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週/政教分離原則 – 台灣憲法學會

第70週/政教分離原則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憲學會理事長)

憲法一方面基於對信仰自由的保障,特別保障宗教活動的自由權利,另一方面是否應規定「政教分離原則」,防止宗教勢力介入政治,觀諸歷史事實與理論,一直是爭論不休的議題。

先進各國一般並未將「政教分離」列入憲法規範。對於政教分離之對應方式,可區分為以下三種類型。

1、國教制度

英國、西班牙依歷史傳統設定國家宗教。國教享有特殊法地位及權力,對其他宗教有排他性。但隨著時代演變,對國教以外的國民宗教信仰,採取寬容與保障,其他宗教團體也受信仰自由的保障。

2、宗教團體屬公法人

德國、義大利將宗教團體視同公法人,取得與國家對等之法地位,享有獨立處理權限,雙方關係以談判解決。

3、政教分離

美國、法國將宗教與政治權力完全分離,雖與日本政教分離基準不同,但亦相去不遠。

主張政教分離者認為:若允許宗教介入政治,則其他宗教將因此居於不利地位,甚至遭受迫害,故基於信仰自由的保障,應要求政教分離。宗教信仰屬於人與神之間的關係,若介入世俗的政治權力運作,反而使神聖的宗教領域受到侵害。

其次,反對論者則是認為:禁止宗教團體介入政治領域,將使宗教團體因信仰而在政治地位受到差別,侵害其權利。宗教團體基於信仰、教義,與一般民間社團一樣,有權從事反戰、反核、表達政治主張的政治運動。「關心參與政治運動」與「實質掌握政治權力」應予以區別,前者即屬不應予以禁止之部分。

宗教信仰立場相同者與政治信仰立場相同者,都應有權組織政黨參與政治。若僅因信仰宗教而剝奪其參政權、結社權,反而是對信仰自由權利的侵害。

就學理觀之,政教分離原則應由以下兩個角度思考。首先,宗教政黨與勞工政黨一樣,是否能成為全民政黨掌握政權,應由選民決定,實不宜以法規強制規範之。宗教政黨所作所為,是否損害該宗教的神聖領域,應由宗教團體自行對應與承擔後果。

再者,政教分離在憲法學理上是規範國家權力不得介入宗教活動或支持特定宗教,並非規範宗教團體的政治活動。國家財政不得資助宗教團體及其活動,公務員禁止利用職權參與宗教活動,才是政教分離的內涵。

政教分離界限之探討

一、宗教性政黨

日本公明黨與先進各國的基督教、天主教政黨一樣,是由宗教團體「創價學會」信徒所組成。因此常引起是否違反政教分離原則之爭論。

事實上,信仰自由是保障宗教團體及其信徒之權利。如認為宗教組織不得籌組政黨或介入政治活動,提出政治主張,反而是剝奪信仰宗教者的結社權、參政權,言論表現自由,形成差別與人權侵害。

因此,宗教及教徒所組成之政黨與勞工政黨及各種同質性者組成之政黨一樣,都有組黨、參選、參政之權利。

二、靖國神社參拜之爭議

日本神道因結合天皇、國教、軍國主義等因素,戰後雖成為一般宗教團體,仍具高度爭議性。位處東京九段地區的「靖國神社」是神道神社之一。戰前在皇軍管理下,成為供奉為國戰死軍人之代表性寺廟,且具特殊意義。

因此,政治人物前往靖國神社參拜常引發爭議,被認為是崇拜軍國主義的行為,反日各國甚至要求禁止此一挑釁之參拜行為。靖國神社在戰後已成為一般宗教法人,並非國有或國家管理,故屬信仰自由的保障範疇。日本政府若介入靖國神社之事務(包括祭拜、收留甲級戰犯神位、骨灰與否),反而違反憲法所保障之信仰自由。

首相、閣僚、國會議員前往參拜,若非公務、公職活動,應屬宗教儀式,與前往寺廟、教堂禮拜相似。至於政治人物參拜行為是否與崇拜軍國主義、否定戰犯審判有關,應各自承擔政治責任。外國政府及日本公權力介入靖國神社事務,反而是否定信仰自由的行為。

三、公權力參與、支助宗教活動之爭議

為落實政教分離原則,日本憲法第89條特別規定,政府財政資源不得提供宗教團體使用。因此引發中央與地方政府各種活動,若邀請或容許宗教團體參與,是否違憲之爭議。

諸如,過節期間以聖誕樹裝飾公共場所、開工儀式邀請宗教人士祈求工程平安無事等,是否屬違憲行為。日本最高法院以「目的」及「效果」為基準,針對公共活動中的宗教參與,是否違反「政教分離原則」或違反憲法第89條之要求,相關判示如下。

首先,宗教與習俗之區分基準:

1、主持者是否為宗教專職人士;

2、儀式進行過程是否完全依照宗教教規;

3、對象物品及儀式是否令一般人有宗教崇拜之感覺。

倘未達上述基準,則一般民眾習以為常的節慶習俗,僅是象徵性行為,並無特定傳教效果與宗教崇拜之目的,不必嚴格認定違憲。

反之,儀式與相關行為,明顯有彰顯宗教之目的,且有促進宗教信仰之效果,甚至使不同宗教信仰者有被干擾及壓迫其信仰自由的狀態,即屬違憲之行為。

 

日本靖國神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