種差別,這兩項違反平等保護的問題存在,值得進一步分析。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