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週/信仰自由保障之意義與內容 – 台灣憲法學會

第69週/信仰自由保障之意義與內容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一般國家保障信仰自由,皆針對國民信教及從事宗教活動的自由予以保障。但是例如日本戰前的神道,宛如具備了「國教」的地位,國家甚至把神道祭拜儀式、天皇、天皇主權合而為一,使信奉神道成為日本國民之義務。

因此,日本新憲法第20條除針對信仰自由保障外,特別明確規定「政教分離」的原則,以阻止宗教再度介入國家權力,侵犯國民信仰自由。

所謂信仰一般是專指宗教上的信仰,其他部分的信仰則是歸納為表現自由的部分。由於宗教信仰在歷史上受壓迫的問題極其嚴重,因此信仰自由保障之位階,介於思想自由與表現自由之間,居於極為優越的地位。

然而,信仰自由並不限定於個人內心的信仰自由,尚涵蓋信仰活動(外部表現)及宗教團體的結社自由及傳教自由(集體表現)等多元不同本質的保障。

因此,探討其保障內容及界限,必須加以區分,始能正確掌握信仰自由保障的範圍,主要可由以下部分加以分析。

1、個人內心信仰的自由

有關個人信仰宗教與否、信仰何種宗教、信仰程度如何等,屬內部精神自由的範疇,與思想自由同樣的受到完整保障,不受任何界限。

因此,公權力(立法權)不得制定強制任何人做「信仰表白」(profession of faith)之規範,行政或司法權也不可要求任何人表明其信仰。

2、個人宗教信仰實踐的自由

個人基於其宗教信仰而表現出來的行為,例如,祈禱、崇拜儀式等宗教行為,也應予以保障。

然而,此一部分因已表現於外,並非純粹的內部精神自由,故原則上仍得界限之。但是,個人宗教儀式等表現行為,仍源自宗教信仰,故應優先於一般表現自由的保障。

3、宗教結社的自由

信仰自由也必須保障共同信仰者組成宗教團體的自由。宗教結社因源自對信仰自由的保障(沒有宗教團體組成自由的保障,則使信仰自由保障不完整)。

因此也優越於一般結社自由的保障。然因屬集團性自由,其界限自然亦較之個人信仰自由的保障更為嚴謹。

4、宗教活動的自由

宗教團體的禮拜儀式、設置宗教研究機構、傳教活動等,基於對信仰自由的保障,也必須加以特別保障。宗教活動雖比一般團體的活動受到更完整的保障,但性質上屬「集體表現行為」,故亦應界限之。

特別是,宗教團體的營利活動、醫院、學校設置等,因與信仰自由保障之間的關聯性較弱,幾乎依一般規制基準對應即可。此時若因違法而受處分,實與侵犯宗教信仰自由無涉。

日本神道教深植日本人的信仰生活

下週授課內容與綱要:

政教分離原則

請各位思考並申論相關見解與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