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產權與社會福利國家─經濟自由權之4 – 台灣憲法學會

財產權與社會福利國家─經濟自由權之4

現代國家的經濟發展,是以資本主義為基礎,然而放任追求利益與資本累積的結果,終將導致資源分配不均、貧富差距等,侵犯多數人的人權。

熱血青年抗議社會貧富懸殊,起義要求政府保障弱勢者的人權

電影「悲慘世界」劇照!面對社會貧富懸殊,熱血青年起義要求政府保障弱勢者的人權

因此,現代人權體系中,經濟自由權的保障,必須在民主、法治、平等原則下,依人權調整原則,以及財產的本質差異,區分為如下三種保障類型;

1、勞動型財產:指任何人都擁有智力、體力、工作能力等與人格同時存在的勞動力,這是每個人最具尊嚴的財產,不容任意剝削與侵犯,同時應再以工作權、勞工基本權等加以定義,並予以特殊保障。

2、人權型財產:指與勞動力有密切關聯而形成的財產,或是個人所居住的房屋、生產工具等生存所須的財產,這些財產關係個人生存問題,視同一般的經濟自由權,在人權體系調整原則下,仍屬人權序列的「本質性人權」,必須獲得有效保障。

3、資本型財產:指因支配他人勞動力,進行「資本再生產」而形成的財產,已與維護人權無關,並且已非個人生存所必需,因此在人權序列中屬於「非本質性人權」,若與其他人權牴觸,國家得加以規制。

例如工廠、工商用地、商業大樓等資本型財產,其運用管制應強化,稅率應加重,若破壞環境權、侵害勞工權益,都可予以規制,才能真正落實人權保障。

當今國際社會一百多個國家中,依財產權的保障,產生如下三種具代表性的社會型態;

1、傳統資本主義社會:保障資本家的資本型財產與人權型財產;保障勞動者的人權型財產,但因在勞資關係中居於弱勢而難以生存;貧弱者則一無所有,無工作也無財產。

因此,在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的惡性循環之下,無可避免導致貧富差距擴大,階級對立日益嚴重,社會也因而動盪不安。

2、社會主義社會:絕對的國家資本主義,政府全面介入掌握資本型與個人型財產,所有人民都是勞動者,不存在資本家,也不存在所謂貧弱者。

但如此一來,因缺乏經濟誘因以及自由發展的空間,導致生產力日漸低落,分配減少,最終連生存所需都無法滿足,人民紛紛起而要求體制的根本變革。例如前蘇聯、東歐。

3、修正資本主義社會:即所謂的福利國家,保障資本家的人權型財產,但資本型財產則限制過度累積;保障勞動者的人權型財產,再加以「勞動權」的特殊保障;保障貧弱者的「生存權」,使擁有最低水準的人權型財產。例如日本、德國、北歐等。

歷史已經證明,唯有社會福利國家的型態,可以讓整體社會在追求經濟成長的同時,又得以讓全體國民共享經濟成果,進而同享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具體人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