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法律程序─人身自由之1 – 台灣憲法學會

正當法律程序─人身自由之1

人身自由的保障,可以說是最基本、最小限度的自由權保障。如果國家權力機關可以任意拘束人民的身體,那麼其他任何自由權的保障,都是空談,完全喪失意義。

1975年5月,在美國華府民眾大會遊行中,台灣人以鐵鍊銬手來呼籲「釋放台灣政治犯」

1975年5月,在美國華府民眾大會遊行中,台灣人以鐵鍊銬手來呼籲「釋放台灣政治犯」

世界人權宣言及各國人權理論也都認為,要確保人的尊嚴及各種權利,必須要先有效保障人身自由。如果允許任意逮捕拘禁,就是對人權最嚴重的侵犯。

人身自由權是指,保障「不被任意剝奪人身自由的權利」。國家公權力如要拘束、剝奪人身自由,必須具備正當、適正、合理的法律程序。

因此,先進各國憲法對限制人身自由的「實體法規範」、「逮捕過程」及「定罪的審判程序」等,都做體系性的規範與保障。

隨著立憲主義的發展,有關「正當法律程序」的意義與內容,也不斷有所充實與進步,主要有以下五種;

一、「程序法定說」(procedure established by law,法律の定める手続),這是在近代立憲主義國家,最常見的人身自由保障條文,例如「任何人非依法律規定之程序,保障其不受限制、拘束、剝奪的人身自由」。

但是,由於這樣的定義與解釋,並未嚴格要求程序法的內容是否正當,或實體法是否存在、正當。因此,使人身自由「權利」仍處於極易受侵害的不確定狀態。

二、「正當程序法定說」,此說認為逮捕程序不僅要依法律規定,且程序法內容也必須符合現代人權的正當性要件。否則,即使是依法逮捕,仍屬侵犯人權。

三、「程序、實體法定說」,此說認為任何剝奪人身自由的公權力行使,不但要求「程序法定主義」,同時更必須具備「罪刑法定主義」。亦即,任何逮捕過程、手續,不僅要有法律依據,同時該行為也必須是法律明文規定為犯罪,否則不得逮捕任何人。

此說主張逮捕過程必須有法律依據,同時還必須是被逮捕者有違反法律的事實。但是,對於程序、實體「法律」是否具備現代人權、法治的正當性要件,並未嚴格要求,也就是只強調法律的存在,而忽略其正當與否。

四、「正當程序法定且實體法定說」,此說近一步要求程序法的正當性,但對於實體法是否具備正當性,也未嚴格要求。因此仍無法排除「惡法亦法」下的侵犯人權。

五、「程序、實體法定且正當說」,此說認為除逮捕過程、手續,必須符合正當法定程序的要求之外,法律內容本身也不可恣意制定,必須符合基本人權保障與憲法規範,使其具備法的正當性要求。

目前,進步的民主法治國家,無論憲法條文怎麼規定,都是採用第五說來解釋「正當法律程序」,並依此原則保障人身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