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產權與放任資本主義─經濟自由權之3 – 台灣憲法學會

財產權與放任資本主義─經濟自由權之3

所謂財產,是指可成為有價之所有物品,包括動產、不動產、債權、著作、專利等有形、無形之物。要理解現代人權體系中,財產權的保障意義,必須先了解財產如何從絕對不可侵犯的權利,演變成得以適當規制的整個歷史過程。

憲法保障勞動所得的人權型財產權,必須優於資本型的財產權

近代人權思想在發展初期,認為財產是神聖不可侵犯的人權。例如,美國獨立之初即認為「生命、自由、財產」是不可讓與的人權。1789年法國人權宣言亦認為「自由、財產、抵抗惡政」是不可剝奪的自然權。

其實,在18世紀前後,財產權被定位為人權保障的核心,有其正當性基礎。因為當時「財產的形成」與「勞動力」密切結合在一起,這種經由自己血汗累積而擁有的財產,當然被認為是不可侵犯的人權。

但是,隨著產業革命、工業化、資本主義體系的出現,這種不可侵犯的「絕對性」,卻逐漸喪失原有的正當性基礎。因為在資本主義體系的運作下,財產的形成與勞動力之間的關係,已不再密不可分,有時甚至是分離而相互對立。

很明顯的,巨大資本所形成的財產(利潤),非但不是來自資本家本身勞動的結果,反而是壓榨勞動力所形成。

所以,絕對保障財產權,在自由放任資本主義的自由經濟體制運作之下,不僅勞動者的勞動力,成為巨大獨佔資本的壓榨對象,甚至中小企業、農漁業等自營業者,最後也淪為被壓榨的對象,完全無力抗拒。

為避免人權保障淪為虛偽不實,甚至演變成保障強者擁有壓榨弱者的「自由」權利,形成弱肉強食的社會,於是在人權體系逐漸發展出「社會權」的保障。

憲法保障生存權、環境權、學習權、工作權、勞工基本權等社會權之後,不僅使國家有義務提供特定弱者的基本生存條件,更使國家可以依據人權相互調整的原理,積極介入國民的經濟活動,對財產的運作予以適當的法規制。

亦即,國家得依財產形成的差異,而予以不同的保障基準,主要區分如下三種;

1、因公共建設等附加價值所形成的財產,應在納稅利益歸公之後,才具備正當性。最典型的就是因為道路、橋樑等公共設施,因造成土地漲價時,地主出售土地所得,應在繳納增值稅之後,所形成的財產,才具備正當性。

2、資本家因勞工之勞動等附加價值所形成的財產,應在支付適當合理薪資及分享盈餘後,才具備正當性。如果是剝削勞工、獨佔利潤,因此形成巨額財產,即不具備正當性。

3、財產的形成,如果是來自破壞原本屬於全民共有的水、空氣等環境,或是政商勾結享有專賣、壟斷等特權,非但不具正當性,同時造成全民承擔更多的損失,應嚴加取締並追究其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