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工人權與國家義務─社會權之8 – 台灣憲法學會

勞工人權與國家義務─社會權之8

有關勞工人權的保障,在現代立憲主義,主要區分為兩部分,一是工作權,國家以法律及公權力,積極保障勞工的工作條件;二是勞工三權,憲法保障勞工享有特殊權利,使勞工擁有對等地位,與資方進行交涉談判,維護自身權益。

華隆勞工臥軌事件!在民主憲政國家,早在資方關廠前,政府就有義務要求資方優先處理勞工權益。

華隆勞工臥軌事件!在民主憲政國家,早在資方關廠前,政府就有義務要求資方優先處理勞工權益。

前者,主要課以國家權力主動、積極介入的憲法義務,保障勞工權益不受侵害;後者,主要是課以國家權力客觀中立,維護勞雇關係均衡發展。

在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體系下,工作權的意義,並不是由國家保障國民的工作權,因為國家並無工作機會可以提供給國民就業。所以原則上,工作權是指國家應保障國民享有良好的工作條件及不受任意解雇的權利。

因此,工作權在自由權性質上,是指保障國民所擁有的工作職務,不受任意解雇的侵害,同時保障國民在求職就業時,不受差別待遇。

其次,工作權在社會權性質上,是指保障國民有良好的待遇及工作環境,維持最基本的生活條件及健康的身體。

總而言之,保障工作權可以促使勞動市場自由、公平,勞資關係和諧互動,社會經濟順利成長與發展,資本主義自由經濟體系能良性的循環。

有關工作權保障的法效果,主要有如下幾點;

1、保障就業自由與禁止任意解雇

國家應保障國民有自由、平等的就業機會,對於雇用者在求人過程的差別及不必要的資格要件,(例如,性別、信仰、身高、政治立場等)應予禁止。
同時,如果雇用者要解雇員工,應有正當理由與法定程序,不得任意解雇侵害國民的工作權。國家得以保障工作權為依據,介入私人間的勞雇關係,使侵害工作權之契約或解雇無效,雇用者不得以經濟自由權對抗拒絕。

2、促進國民工作機會

國家必須促進國民的工作機會,換言之,國民有權利要求國家規畫長期促進經濟發展的政策,設置職業訓練及就業介紹機構,保障國民適才適所的工作機會,對於失業者應保障其基本生活,並協助其再就業。

3、勞動基準法定

國家必須保障國民有健康及安全的工作環境。國家應立法保障工作相關條件與環境的基準,對於工資、工時、休假等,應規定最低基準,防止勞工被剝削。

對於工作環境,應確保勞工的健康及安全不受危害,並設置勞工傷害保險制度,保障受傷害勞工之生活。

4、弱勢者的特殊保障

未成年者的勞動應嚴格限制條件,以確保其身心正常發育及健康生活,且防止其勞動力被搾取。婦女的勞動基準,應視情況特別保障,防止性別因素的就業差別待遇。

身心障礙者的工作權保障,原則上不宜採取特定職種的方式,如盲人按摩、彩劵販賣等,使身障者被形塑為缺乏競爭與工作能力的族群,只能從事特定行業之工作。

身障者的工作保障,除了早在學習權方面即應採取特別保障之外,還有就是應以法律規範公私機關定額採用,以提升身障者在各行各業就業率做為主要目標。

如此才可讓身障者維持心理上的價值感與存在感,經由工作中融入社會,成為不缺席的一員。

5、課以國家保障國民工作權的義務

國家不得以立法、政策,侵害國民的工作權。國民雖然沒有向國家請求工作的權利,卻有權利排除侵害其工作權的國家權力作用與政策。

例如,國家在未妥善保障失業勞工基本生活條件之下,實施引進外籍勞工的政策,或調降勞動基準,使勞工待遇受侵害,都侵害國民工作權,相關法律、政策應屬違憲無效。