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週/人種隔離與平等保護原則 – 台灣憲法學會

第46週/人種隔離與平等保護原則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南北戰爭後憲法修正的三條文,雖然明文規定廢除奴隸制度,保障黑人法地位平等,但是宣示效果大於實質效果。於是1875年又通過「所有公民的公民權及法權利保護法」一般簡稱「民權法案」,要求所有公共設施中,黑人與白人享有完全相同的使用權利。

但是在實際效果上,黑人在私社會中仍然受到各種抵制,無法真正保障黑人在日常生活中不受差別待遇。尤其是當時的司法判決都一致認為,平等保護原則對於私人及私社會間的差別行為若強制適用,將侵害個人的自由權利。

這種立場使公權力無法介入處理私人間關係,更助長社會上的人種差別情況,發展出持續到現在的人種差別歷史。

人種隔離合憲時期

初期的平等保護原則,雖然無法介入私社會排除各種差別狀態,至少在政府公共設施及公權力所及範圍,尚能有效保障黑人不受差別待遇。

但是1890年路易斯安那州(Louisiana)制定「人種隔離法」(Jim Crow Statutes)之後,各州也都以相同的方式推動所謂「隔離下的平等」(Separate but equal),等於是以公權力公開維護人種隔離政策,使人種差別狀態更形嚴重。

美國最高法院在“Plessy V. Ferguson. 163 U.S. 537(1896)”判決中,也認定人種隔離合憲,其理由如下:

1、廢除奴隸制度是禁止對任何人強制奴役勞動,人種隔離法並未抵觸此規定。

2、社會上存在著由膚色區分人種的現象,並非法律可以令其消失,人種的特徵或肉體上的差異是沒有方法可以根除。

3、所謂隔離會使黑人感受差別或劣等自卑只是一種假定,隔離法本身並無促成黑人有劣等感的意圖。

4、法地位的平等保障是要求享有的權利與機會均等、相同,並未涵蓋必須融合在一起才能享有平等的概念。

5、某些人種或個人在社會上居於劣勢或不利狀態,受到先天上及後天上的種種因素影響,並非憲法所能對應。

總之,最高法院認為以法律規定不同人種必須隔離,若能保護各人種得到相同的待遇、享有同樣的權利,並未違反平等保護原則。

此一人種隔離是合憲的判例形成之後,使美國社會(特別是南部各州)在各層面實施白人與黑人不接觸的政策,黑人所受的差別待遇,在此判例影響之下持續擴大。

消極認定隔離不可能平等的時期

30年代開始,有關人種隔離違憲訴訟的判決,開始出現變化的趨勢。此一時期的判決,並非針對隔離制度本身的違憲與否下判斷,而是對隔離之後,黑人所受待遇與白人不相等,如何要求使其「平等」的判決。

1938年最高法院在“Missouri ex rel. Gaines V. Canada, 305 U.S. 337(1938)”事件中判決,密蘇里州未能設置與白人相同的大學法學院,實質的在法學教育設備方面平等的提供黑人就讀,是違反平等保護原則的行為。

1950年最高法院在“Sweatt V. Painter, 339U.S.629(1950)”事件中判決,德克薩斯州(Texas)為黑人所設立的大學法學院,不論在師資、圖書設備、課程上,與專供白人就讀的德州大學法學院比較,都不符合「實質的相等」原則,故違反憲法平等保障原則。

該等判決雖然沒有直接認定人種隔離違憲,但是依其所要求「隔離下平等」之標準來衡量,州政府無論如何都做不到,所謂的「隔離」但又可以使之相等的結果。因此,等於實際上宣判在「隔離」之下,是不可能達到平等保護,使人種隔離合憲的理論終於開始瓦解。

人種隔離的違憲判決

1954年美國最高法院有關“Brown V. Board of Education,347 U.S.483(1954)”事件的判決,是廢除人種隔離的代表性判例,結果也促使對黑人的平等保護邁向一個新的里程碑。

最高法院判決的主要內容及理論如下:

1、本判決的內容不只是針對個案,而是就隔離政策對公教育所造成的影響作整體性考量。

2、本判決也不是再回頭去檢討憲法修正第十四條(1868年)或Plessy事件(1896年)當時的狀況,而是就目前美國人的生活及公教育現在的功能與效果來思考。

3、教育對一個人人生的成功與否極為重要,所以民主化的社會必須保障每一個人都能享有平等教育機會。

在目前隔離的教育體制下,不僅要注意設施、師資等「有形要素」(tangible factors)是否平等,更不能忽視「無形因素」(intangible factors)包括身心、感覺等對幼童心理所會形成的影響是否平等。

如果黑人學生在教育過程中,因為隔離而感受到地位不如他人,則不但隔離下的「平等」是不可能達到的目標,隔離的教育體制本身即違反平等保護原則。

由以上的因素判斷,人種隔離方式的黑、白分校教育體制應屬違憲,所謂「隔離下的平等」體制應予廢除。

違憲判決的影響

最高法院判決「隔離下的平等是不可能實現」、「任何人種隔離的制度都是違憲無效」之後,結果造成那些影響?當時的學者專家在判決後的短期間,實在無法想像或預測。

因為其影響的層面,不只是包括全美國實施黑、白人種隔離的各級學校,同時也包括各類黑白人種隔離的公共設施及各種社會制度。

例如,住宅、海灘、運動場所、公園、法院旁聽席、監獄、交通工具等的隔離,都必須對黑人開放或適用,數量龐大的法令規定也必須修改。

這種大規模的變動,如果沒有各級議會與政府配合,只依賴最高法院是無法具體實施。因此判決也指出允許在「適當的期間儘快處理」,一般認為這樣的判決似乎「自我矛盾」,但是學理上稱之為「現實的柔軟性」(practical Flexibility),認為是法原則之一。對於立法、行政、各州政府的反應,最高法院也只能靜觀其變。

事實上,聯邦政府與議會的對應措施極為慎重且緩慢,當時南方各州甚至還企圖採取對抗措施。雖然目前人種隔離的違憲判決經過六十多年,然而美國各地還是無法完全具體實現人種的平等。

電影《關鍵少數》(Hidden Figures)劇照。爭取進入白人學校的黑人女性。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日本的平等保障原則:

日本是戰後才邁向民主法治社會的國家,違憲審查的運作在初期當然面臨種種實務上的困擾。因此選擇在一九七三年出現,針對平等原則所做出的首宗違憲判例,更具研究意義。同時,此判例亦為東方社會倫理道德與法的人格平等之間長年的爭議劃下句點。

故選擇「尊親屬殺害」與「先住民族差別」兩個判例加以探討。這些亦是台灣目前亟待處理的問題,十分值得借鏡。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