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週/法國平等保障法源之探討 – 台灣憲法學會

第60週/法國平等保障法源之探討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有關法國平等保障的部分,首先是由平等的歷史發展來探討其法源與理論之演變,以理解傳統平等理念如何轉化納入現代人權體系中,發揮平等原則的基準性功能。

此外,法國歷經變動轉型的違憲審查機能,於80 年代之後有關平等原理的判例比重極大,特別是在審查基準方面亦有其獨特的見解,故法國的部分即著重於此一方面的探討。

法國人權保障之特殊性及其理論演變

法國大革命時期於1789826日通過「人權宣言」,又稱「人及公民的權利宣言」,它不但是人權史上重要的文獻,同時也是立憲主義憲法理念的重要法源。前文與17項條文所提及的人權及保障制度,一直到今天仍然被各國憲法引用或做為基本原理,可以說是人權保障的典範。

然而,現行法國憲法中,卻找不出與人權相關的條文,為何會如此及目前人權的法依據何在,這些都必須由其憲法發展史來理解。

法國最早的憲法是179193日通過的立憲君主憲法,一般稱為「1791年憲法」,其內容除了1789年「人權宣言」之外,還包括規定統治組織及權力的7207條。

1795923日廢除帝制之後,制定「第一共和憲法」,前文在「市民權利義務宣言」標題下,列入權利保障22條及義務9條,其內容與「權利宣言」相似。

1848114日制定「第二共和憲法」,前文第4項與第8項對於勞工、弱勢階層的生存、教育等社會基本生活條件,特別列為國家應予保障之對象。因此,憲法對於初級教育、職業教育、勞資關係、孤兒老人扶助等福利制度都有相關規定。

1875130日開始逐漸形成所謂「第三共和憲法」,事實上該憲法並非一部成文憲法,而是由部分的政府組織法所構成,只能勉強的說是一部要過渡到君主立憲制的「暫定性共和憲法」。

該「憲法」主要由「總統任命及任期規定」(130日通過)與「元老院組織法」(224)、「公權力組織法」(225)、「有關公權力關係之憲法律」(716)所構成。因此,有關人權保障的條文及相關事項,該「憲法」中完全不存在。

「第三共和憲法」對法國憲法體制形成重大的影響:首先,這一部暫定性且殘缺不全的「臨時憲法」,卻一直施行了65年之久,在1940年德國入侵時才被廢棄,是目前法國憲法史上實施最久的憲法。因此使法國「帝制」與「共和制」之間的變動告一段落,確立共和國的永續基礎。

其次,這部憲法也被認為是奠定法國形成「議會中心主義體制」的基礎,使議會在統治組織中居於優位,可以有效的壓制行政權與司法權,甚至形成對選民的優位,使原來應該控制議會的「選民意願」實除上無法發揮作用。

最後,因為憲法完全未提及人權保障,不但使拘束議會立法不可侵害人權的憲法效力不存在,反而必須依賴議會立法來保障人權。雖然在第三共和體制下,議會仍制定相關法律有效的保障人權。

例如,1881年議會制定一連串保障人權的法律,包括集會、出版、信仰自由及工會團結保障等項目。但是人權卻由憲法保障的理念,轉化為由議會立法保障,形成「憲法政治體制化」的現象,使人權不再是法國憲法的核心,憲法成為規定政治組織型態的觀念逐漸強化。

因此,學術上「憲法與政治制度」(droit constitutionnel et institutions politiques)成為一個學門,人權反而單獨成為「公的自由」(libertés publiques)學門,對憲法的人權保障本質形成很大的扭曲。

憲法政治體制化的現象,對於19461027日公佈的「第四共和憲法」仍然形成影響。首先有關人權的內容只在前言提及且用概括性的宣言形式,以「法國人民對1789年人權宣言所確立的市民權利與自由,及共和國法律所承認的基本原理,嚴肅的再予確認」表達。

一方面雖然前文中也宣示對男女平等、勞工權、生存權、受迫害者庇護權等現代人權的原理,但是前文的法效力卻未被認定,沒有產生實質的保障效果。

其次,對於有效保障人權的「違憲審查制度」,在制定時也未加採用,使人權保障未能實質化。延續著第三共和時代,由議會承擔保障人權的任務。

1958928日經由國民投票通過的「第五共和憲法」(一般又稱「戴高樂憲法」),有關人權的部分仍然只在前文中提及,且比第四共和憲法更簡略。只宣示「法國人民嚴肅的聲明,繼續擁護1789年宣言中規定,且於1946年憲法前文再予確認及補充的人權與國民主權原則」。

由以上分析可知,1789年的「人權宣言」一直被歷代憲法視為人權保障的基本原理,因此憲法只在前文中聲明人權理念及原則,並未在條文中明確保障。此一法國人權保障理念及其憲法傳統,顯示出以下兩項特質:

第一,人權保障已被視為超越憲法的自然法層次,認為沒有必要在條文中詳加規定,以免侷限其內涵及其成長發展。

第二,人權保障的問題應由人民掌握主導權,不能信賴其他權力機關,所以認為應由國民投票及代表民意的國會立法來保障人權。

因此,法國並未如同美國一般,形成與人權有關的判例或憲法解釋,使憲法未明文規定人權條款的狀況,逐漸無法對應日益複雜的人權問題。

1971716日,法國憲法法院(Le Conseil Constitutionnel)針對「結社自由事件」(Liberté d’Association)做出劃時代的判決,該判決的內容對法國憲法理念與體制產生以下重大的影響。

第一,確立法國憲法法院保障基本人權的地位,提升憲法法院權力分立體制中的威信與權威;

第二,指出立法者(國會)與行政機關有可能違反憲法,侵害人權,故法律也應接受違憲審查,確立「真正」完整的違憲審查制;

第三,明確宣示憲法前文與憲法條文同樣具備「實證的、憲法的價值」(Valeur positive et constitution nelle),使人權保障的內容體系化,其法效力具體確立。

因此,該判決可說是法國由「憲法政治體制化」轉變成「憲法人權保障化」的重要關鍵性判例。

法國國旗的藍白紅三色,代表自由、平等、博愛。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法國人權保障內容「法典化」之演變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