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選擇與事業經營的自由─經濟自由權之2 – 台灣憲法學會

職業選擇與事業經營的自由─經濟自由權之2

任何人有自由選擇自己從事何種職業的權利(就業自由),也有自行經營各種事業的權利,兩者是經濟自由的主要內涵。但是經濟自由權,在人權序列中,屬於非本質性人權,當與其他居於優越地位的自由人權牴觸時,依法必須加以界限。

職業選擇自由

憲法保障職業選擇自由,但如屬涉及他人安全等權益的職業,如醫師、律師、會計師等,國家得要求需具備專業執照方可執業。

憲法探討精神自由的規制時,都必需採用嚴格的違憲審查基準。但是,探討經濟自由權的規制基準,一般都採用合理性基準,因此,幾乎都是在處理如何界限的問題,規制基準主要區分如下:

1、要求資格的專業規制

社會上許多職業及工作,都會影響公共安全或他人的生命、健康,因此,必須具備審查合格的資格要件才能執行業務。例如,醫師、藥劑師、護士,涉及病患之醫療及健康;教師涉及兒童學習權;司機涉及行人的人身安全等。這些職種都是為了保障其他人權,而有必要規定其資格要件並取得執照。

2、要求執照的營業規制

各種事業的經營,原則上國民得自由決定,但是基於維護公共福祉的理由,都必須取得營業執照才可經營。一般依申請時規制的程度,可以區分為以下三種型態。

登記制:一般商業經營若無特殊原因,只要登記即可取得營業執照,是最簡便的規制,主要目的是基於管理、衛生、安全上之需要。

許可制:特殊的商業經營及一般生產事業的工廠,都要具備相關條件經過審查合格,取得執照才可經營。例如:旅館、電影院等多數人出入的公共場所,其防火設施是否完善,工廠是否造成環境污染等,須經由事前審查合格的許可制來監督。

特許制:例如,電力、瓦斯、汽油、電話通信、運輸事業等,具有高度公共性,同時開始經營之初所需資金龐大,不容易形成多家競爭局面,反而極易形成聯合壟斷或寡占,因此有所謂特許制度的規制。

值得注意的是,特許給予後,並不代表經營者得以獨享市場,在無競爭者的情形下任由其予取予求。因此,為因應其高度公共性,有必要將其內部商業機密,如資本額、經營成本、定價公式、繳納稅款等事項予以公開,接受國家及全體國民監督,規範其收費與盈利基準。

3、國家權力須積極介入的保障性規制

在此所討論的規制是指,為維持一個自由競爭的市場,國家權力介入調整以保障每個人營業自由,具有現代社會權的本質,最典型的規制立法是獨占禁止法。

這項立法的原意,是出於保障小企業、小資本的生存權利,以及創造公平競爭的商業環境,防止巨大企業或巨大資本壟斷市場。

也就是說,傳統營業自由的概念認為,只要國家權力不介入干涉,即可維持公平的客觀環境,使每個人得以處於相同的立足點,各憑實力自由競爭。

然而,隨著資本主義高度發展,毫無限制的自由放任經濟體制,現實上變成只保障大企業體的營業自由,但是卻侵害中小企業的營業自由,甚至危害到中小企業的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保障營業自由的目的,原即基於個人的經濟性生存需求)。

因此,為維持中小企業的生存,同時更是為創造一個自由、正義、公平且正常的競爭環境,國家權力反而應該積極地介入並調整,使因壟斷、獨占而失去自主運作的自由市場機制重新恢復。

縱觀營業自由的保障歷史,顯然已經從傳統的要求專制國家權力不得介入,轉變為要求民主化國家權力必須適度介入,以創造公平、公正的競爭環境。

這樣的轉變,在許多的人權保障都有類似的現象,但無論保障型態如何改變,基於保障個人生存的理念,仍是始終不變的核心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