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週/學問自由保障之內容 – 台灣憲法學會

第73週/學問自由保障之內容

文/許慶雄(法學博士,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

研究活動的自由

研究活動的最終目的是在追求真理,倘若限制研究範圍、對象及過程,甚至研究結果,如此一來就永無尋獲真理之可能。因此,學問自由的首要保障,即是不能對研究範圍與對象將以任何限制。

其次,學問自由亦須保障研究方法與過程的自由自在。唯有如此,才能從各個不同面向,以各種不同方式、方法探討,使真理正確地顯現。

研究結果發表的自由

學問自由並非只是保障「學問」本身,其主要保障的是研究學問的人及其「社會機能」。因此,學者及研究者發表研究成果的自由,較一般出版自由更需予以確保。

亦即,自由自在地對外發表研究的結果、學說、見解,並可使之進入精神自由的循環體系中相互交流,使其能普遍流傳接受考驗。

研究結果傳授的自由

研究學問並非是短期之內或任何人皆可從事的活動,一般要經過長時間的學習之後,才能獨立研究創新。同時,研究學問也是一種終身的專門工作。因此,也要確保傳授學問的整個過程自由自在不受各種拘束。

有關學問自由的界限

基本上,學問的研究必須自由自在,不受任何限制與干涉。然而,學問自由與思想自由相異之處在於,學問在某一層次上必須與他人及外界交流,性質上已接近表現的狀態,並非純粹的思想。

因此,學問自由與大學自治規制的基準,應該介於思想自由與表現自由之間。在某些範圍內,倘若放任危害或威脅人類生存的研究恣意而行,將會形成問題。

例如,從事細菌、生化之實驗,或是遺傳子DNA的重組替換等,皆可能對人類造成重大威脅,有必要妥當制約。

但應特別注意的是,若要對學問自由加以制約,原則上這是「學問自由」本身必須加以解決的問題。

亦即,必須由與學問自由研究有關的人或機構自主解決,絕非任由外力(特別是政治權力)主導或加以干涉、限制,否則反而使人類社會的發展與進步受到阻礙與損害。

 

學術自由?施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