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週/台灣選舉與平等原則的問題 – 台灣憲法學會

第64週/台灣選舉與平等原則的問題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事長)

選區劃分不平等

台灣有關平等原則之問題很多,以下是特別嚴重的部分。首先是台灣選舉時,選區劃分不平等的現象。

台灣的選區劃分,因為規定以縣為單位,且各縣至少當選一名,故分配議席與選民數之間產生不平均現象。何況又有金門、馬祖等特殊的縣,使選區劃分的不平等差距更大。

因此,要達到「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原則,保障國民投票權的平等,必須理解「國會議員代表全體國民」的觀念,放棄以縣為基礎的選區劃分原則。

保障名額之問題

一般提及「保障名額」都誤以為是一種「優先保障措施」,實際上並非如此。民意代表的保障名額,雖然稱之為「女性」、「先住民」保障名額,但實際上只是保障少數女性與先住民候選人享受優先保障待遇,與全體女性或先住民的保障無關。

因為民意代表必然代表民意只是一種「假設」,何況全國性民意代表應代表全體國民行使職權,並非代表特定選民或選區選民的利益。

此外,若由平等原則觀之,「保障名額」不但使候選人之間產生不平等狀態,更形成國民之間投票權的不平等。若由「優先保障措施」的目的觀之,女性選民投給男性候選人的一票價值更低,完全與「優先保障」女性參政權的目的相反。

顯然,「保障名額」制度反而更剝奪要保障對象者的權利,名不符實。

因為有以上種種問題點,故先進民主國家都未實施「女性、先住民保障名額」制度。對弱勢集團或族群的保障,應由超越政治權力、國家權力的人權保障著手,才能有效提升其地位,使每一位弱勢集團或族群的成員都能享有權益。

民意代表的「保障名額」,只是對弱勢集團的幾位「代表」的當選加以保障,不但無法改善弱勢集團的權益,反而擴大差別狀態,違反平等原則的保障。

何況,國會是採取多數決,象徵性的幾位弱勢族群的代表,也無法產生作用,仍需多數議員與國民的共識。

選舉資格限制的問題

民主國家的選舉權與被選舉權是國民享有的重要權限,任何限制都必須採嚴格的審查基準慎重的判斷,以免形成差別待遇違反平等保障原則。台灣的選舉法規,在這一方面有許多值得檢討之處。

有關投票資格的部分

1、選舉法規定六個月戶籍要件時期過長,明顯屬不合理差別。全國性選舉,除非因為選舉人名冊的編列時期已過,否則不應任意限制遷徙移居國民的投票資格。

2、未設置缺席者投票制度,使投票日值勤的公務人員或民生交通等工作人員無法投票,亦屬不合理差別。

有關被選舉資格的限制部分

1、學歷、經歷等候選要件,明顯違反平等原則。
2、戶籍必須設於選區且有時期的限制,亦欠缺必要關連性,違反平等保障原則。

最後,以年齡限制必須有正當理由,目前台灣教育普及、資訊發達,應可降低年齡要件。

選舉過程之平等保障

整個選舉過程是否平等,嚴重影響選舉的結果。首先,應成立客觀、獨立運作的選舉委員會,才能在制度設計、選區劃分、選務監督、執行等各方面公平、公正的運作。

其次,選舉經費應有公費補助及最高支出的限制,金權政治嚴重的台灣更應嚴格處分違規者,否則將形成財力因素的差別,影響選舉的公平。

最後,媒體的接近使用權及公平報導,也是選舉平等保障的重要部分。台灣的媒體已完全喪失自制力,高度介入黨派的政治立場,必須期待立法規範才能導正不公平的現象。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台灣有關平等原則的問題還有:性別、族群差別、尊親屬身份特別對應、兵役替代役等。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