違法、犯罪之界定─人身自由之2 – 台灣憲法學會

違法、犯罪之界定─人身自由之2

任何人除非犯罪或犯法,否則不受逮捕、判刑、監禁等剝奪人身自由的處罰。因此,釐清何謂犯罪,在什麼情況下做何種行為是違法,必須先予確定。

保障人權的法治國家,對於犯罪、犯法的認定,不允許由國家權力或執法人員自行裁量,必須嚴格要求符合以下要件。

參與環保運動30年的粘錫麟!早年常被統治者污名「環保流氓」法辦

參與環保運動30年的粘錫麟老師!早年常被統治者污名「環保流氓」法辦

一、罪刑法定主義

國家權力要認定國民犯罪並處以刑罰,必須依據已經制定公佈實施的法律,這就是現代法治國家的罪刑法定原則。除了法律所規定的罪刑之外,任何人的所有行為都不屬違法,當然也不可處以刑罰,剝奪任何人的人身自由。

因此,必須是國家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條文,且明文規定某一行為屬違法,才可能有犯罪者,才能追究其刑責處以刑罰。由此可知,法律不溯及既往,也是罪刑法定原則的一環。

二、明確性原則(definiteness)

法律條文所規定的犯罪行為,必須明確,任何模稜兩可或是模糊不清的規定,一律無效。所謂明確與否的基準是,法律條文所規定的違法行為,必須是一般民眾一看到立刻能判斷何種行為是違法。

若是允許抽象性、不確定性、專業性的條文字句來規範罪刑,等於是容許執法者任意、主觀的裁量,喪失罪刑法定的原來意義。

同時意義不明確的法律規定,任何正常人也無法判定,自己日常的所作所為有沒有違法,根本違反法治原則。

過去「檢肅流氓條例」規定,「欺壓善良」、「遊蕩、無賴」等,都是不明確的文詞字句,任何人很輕易就可被定義為流氓而入罪。例如,台灣在戒嚴初解後,政府就很常用這個條例,偵辦許多熱血參與社運、工運與環保運動的人。

三、正當性原則

法律條文內容必須是正當、合理的規範,否則無效。某些國家把所要規範的「犯罪行為」的相關行為,也一併規定為犯罪行為,就是違反正當性原則。

例如,因為有人吃口香糖之後,將其粘在自動車門或電路板上,造成公共危險,就一併規定吃口香糖者都是犯罪。

又如,因為不良青少年犯罪者不乏留長髮,所以留長髮就一併規定為犯法。如此,不但不能產生遏阻犯法的具體效果,反而對於人權形成侵害。

四、均衡性原則

犯罪行為之處罰規定,必須維持均衡。不得對於特定違法行為,給予不均衡的重罰,否則無效。例如,為了維護環境整潔,對於丟棄垃圾或香菸頭等行為,比照強盜、傷害罪處以重刑就是失之均衡。

一般常提及「治亂世用重典」的觀念,就是違反罪刑均衡原則,只是主觀的要對一些輕罪重罰,卻未考慮如此類推上去,對於重罪又如何處罰?其阻遏效果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