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週/愛奴族差別與先住權 – 台灣憲法學會

第51週/愛奴族差別與先住權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愛奴族(Ainu race)又稱蝦夷人,是居住北海道的古民、土人,明治政府後來發布命令,一律使用「舊土人」的公式名稱。1869年日本宣布將蝦夷地區改稱北海道,正式併入日本領土的一部份以後,愛奴族就開始成為被壓制、差別的對象。

愛奴族基本上以狩獵(鹿)漁業(鮭)為生,日本內地人大量移民北海道開拓以後,壓縮其生活空間,使其生活極為困苦,且導致人口無法成長,187316千人口數,1986年也僅有24千人。

日本政府曾經於1899年制定「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表面上規定愛奴族的醫療、生活扶助、教育等都予特別保護,實際上是企圖加以同化的政策,對愛奴族的生存、發展及保存獨自的文化傳統並沒有實際的功能。

戰後雖然憲政體制產生巨變,在民主自由的新環境下,一般國民的人權與福利都已大幅改善,但是愛奴族仍然受到差別與忽視。

1961年愛奴族為中心的運動組織由過去的「北海道愛奴協會」改名為「北海道烏塔利(Utari、ウタリ)協會」之後,才引起各界的關心與注目,由各層面展開保護愛奴族生存、權利、傳統文化的社會活動。

經過20多年的抗爭,1984年該組織向北海道知事提出的愛奴「先住權」要求終於被接納,以地方政府權限開始改善其生活,維護其文化傳統。

先住權(Aboriginal title)是源自美國的概念,指先住民族對居住土地及其資源的占有權(right of occupancy),此一權利不同於對抗主權的自決權,也沒有個人的補償請求權,而是以先住民族為主體與政府協議,立法施行各種補償措施的權限。

愛奴先住權要求日本政府立法保障的內容主要包括以下五項。

1、發佈廢除差別尊重愛奴族權利平等宣言;

2、優先保障及強化愛奴人權;

3、振興愛奴傳統文化;

4、設立基金促進愛奴族自立、自主;

5、設置專責機構處理愛奴經濟自主、社會地位平等之相關事務。提案內容原來包括,要求國會及地方議會設置愛奴族特別議席。

然而,基於憲法平等原則、選舉權平等、國會議員代表全體國民等條文規定若未能先修改,將有違憲無效之結果,故後來取消。

日本國會也於1997514日通過以上內容為基礎的「愛奴文化振興法」,在北海道各地設置促進愛奴文化振興與研究的機構。

該法施行以後,愛奴人不再像過去般的隱暪愛奴族的身分,同時文化語文的研究及各機構的工作機會,也改善其就業與生活狀況。

然而,差別的狀態一時尚無法完全根絕,要真正達到該法所追求的「愛奴人以身為愛奴族為榮,並在社會上受到尊重」,恐怕不是短期間可以實現。

台灣先住民族也是一樣,有關改善少數先住民族的差別待遇與不平等地位的優先保障措施,應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各種優遇及福利,不應集中於硬體建設,例如居住環境、公共活動設備等。這些固然對改善其生活水準有所助益,然而基於平等保障理念,如何協助其恢復自尊、自我族群認同與排除差別狀態才是重點。

第二﹑先住民族的語言、文化、習俗之維護,是其享有平等地位的前提要件。如果優遇政策使其在教育、經濟、社會方面完全與其他國民相同,卻因而喪失其特質、特徵、歸屬意識,則等於是同化滅族的政策。

第三﹑實施過程應保障先住民族的選擇自由,並尊重其自主的價值理念及民族觀點。

以上有關日本平等原則之探討,有兩點值得特別注意之處。

第一﹑日本有關平等原則的司法審查基準,實際作用時未臻成熟。雖然憲法學界之學理探討已達到相當水準,然而或因為判例太少無法熟練的運用,或因最高法院法官過於保守,故判決內容有關基準適用的理論部分很薄弱。

第二﹑日本平等原則的爭議、違憲審查過程或對應方式,與美國都有時間上的巧合,似乎都緊隨在後發生。

例如,有關國會議席定額分配不均的訴訟,幾乎是在美國告一段落之後即在日本發生。日本部落民的差別問題,在性質上、時間上與美國的人種隔離都有密切的關連,優先保障措施與同和政策的實質內容也很類似。

美國在1887年制定土地分割法(General Allotment Act or Dawes Act)將印地安部族的土地切割給個人,企圖以農民化方式同化游牧的印地安人。1899年日本的北海道舊土人保護法也有同樣的內容。

目前的愛奴文化振興法與美國1934年「印地安再組織法」(Indian Reorganization Act)的目的與內容也極為類似。

當然,除了部分是偶然的巧合之外,日本戰後的憲法體制與人權保障理念,完全接受美國的模式,憲法審判也採美國的附隨審查制,這些狀況對於兩國間雷同之處,也應該有直接、間接的影響,值得加以比較分析。

日本少數民族愛奴人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德國與日本同為戰後成立的立憲主義國,平等原則在其人權保障體系及違憲審查亦扮演著重要角色。

特別是良心拒絕服兵役與兩性同權的相關判決中,有關平等原則的申論,不論是在理論上或是實務運作上,都是台灣值得參考的違憲判例。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