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週/尊親屬殺害重罰之違憲判決 – 台灣憲法學會

第48週/尊親屬殺害重罰之違憲判決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日本最高法院在歷經20多年之後,才於1973年的審判中,推翻原來的合憲判決,認定尊親屬殺害重罰的相關刑法條文,違反平等原則無效。然而,必須注意的是,判決理由中僅認定「手段」違憲,並未直接認定尊親屬殺害重罰的立法「目的及其理念」違反平等原則,是令人意外與遺憾之處。

判決理由首先區分「目的的審查」與「手段的審查」兩部分。有關尊親屬殺害重罰的立法目的,最高法院基於以下理由,認為不能就此判定違憲:

1、來自血緣與婚姻的親族關係,有自然的親情與長幼有別的責任承擔。卑親屬都是由尊親屬負責養育成人,故對尊親屬尊重報恩乃倫理道德上自然的情感,值得社會法秩序加以維護。

2、殺害尊親屬的行為違反倫理道德,社會上都會特別嚴厲的責難,刑法反映此一情況而加重處罰,並無不當或違反合理性之處,故認定加重刑罰的目的違反平等原則並不妥當。

其次,有關尊親屬殺害重罰的「手段」最高法院認為,若加重處罰的程度(手段)與達成立法目的有明顯的失去平衡之狀況,則形成不合理的差別,違反平等原則。

尊親屬殺害重罰的刑法規定,只能處死刑或無期徒刑,與普通殺人罪規定的死刑、無期徒刑、3年以上有期徒刑比較,明顯的在量刑選擇上,有過當的限制,會造成處罰過重失去平衡的判刑。

因此,尊親屬殺害重罰的刑法規定,已超過達成立法目的的必要手段,屬不合理的差別,違反憲法平等原則。

依據以上判決理由加以分析,該事件司法審查是採「合理性基準」,一方面認定有關立法目的依重大的公共利益(維護倫理道德)採不同區別並未違憲;一方面對於達成目的的手段(加重刑罰程度)則認定明顯的有失均衡,故違憲無效。

在此,必須注意的是,同樣是認定尊親屬殺害重罰條文違憲;若認定立法目的違憲,則刑法或其他法律,如果對有關「尊親屬」犯罪採不同的區別刑罰,皆屬違憲無效;若只是單純的認定手段違憲,則對「尊親屬殺害」的犯罪行為,只要修改該條文,採適當的加重刑罰,即不違憲。

同時其他有關尊親屬的加重處罰條文,也仍然繼續有效。本判決的違憲認定,明顯的是屬後者的手段違憲。

尊親屬殺害重罰違憲法理之探討

有關尊親屬殺害重罰問題,日本最高法院在1973的判例雖然判決違憲,但是在法理上仍有以下兩點必須進一步加以探討。

第一﹑有關平等原則司法審查基準的部分,依判決內容所述是採「合理性基準」。因此,立法者只要是基於公共福祉、社會上共同利益之目的,即可採區別對應,這種不同的區別對應並未違反平等原則。

判決內容針對立法目的之審查,只提出「一般對尊重報恩的倫理道德都認為有維護之必要」的說明,很明顯的只是以「維護公共利益」基準做為審查立法目的的正當與否,所採用的是「合理性基準」。

換言之,審判過程並未採用「重大的政府目的」或「必要不可缺的國家目標」等基準,來審查尊親屬殺害重罰的立法目的,故不符嚴格合理性基準或嚴格審查基準之要件。

然而,違憲審查採用「合理性基準」時,司法機關對於達到立法目的的手段之審查,只要認定其具備正當關連性即可,原則上其他部分應屬立法機關裁量範疇,司法機關應避免甚至不得介入審查。

因此,依合理性基準審查,要從「手段」導出違憲結論幾乎不可能。但是本案判決,一方面在立法目的階段的審查是採合理性基準,寬鬆的認定採區別對應具備立法的正當性;另一方面又在手段審查階段排除立法裁量,並依嚴格合理性基準的方式,去審查所採手段與達成目的之間是否具備「實質關連性」,再以非常嚴格的基準認定「手段」有失均衡,故判定屬違反平等原則的不合理差別。

由此可知,該判決所採基準若依據合理性基準,則不可能導引出手段違憲的結論。反之,若採嚴格合理性基準審查,則立法目的違憲的可能性應高於手段違憲的部分。該判決很明顯的在選擇審查基準方面,有搖擺不定的誤用情形,對於審查基準的實際運用也有矛盾之處,值得檢討。

第二﹑有關尊親屬殺害重罰的違憲審查,其焦點應在刑法對涉及尊親屬犯罪者採區別對應,是否符合平等原則,是否形成差別等立法目的本質的部分。至於有關刑法尊親屬殺害重罰條文的違憲問題,1946年日本制定新憲法確立保障人權、民主法治體制之後,學界即曾對此提出質疑。

1950年最高法院判定有關尊親屬殺害重罰刑法條文合憲之後,學界亦有贊否對立的見解。贊成論主要與合憲判決理由類似,在此不再分析。至於反對論者,則有以下批判。

1、尊親屬殺害重罰的刑法規定是依據傳統的、封建的家族制度而制定,其思想觀念與現代個人平等的人權思想互不相容。

2、有關尊親報恩等道德倫理觀是值得推崇。但是法律與道德,是不同本質、層次的問題,不能以道德即法律或道德應以法律落實等觀念,來論述法理或判定違憲與否。

3、孝順尊親等倫理道德是值得推廣肯定的理念,其存在意義應在教育、文化等正面宣導實現,而非在負面的特定犯罪事件,企圖以嚴刑峻罰法來刻意抑制不孝行為,這對於推廣孝道倫理並無助益。何況,依一般刑法條文,對重大不可赦的尊親屬犯罪者,同樣可以處以重刑。

這些主張尊親屬殺害重罰刑法條文違憲的學者,在50年代即佔多數,隨著時代的發展日益增強,70年代以後已成學界不可能動搖主流通說。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分析主張尊親屬殺害重罰的刑法條文,是違憲的法官之意見與主流學說的主要依據、理由何在?

特別是為何認定手段違憲,立法目的並未違憲,是令人遺憾的判決?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