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週/德國的平等理論 – 台灣憲法學會

第52週/德國的平等理論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德國與日本同為戰後成立的立憲主義國,平等原則在其人權保障體系及違憲審查亦扮演著重要角色。特別是良心拒絕服兵役與兩性同權的相關判決中,有關平等原則的申論,不論是在理論上或是實務運作上都是值得參考的違憲判例。

德國平等保障之演變

德國的近代立憲主義憲法史可追溯至1849328日制定的「法蘭克福(Frankfurt)憲法」(Die Verfassung des Deutschen Reiches),其第6章「德意志國民的基本權」(Grundrechte des deutschen Volkes)所規定的人權保障內容極為完整,有關平等理念也明確保障「德意志人在法律之前平等」、「所有具備能力者都有平等擔任公職之權利」、「服兵役的義務應平等」這些基本部分。

但是這一部符合近代立憲主義原理的憲法,卻在當時專制保守勢力的反撲下,兩個月之後就被廢除,故又被稱為「夢幻的憲法」。

1850131日取而代之的「普魯士憲法」(Verassung surkunde fur den Preussischen Staat),雖然是君主專制體制下的憲法,第4條仍然明確保障「所有普魯士人在法律之前平等」、「擔任公職之權利平等」的平等原則。

但是完成大一統之後的德意志帝國(Deutsches Reich)於1871416日所制定的「德意志帝國憲法」(Verfassung des Deutschen Reiches),一般又稱之為「俾斯麥憲法」,卻完全刪除有關人權保障與平等的相關條文。

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德國廢除帝制改為共和國,1919811日制定公布「德意志國憲法」(Der Verfassung Deutschen Reiches),又稱「威瑪憲法」。

威瑪憲法第二篇「德意志人的基本權利與基本義務」(Grundrechte und Grundpflichten der Deutschen),有關人權保障的部分,不但在當時屬極為先進的內容,其中社會基本權的條文更是追求經濟地位平等的代表性規定,是各國憲法中最早將社會權完整列入的人權憲章。

威瑪憲法除了保障國民法律地位平等及男女的政治地位平等,禁止任何人享有特權或不公平待遇之外,更進一步追求經濟、社會生活上的實質平等,使現代立憲主義的平等原則進入另一階段的發展。

其內容有「維持尊嚴生活的權利」、「勞動力的保障」、「工會活動保障」等社會基本權。

但是這些權利尚未進一步落實,就被納粹利用民族主義及國家主義徹底的摧毀,建立獨裁專制的「第三帝國」(Das dritte Reich)。

由此可知,德國的平等理念及其人權保障,自19世紀中葉就隨著政治體制的變動起落,並沒有確立發展的穩固基礎,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制定新憲法,才使平等原則有具體的形成與發展。

現行德國憲法保障之平等原則

1949523日西德公布「德意志連邦共和國基本法」(Das Grundgesetz fur 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雖然該法使用「基本法」(Grundgesetz)名稱而避免使用「憲法」(Verfassung),以象徵德國統一之前並未制定國家最高法規範。但是制定者並未預料到,結果該基本法一直是被當作實際產生效力的憲法(國家最高法規範)。

既使1990103日東西德實現統一之後,基本法仍然持續發揮其做為德國憲法的功能至今。事實上,該基本法前文中明文指出,本法是由「憲法制定權力」制定,完全具備憲法的性格,故一般稱之為「波昂憲法」。

德國憲法學界長久以來也把「基本法」與「憲法」視為同義語,目前不論在理論上或實際上,該基本法都是德國憲法。

德國憲法反省過去納粹獨裁體制對人權的蹂躪,因此對人權採最優先的保障,甚至及於外國人的「政治庇護權」(第16條)。有關平等原則的保障也極為完整,主要可以區分為以下四個不同領域。

1、參與國家權力作用之平等原則 (Gleiche Teilhabe der Staatsgewalt)

憲法第33條保障所有國民的公民權及擔任公職權利一律平等。第28條與第38條保障地方及中央各種選舉的平等原則。

有關這一領域的平等,應屬機械的、形式的平等,原則上對於區別採嚴格審查基準。目前德國在此一領域有待處理的問題是,有關外國人參政權的平等及選舉制度涉及政黨平等保障及平等競爭的部分。

2、國家權力維持平等原則(Rechtliche Gleichbehandlung durch die Staatsgewalt)

此一領域保障國家權力作用(立法、行政、司法)應符合平等原則,禁止來自公權力的差別。憲法第3條規定一般平等原則,拘束國家權力作用時應確保所有人人格價值的平等。除此之外,並另以條文保障個別的平等原則。

例如,第六條五項保障庶出子女之平等地位,第七條保障公私立學校教育之平等,都屬再予特別強調的平等保障。

3、現實生活條件平等之調整(Angleichung der realen Lebensbedingungen

這一領域是現代福利國家必須保障國民在現實社會生活中,獲得實質的生存條件之平等。

生活條件無法完全依賴個人的努力而達到平等,如何在符合正當性的基礎上,經由調整以去除不平等狀態,實現實質的平等,是憲法應予規範的領域。

有關此一領域的平等保障與威瑪憲法比較雖然條文較少,但仍有第九條三項勞工基本權、第12條工作權的保障,及第14條、第15條對財產權的規制等條文。

4、「平等」、「自由」(Gleiche Freiheit)的調和

平等與自由之間的相互關係應如何處理,一直是法制度與政治制度長期以來的主要基礎及必須面對的問題。德國憲法秩序在這一部份特別注意到,如何使那些在自由體系的作用之下反而喪失自由者,能經由平等的協助調整,再度獲得享有自由的狀態。

目前在團體的自由(政黨、社會團體、宗教團體)作用下,或巨大媒體自由的運作下,都會有個人自由受壓制的現象,如何比較衡量化解這種形成不平等的原因,是現代平等原則的重大問題。

以上四個不同領域,是德國憲法保障平等原則的核心。

圖片引用自「文華旅遊筆記」部落格。威瑪,擁有1100多年歷史的小鎮。德國結束帝制後成立的第一部憲法在此地頒布,史稱《威法憲法》。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德國的良心自由拒服兵役與平等原則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