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週/德國的良心自由、拒服兵役與平等原則 – 台灣憲法學會

第53週/德國的良心自由、拒服兵役與平等原則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德國由於受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戰爭的慘痛教訓,因此憲法第四條保障良心自由的部分,特別再列入「不得強制任何人違背其良心,服攜帶武器從事戰爭的勞務」。

但是在東西冷戰的緊張對峙下,德國修憲建立國防軍隊體制之後,該條文被限定解釋為,「基於良心(信仰)上的誠實因素,無法服兵役者,得服非軍事性質的代替役」。

隨後又因為以「良心條款」為由拒服兵役者日增,故規定服代替役期間應比一般服兵役期間增加3分之1

因此引發有關代替役的規定是否違反基於良心自由得拒服兵役的憲法保障,代替役服役期間加長3分之1,是否違反平等原則等相關的憲法爭議。

本判決(1985424BverfGE 69, 1)是德國憲法法院針對以上問題的代表性見解。

首先,憲法法院認為憲法保障國民的良心、信仰自由,並保障國民基於良心的因素,有權拒絕服兵役。一方面,憲法亦規定國民有服兵役的義務。因此,基於義務的平等承擔與良心自由保障兩者之間的調和,故規定代替役制度。

其次,國民有「主張」基於良心自由拒服兵役之權利,一方面國家亦保有探知、確信該良心自由的主張是否確實、妥當的權限。因此,規定代替役較一般兵役期間為長,是判斷「良心上拒服兵役」確實存在,並令人信服的一種「良心的檢驗」(Probe aufdas Gewissen),屬必要且可以容許的手段。

最後,代替役與兵役在任務、工作的質量上完全不同,單以服役「期間」為衡量平等與否的基準並不妥當。何況,兵役在緊急事態(Verteidigungsfall)之下有可能延長役期,在訓練及必要時也會召集再服役。因此考量這些因素,服代替役比服兵役增加6個月,是在合理區別的範疇內,並未形成差別違反平等原則。

此外,關於所謂延長增加代替役期間,是威脅、侵害良心自由的主張。德國憲法法院亦認為,兩者之間並無必然關係,良心信仰的堅定本質,不會輕易受此一程度區別手段的影響。

目前先進民主法治國家中,實行「徵兵制」的國家已逐漸減少,少數強制國民服兵役的國家,原則上也應基於良心自由保障,給予少數反戰爭武力的信仰者有代替兵役的選擇空間。如此,才能使服兵役成為現代國民的「權利性義務」,而不再是來自國家權力的「強制性義務」。

德國修改後憲法條文第12a項規定,「18歲以上男性有服兵役義務」(徵兵制),「基於良心上理由拒絕攜帶武器服兵役者,有服代替役之義務」。1987年服代替役者約75千多人,主要是從事醫院、療養院、福利設施等的看護工作。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德國「兩性同權」平等概念之演變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