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週/思想自由保障之內容 – 台灣憲法學會

第67週/思想自由保障之內容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思想自由是信仰、學問等內部精神自由的核心,也是所有人權的中心點及不可缺的一部分。然而,思想自由並不是保障每一個人要想什麼、思考什麼的自由,如果只是保障這部分,事實上毫無意義。

因為一個人純粹內部的思考,其他人或外部是無法知悉,絕對可以自由自在的思考。因此,思想自由是保障被外部其他人知悉的個人思想,不得受限制、影響或承擔責任。

思想自由保障的內容,主要包括如下

一、不得強制、禁止、獎勵特定思想

思想自由除了保障各種思想應獲得自由自在發展、形成之外,亦禁止打壓、限制某一特定思想,或強制灌輸某種思想,或特別鼓勵特定思想。

歷史發展經驗一再證明,某一種思想在某一時代環境下被尊崇、讚賞,但事後卻被認定為錯誤不正確。反之,某一種思想被定位為異端邪說,後來卻成為人類進步的原動力。

因此,國家不可強制要求國民必須具有何種思想或不可以有何種思想。早期歐美國家大多起因於宗教信仰自由自的問題。例如,所謂「國教」的儀式。近代則多發生在學齡國民於受教育過程中,被強制學習某特定思想的問題。

戰後日本社會除對天皇存廢問題爭論不休外,對於昭和天皇去世時,部分學校要求學生參加校內舉行的追悼儀式,亦曾引發學生家長的嚴厲抨擊,認為是「思想教育」而拒絕子女參加。

二、禁止因為具有或不具有特定思想而受差別待遇

思想自由同時也保障,任何人不得因為有某一特定思想或拒絕某一特定思想,而在日常生活上承擔不利益或差別待遇。

例如,公務員任職、升遷,一般人求職就業時,若因為具有特定思想而導致拒絕任用、聘雇,就是對思想自由的侵害,國家權力應排除並追究責任,如此才能確保思想自由。

因此保障人權的國家,企業為避免遭指控為侵害思想自由,在招聘員工時都儘量避免有任何調查、詢問思想之虞的行為,以免事後必須承擔各種賠償責任。

公務人員之任用資格或升遷制度,民間的就業規定,皆不可因具有或不具有何種思想而受到差別待遇或拒絕任用,否則即屬侵犯人權違憲無效。

例如,日本三菱樹脂事件就是被告企業認為,原告刻意隱匿於學生時期從事學生運動之經歷,因而拒絕正式雇用之案例。

該案除涉及人權規定是否可適用於私人間的問題外;公司於招聘時查詢應考人之思想項目,是否違反憲法第19條所保障思想自由之規定;以具有特定思想為由而拒絕雇用,是否違反憲法第14條所規定,不得因「信條」不同有差別待遇等問題。

最高法院針對私人間效力問題,採取「間接適用說」的立場,認為在「超越社會所容許的限度」之人權侵害情況下,可類推解釋日本民法第一條、第90條及其他有關不法行為的各種規定來處理。

針對企業擁有雇用的自由,認定「以應考者具有特定思想與信念為由拒絕雇用,不當然視為違法」,企業「在決定雇用勞工時,對勞工的思想、信念加以調查;向應考者要求主動申告其思想、信念等有關事項,亦非不法」。

但是學界普遍對此判決持批判之立場,認為思想、良心自由應受到憲法絕對之保障。另一方面,與此問題相似之其他審判,也有採取不同立場之判決,認為企業及雇用者主動查詢應徵者之思想,即有侵害思想自由之可能,企業需舉證並非因此而拒絕雇用,始可排除對思想自由侵害之可能性。

由此觀之,倘若企業明確因思想問題而不予雇用,則屬惡意差別,明顯違反平等原則與思想自由之保障,就企業立場而言極其不利。故,往後日本企業在招考與雇用過程中,均避免涉及調查思想、政治立場之舉動,以免招致侵害人權之賠償責任。

三、沉默的自由〜不得強制任何人表達思想

思想自由亦保障任何人對於其內部思想,有表達或不表達的自由,一般又稱之為「沈默的自由」。因此,國家、企業、個人都不可強迫他人表明其思想,不得以質問、誘導、威脅等外力,強制他人表達思想。

因外力強制、非自主情況下,而被探知或表現出來的思想,仍屬思想自由之範疇,不應承擔任何責任。同時以公權力探知、調查、強制國民表達思想的行為,則屬違憲。

例如,美國曾於二次大戰後,一度規定「宣示忠誠」儀式,做為公務員任用或續任與否的要件,遂引發侵犯良心思想之爭議,最後確立禁止強制宣示。

當時並有學者指出,依傳統慣例美國總統的就任雖有手撫聖經的宣誓儀式,但法理上是可以拒絕的。因為,總統職位的確立,乃源於國民的選任與支持,而非宣示與否,而且美國是多種族、多宗教信仰的國家,沒有理由強制一個可能被國民支持的非基督教教徒,進行手撫聖經的宣誓儀式。

四、禁止國家強制國民從事違反其良心自由的行為

採取徵兵制的德國,由於部分國民以其宗教信仰的堅持,確認從事戰爭是絕對的惡,因此拒絕接觸任何槍枝武器,也拒絕服兵役的義務,引起諸多所謂「良心性拒絕兵役者」的憲法論爭。最後發展出以所謂有前提要件的「社會服務役」做為替代方案,避免國家侵害國民良心自由的爭議。

日本則是有關國歌起立齊唱的爭議,教育人員無視文部省「新學習指導要領」規定,拒絕指導學生於國歌齊唱時起立的要求,或是公立小學音樂老師於入學典禮中,拒絕彈奏國歌而遭懲處所引發的相關訴訟案件。

目前最高法院認為,要求起立齊唱國歌或對於拒絕彈奏的教員予以告戒之處分,並不違反憲法第19條所保障的思想良心自由,不過尚有許多相關訴訟仍在各級法院審理中。

就職宣誓乃屬儀式性,民意代表之地位來自公民的委託,香港民主派議員就職宣誓,因修改誓詞而遭到解職事件,違反民主原理,也侵害思想自由。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思想自由與民主主義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