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判程序之保障─人身自由之4 – 台灣憲法學會

審判程序之保障─人身自由之4

任何人均有權要求公正、公開的審判;非經合法、正當的審判程序,不得被定罪及處以刑罰。刑罰是對人身自由的否定,違法犯罪者雖應處以刑罰,以維護社會正義與法秩序,但是審判過程應慎重、公平,以避免冤罪,並對罪行適當量刑。

1979年美麗島事件大逮捕之後,國民黨在國際壓力下,同意公開審判!

1979年美麗島事件大逮捕之後,國民黨在國際壓力下同意公開審判!

因此,為了保障嫌疑犯人權,審判程序必須具備以下基本要件。

一、嚴禁非自願的自白

「自白」是指嫌疑犯在自主意願之下,供述與罪行有關的事項。但是,歷史經驗證明,許多冤獄經常來自所謂的「坦白從寬、抗拒從嚴」,或「屈打成招」,所以人權國家必然嚴格規定以下要件;

1、禁止強迫嫌疑犯供述罪行。嫌疑犯對於任何可能成為有罪判決依據的證據,或量刑上對其不利的事實,都有權拒絕供述,避免自己成為對自己不利的證人,一般稱之為「拒絕歸罪自己之權利」。因此,要使用測謊器,也必須嫌疑犯自願的情況下才可進行。

2、非自願的自白不得成為證據。任何對嫌疑犯強制、脅迫、刑求而取得的證詞,都不具證據力。同時執法人員如有這類行為,應嚴格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3、自白不得做為有罪判決之唯一證據。這更是為了避免檢警完全依賴嫌疑犯的供述,而怠忽尋求其他補強證據的職責。

二、辯護權之保障

嫌疑犯有為自己辯護的權利,也有要求律師為自己辯護的權利。國家應設置義務辯護制度,協助弱者也能享有辯護的權利。

對於一定程度以上量刑的訴訟,國家也應規定強制辯護制度,才能使審判公平進行。嫌疑犯或其辯護律師,有權要求傳訊證人及質問證人。

三、審判公開原則

現代國家的審判過程應公開進行,允許旁聽及報導,相關的訴訟記錄應允許閱覽。這在現在看來理所當然的原則,其實過去在獨裁專制國家,經常存在所謂的秘密審判,使人權處於極為惡劣的狀態。

例如,1979年發生的美麗島事件,若非國際輿論壓力以及美國國務院助理國務卿郝爾布魯克親自轉達「希望公開審判」,過去台灣類似這類案件一直都是秘密審判,甚至秘密處決。

四、一事不再理原則

審判在判決確定之後,不得再對同樣行為再度進行審判, 否則嫌疑犯將隨時處於不安定的法狀態,不知何時將再被起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