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週/日本部落民差別與同和政策 – 台灣憲法學會

第50週/日本部落民差別與同和政策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日本的部落民,主要是德川時代嚴格實施身份制度之後而形成,當時無法取得士農工商身份且具有固定住所及工作的民眾或一些犯罪者,就被稱為穢多、非人,幾乎無法翻身。

這些人及其子孫所聚集生活的貧困地區逐漸形成部落,故稱為部落民。部落民無法參與正常的社會活動,也不能與一般人交往,只能從事粗賤的工作求生存。

明治維新之後,日本從事近代化革新,1871年正式以法律宣布,廢除賤民的身份限制,使部落民(當時約38萬人)也能享有平等的國民身份。

但是,如同美國解放之後的黑奴一樣,部落民雖然形式上在法地位取得平等身份,實際上仍然受到差別與隔離,根本無法得到實質的平等保障。其主要原因為:

1、當時政治體制仍然維持天皇、貴族、軍公教、士農工商等明確的身份階級,因此,社會上存在著各種差別的現象,本來就極為自然。

2、經過長期的差別、壓迫,部落民無法適應正常的社會、經濟活動,仍然在各方面位居社會的底層。

3、私社會的偏見與排斥,若非國家在政策上採積極措施,實在無法化解。

4、日本完善的戶籍制度,使部落民及其子孫的身份,永遠無法消除。

戰後日本憲法明文保障人權、平等原則、禁止差別,因此,部落民差別的問題才逐漸獲得重視。

另一方面,因為集會結社自由的保障,當時各地有六千的部落及將近三百萬的部落民,開始成立全國性組織,爭取自己應有的平等地位及權利。

代表性的組織有「全國自由同和會」、「部落解放同盟」、「全國部落解放運動連合會」等。

但是,公權力依據正常的法令保障,並無法使部落民在教育上、經濟上、社會上的弱勢地位獲得改善,在私社會中部落民在婚姻、就業、租屋居住等方面,所受到的差別待遇也日益嚴重。

因此,日本國會於1969年制定「同和對策特別措置法」,採取類似美國的「優先保障措施」,要求行政機關積極的採取優先待遇政策,以化解部落民受差別的狀態。

同和政策的重點,一方面針對部落民採優先保障措施,包括同和獎學金、職業訓練費、生育養育費等各種福利支付,以培養其自立的競爭能力。

另一方面,持續加強監督對部落民差別及侵害其基本人權的狀態,有效的去化解部落民差別持續存在的現象。

除此之外,國民教育體系中,有關人權教育部分,亦特別增列同和教育,使兒童在教育過程中,學習沒有差別意識,尊重個人人格尊嚴的觀念。

然而,同和政策實施之後,仍有以下值得檢討之處。首先,同和政策使國家每年應特別編列預算,以支付部落民的各種福利費用,或居住、活動設施建設費補助金。

然而,依據戰後日本憲法增列的社會權保障,一般國民亦享有基本生存條件的保障,包括生活保護法、老人、兒童單親家庭保護法,國民健康、年金法,職業安定法等涵蓋各層面的要求福利補助之權利。

因此,同和福利保障與一般國民福利保障之間的差異何在,哪一部份屬優先保障措施,兩者之間如何區別,都必須使之明確化,才能使同和福利與一般福利有所區分。

否則,部落民做為國民的一份子,本來即可享有的基本人權,卻又以同和政策特別法保障,使本來依憲法即可享有的權利,好像又成為優先保障措施的對象,實容易引起誤解,對化解差別產生負面影響。

其次,同和政策推動過程,各級行政機關執行時,對於資格與權利享有做認定時,經常過度介入部落民私生活領域,甚至侵害其基本人權與隱私,造成原來是為了維護人權而形成的制度,反而侵害人權的現象。

因此,同和政策雖然對於部落民的生存權、學習權、工作權的保障有正面的助益。但是在執行過程中,有時也對部落民的個人隱私、居住自由、結社表現自由有負面的規制,稍有不慎即造成侵害人權的狀態,這也是值得探討的部分。

最後,同和政策負責機構及行政機關在執行推動過程中,經常基於黨派、思想、理念的差異,對部落運動組織或個人採取不同待遇,一方面形成部落民內部的差別,一方面則使部落運動組織之間相互對立。

例如,全國自由同和會屬親自民黨的組織與政府關係良好;部落解放同盟則與社會黨等在野黨派及勞工組織結合,於在野勢力有一席之地。

全國部落解放運動連合會,則由戰前與共產黨關係密切的部落組織「水平社」成員主導,屬最激進的運動組織。因為各有不同政治立場及政黨支持,互相之間也就經常對立。

基於以上種種因素,同和政策經由評估之後,目前已暫告一段落,1997年日本國會制定「人權擁護施策推進法」,將原來的同和政策納入其中運作,避免優先待遇保障措施長期化、固定化。

事實上,受差別的集團要追求平等的地位,最重要的主體是自我認識個人人格尊嚴,自主的追求自由、平等的人權。

人權保障相關的法制度都是周邊的因素,無法取代主體去獲得人權與尊嚴。台灣的特定族群與先住民問題?值得加以比較分析。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愛奴族差別與先住權

有關改善少數先住民族的差別待遇與不平等地位的優先保障措施,應注意那些問題?

台灣的先住民問題、政策如何改進?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